爱情文章爱情文章

高H 重口 激H 慎宫交H,bl肉H边做边尿失禁

2020-05-09 10:26:45 写回复

几名小混混立马围上去,会议室里静的落针可闻,所有人都张大嘴巴,睁大眼睛,除了震惊就只剩下震惊,卓不凡轻飘飘的一拳居然震断了银虎的手臂。

银虎心中更是大骇,泛起滔天巨浪:“一定是暗劲高手!否则不可能震断自己的手臂,暗劲高手哪怕放在青州都是豪门座上宾啊,这小白脸居然有这样的实力。”

卓不凡双手背负身后,依然傲立,平静道:“我打断你手臂,你服不服?”

 文学

犹豫了一下,银虎知道凭自己的实力万万不是卓不凡的对手,忍着疼痛道:“我,我服。”

“跪下!”卓不凡厉喝一声。

“噗通!”银虎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这一声厉喝直接响彻在银虎的脑海,他只觉全身冰冷,所有的勇气如潮水退去,不由自主的跪下来。

“我现在要你下跪,你服不服?”

“我,我服。”

卓不凡淡淡道:“滚吧。”

身边的马仔赶紧把他扶起来,夹着尾巴跑出了会议室。

“好了,继续开会。”卓不凡重新坐下,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会议室的众人目睹了眼前的一幕,除了震惊还有后怕忐忑。

“黄经理,说下市场部的情况。”卓不凡看着一名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

他叫黄国庆,四十岁,天美集团的元老,坐镇公司命门的部门,刚才还对卓不凡冷眼相对,现在却赶紧擦掉额头上的冷汗,结巴道:

“卓先生,市场部现在竞争激烈,三个月销售额下滑了百分之三十。”

卓不凡平静的点了点头,目光看着一名女人道:“徐主管,产品开发部的情况如何?”

女人三十五六岁左右,打扮浓艳,支支吾吾道:

“开发部的新产品最近遇到了一点瓶颈,离预期开发的时间要晚一点。”

“要晚多久?”

“一,一个多月吧。”

卓不凡皱了皱眉头,一个公司的市场和开发部是最主要的部门,开发部开发的新产品如果延期,不仅耗费资金,而且会错过最好的销售时间。

“周经理,运输部是你管辖的,有没有问题?”卓不凡目光落在周伟的身上。

周伟反应过来,脸色有些不自然的看着他道:

“运输部没有问题,从泰、越、进的货源材料都在路上。”

“公司是叶子的,我不希望公司里面有人心怀鬼胎。”卓不凡目光缓缓从众人身上扫过去道:“如果谁想捣乱,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周伟看着卓不凡,用力咬着牙齿,在他印象当中卓不凡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吊丝,现在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让他十分不爽。

了解完,卓不凡点了一根烟,独自离开了会议室,留给众人一道孤寂的背影。

“叶子,上一世终究是我辜负了你,这一世我重生归来,定要不负佳人。”卓不凡心里说道。
在医院休息了两天,叶子沁急着出院回到了公司继续上班,而卓不凡继续潜心修炼,这个世界什么都是虚的,唯有实力才是真实的。

卓不凡站在一颗人抱大的柳树旁,一拳打在树干上面,绿叶摇落如雨下,树身居然被打穿了一个洞。

“修炼的进度还是太慢了,地球上灵气稀薄,药材资源稀少,就算有老年份的药材也要巨大的价格,否则的话我应该先炼制出培元丹,这样修炼才能更进一步。”卓不凡收回拳头,嘴里喃喃自语。

他一路想着如此拿钱买药材的事情,总不能再问叶子要钱了吧,否则她真把自己当成吃软饭的小白脸了。

而且公司现在遇到了困难,叶子沁的经济压力应该也很大。

“哎,财侣法地,修道路没钱还真是寸步难行啊。”卓不凡心里暗道。

边走边想,不知觉已经回到了别墅门口,外面停着一辆黑色的路虎揽胜,见到他过来,车上下来几名黑衣人。

卓不凡皱了皱眉头,这几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银虎和三虎,两人手臂上都绑着石膏和绷带。

“你们还想找我报仇?”卓不凡眼睛里闪过一抹杀气。

“卓先生,那个,我们不是来找你麻烦的。”银虎一脸谄媚的笑容,一脚踹在三虎屁股上骂道:“还不快点向卓先生道歉。”

三虎卑躬屈膝,点头哈腰道:“卓先生,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看到对方的态度,卓不凡眼睛里露出疑惑之色笑道:“别废话,说吧,来干嘛?”

