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文章爱情文章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小黄文 又黄又粗暴的纯肉NP文

2020-05-15 15:25:30 写回复

一般这种晚礼服都十分贴身,所以出现一点小破绽就会很明显,特别是在舞台上,众目睽睽之下。

那裙子的下摆就直接飘落下来,韩宝儿整个后背都露出了观众眼中。

观众席上立即有人低低地惊呼起来……

韩宝儿尴尬致极,此时主持人出场,立即拿出来一件衣服将韩宝儿给披上,这便扶着她下台了。

 文学

叶绵绵知道这裙子出意外了,她立即站了起来,跟着走到了后台。

后面是一间休息室,此时,韩宝儿便是大发雷霆,抬手就给了那短发助理两个耳光。

“你这个没用的蠢货,竟然让我出了这么大的丑,丢人丢到家了!”

“对不起,韩小姐,这不能怪我,怪只怪……”助理捂着脸,一边哭一边小声地辩解着。

说到这里,便看到叶绵绵走进来,她急于找到了一个替身来替自己顶罪,便是指着叶绵绵道。

“是她,就是她……韩小姐,这女人是米兰达时装公司的,裙子是她送来的,一定是她做了手脚,故意让你丢脸的。”

韩宝儿看着叶绵绵,便是怒火攻心。

“你这个女人,胆子好大,竟然敢跟我家宝儿过不去,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韩宝儿其实刚才是看到了叶绵绵的,也认出她来了。

刚才看到叶绵绵坐在宴桌上的时候,她还以在猜想着这女人的身份不一般。

不过,现在看来,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女职员而已,因此并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抱歉,韩小姐,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也很是意外。但是,我绝不逃避,也不推脱,我们公司绝对会承担所有的责任。”

虽然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但叶绵绵想着先平息客人的怒火再想办法,毕竟她代表的是公司方。

“承担责任,你能够承担得起吗?你们把我韩宝儿当成什么人了吗?”

韩宝儿本就是个脾气火爆的,之前在餐桌上就看叶绵绵不顺眼,想着今天刚出了这么大的丑,更是怒火中烧。

“韩小姐,很抱歉……”

“你的抱歉有个屁用啊!你现在马上去死也不能消我心头之恨……”

韩宝儿气极了,抓起了桌面上的一只花瓶就朝着叶绵绵的头砸了过去。

而叶姗姗那边,她的身份比较普通,所以坐的位置也比较偏。

不过,从她那边仍旧是可以看到叶绵绵的。

看到叶绵绵居然跟慕寒川坐在一起,她心里就十分的不舒服。

直到刚才舞台上发生了那一幕之后,她的心情这才愉快了起来。

她知道接下来就有好戏看了。

“牧之,你跟这几位朋友聊聊,我去上个洗手间。”

她随后便是起身,遁着叶绵绵追出去的方向走了过来。

于是,也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此时,因为已经走出了宴会厅,这里的安保措施没有那么严格,她总算是可以拿出手机来拍照了。

她悄无声息地靠近房间……

此时,韩宝儿正怒火冲天,手里抓到什么是什么,都朝着叶绵绵的手上扔。

“你就是个狗屎的设计师,就凭你这水平,居然还能在米兰达上班!我真是瞎了眼,怎么就把单子给你们做了。从今往后,我都不会再用你家的产品……真是太气人了,就你这样的设计师,死一百次也解消我心头之恨。我会找律师告你,告你们公司,告到你破产为止……”

叶绵绵十分狼狈,抱着头在房间里东躲西藏的。

叶姗姗赶紧拍下了这精彩的一幕。

然后趁着没有人赶紧遛出来,将今晚上发生的意外,以及叶绵绵被追打的视频,编辑了一下,然后发布到了网上。

叶绵绵在房间里被韩宝儿追