“卓先生,是我们天爷想见见你,已经在贞观圆备上了佳肴等您过去。”银虎哈着腰说道。

卓不凡眉头一簇,贞观圆是金州市内最有名的会所之一,停车场放的都是劳斯莱斯幻影、保时捷911等豪车,你要是开一辆奥迪过去都不好意思停在旁边。

前世卓不凡也听过储天的名号,金州西城有名的混混,还拉着帮混混搞了个安保公司,但是前世他默默无闻,跟这种人没什么接触。

银虎眼珠子转悠一圈道:“卓先生,您放心,天爷真的是想跟您见一面而已。”

听他这话,好像以为卓不凡怕有诈不肯答应。

他也想知道这位天爷找自己干嘛,点头道:“行,我跟你过去。”

银虎赶紧拉开车门,把他请上去,车子疾驰离开了别墅区。

贞观会所取的是唐朝贞观年的意思,装修古色古香,梨花紫檀木装修,青石板铺路,临江而建,一进去就让人产生一种穿越到古代恍若隔世的错觉。

一名穿着古典旗袍气质上等的服务员带领卓不凡等人来到会所一楼的包厢门口。

卓不凡看了那女服务员一眼,心头暗道:“贞观会所的档次果然不一般。”

银虎跟着后面笑道:“卓先生要是喜欢的话,我安排她等会儿跟你聊聊天。”

卓不凡无奈摇摇头,这家伙会错他的意思了。

推开包厢门,银虎收敛猥琐的气质,恭敬的叫道:“天爷,大哥。”

只见包厢的黄梨花木椅上坐着一名中年男人,一身黑色唐装沉稳大气,身上散发久居上位的霸气,雄姿勃发,一双剑眉下黑眸炯炯有神。

中年男人身旁站着一名如脊背如枪的男人,三十岁出头,发茬又短又黑,整个人散发出寒冷凌厉的气势,仿佛一把出鞘的利剑,卓不凡仔细一看,对方身体内真元流动,居然是武道高手。

那中年男人应该就是储天,比卓不凡想象中的要年轻一些,估计也就四十五六岁的模样,精神头很足。

“你就是卓不凡?打伤了我的手下。”褚天抬起头,眯起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精芒,一副半佛半神仙的模样,姿态摆的甚大。

卓不凡不卑不亢的点点头道:“我就是卓不凡,你就是他们口中的天爷?”

褚天见他相貌平平,无丝毫起眼的地方,甚至因为皮肤有些白皙给人一种书生的感觉,眼底露出一丝失望之色,这跟银虎口中的暗劲高手似乎搭不上边。

“哼,小子,你怎么跟我们天爷说话的。”如一杆枪杵在那里的短发男人冷冷哼了一声,带着敌意盯着卓不凡。

“不要跟客人这么说话。”褚天皱了皱眉头,旋即看着卓不凡说道:“小兄弟,请坐。”

卓不凡坐在沙发上,看着他道:“不知道你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小兄弟,听你说身手了得,打伤了我的两个手下,不过我身边最缺的就是人才,只要你跟着我,将来你要什么就有什么?”褚天自信满满的说道。

卓不凡现在才明白,原来是来招降的,他堂堂一个九转仙尊,怎么会去当一个地下头头的手下。

“我暂时没这个想法。”卓不凡毫不犹豫道。

褚天神色一愣,微微的脸上露出一丝寒意,就连其他手下也是皱着眉头。

还从来没人敢拒绝天爷的要求。

“也罢,年轻人心高气傲,等你想通了再来找我吧。”褚天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

“可是他打伤了虎哥?”旁边的小弟皱着眉头说道。

褚天摆了摆手,看样子是不计较这件事情。

卓不凡起身正准备起身离开,突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

“王总,我真的不能再喝了,要不然下次我再陪你喝酒。”
隔壁的包厢里坐着七八个男男女女正在推杯换盏,其中有一个女人长发披肩,瓜子脸蛋略施了粉黛,清丽动人,一身百合花长裙衬出娇媚动人的身姿。

身边站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正举着酒杯劝说:“叶总,咱们公司合作了这么久,你今天不喝这杯酒就是不给我王某人面子啊。”

叶子沁闻言身子一顿,这个王总是为天美公司提供原始材料货源的供应商,对公司十分重要,正当叶子沁犹豫不决的时候,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包厢里其余人也纷纷侧目看去,只见外面走进来一个普普通通,皮肤有些白净的青年。

“我帮她喝吧。”卓不凡皱着眉头看着叶子沁。

“你特么谁啊?”王总喝的迷迷糊糊,冷哼道:“你有资格代替叶总喝酒?”

“这不是叶总的老公——卓家那个废物吗?”有人大声叫出来,旋即是一阵哄笑的声音。

在金州商场许多人都知道关于叶子沁的事情,知道她迫于家族的压力嫁给了卓家一个少爷,谁想到那少爷只不过是被卓家抛弃的弃子,只是为了让他来金州当一只配种的公狗,为卓家留下血脉。

叶子沁秀眉微蹙,咬着水润的薄唇诧异的看着卓不凡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朋友请我吃饭。”卓不凡平静的说道:“你刚从医院里出来,身体还没恢复好,不要喝太多酒,还是回去吧。”

“哟哟哟,模范好丈夫呐。”王总阴阳怪气的笑道,盯着卓不凡道:“我让叶总陪我喝两杯酒都不成了?”

叶子沁蹙着眉头,突然看着他清冷的说道:“你自己先回去吧,王总是我们公司很重要的合作客户。”

在卓不凡的映象当中叶子沁为人冷傲,很少参加酒局应酬,最近可能是公司危难,叶子沁才不得已来参加饭局。

王总举着酒杯冷笑道:“叶总叫你可以乖乖回家了,废物一个。叶总嫁给这种废物男人我都替你可惜,不如和他离婚改嫁给我好了,咱们俩个的公司珠联璧合绝对能干大事的。”

叶子沁突然俏脸一冷,拿起手中的酒杯直接泼在了王总的脸上:“王总,请你自重,我毕竟是他的妻子。”

包厢里的人都愣住了,没想到叶子沁居然为了自己的废物老公泼王总一脸的酒。

卓不凡也没想到,前世他和叶子沁接触不多,现在看见叶子沁居然为自己泼王总酒水,卓不凡心里有些感动。

“妈的,装什么装。”王总手忙脚乱的擦着脸上的酒渍,恶狠狠的骂道:“妈的,还真他妈以为是自己圣女了?出来混商场就要知道商场的规则,在我面前装清高,暗地不知道跟多少男人有过。”

包厢里还有其他几人都是商场上的合作伙伴,听到王总骂出这么难听的话,几个人却无动于衷。

叶子沁捏着粉拳,明亮的眸子里带着氤氲的雾气,她一个女人独自撑起天美公司,在外面总会有点流言蜚语。

王总冷哼哼的说道:“还红眼了,上次韩国那个金安旭以低于市场百分之5的价格把原材料卖给你,别告诉我你没和他没关系!”

“胡说八道。”叶子沁俏脸上露出愤怒之色。

话音刚落,只听见‘砰’的一声炸响,酒瓶在王总的脑袋上爆炸,玻璃茬子纷飞,血花四溅。

卓不凡身上散发出冰冷的寒意,握住半截凌锐的酒瓶顶在他的脖子上面,“道歉。”

“你,你敢打我?”王总捂着脑袋,鲜血从指缝中流淌出来,疼的脸上肌肉都在抽搐。

包厢其他人都没想到看起来普普通通,传闻是一个窝囊废的卓不凡脾气居然这么火爆。

卓不凡猛的将凌锐的酒瓶插入对方肩膀中,肉被玻璃划烂,鲜血喷涌而出,疼的王总倒地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再说一遍,道歉!”卓不凡的语气中带着让人如坠冰窖的寒冷。

整个包厢里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几度,叶子沁美眸波光流转望着卓不凡,眼神有些复杂,眼前这个男人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王总看见卓不凡冰冷的眼神,一道电流从天灵盖直窜到尾椎骨,全身冒出鸡皮疙瘩,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如果自己不道歉,今天绝对走不出这里。

“对,对不起,叶总……对不起,我刚才都是乱说的,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我一般计较,我真的知道错了。”

王总跪在地上拼命的磕头求饶,卓不凡手指凝聚真元,轻轻在他的脖子上点了一下,凝聚的真元直接破坏了脊椎里面的神经,今后这家伙恐怕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下半生,就算用科技手段也查验不出来。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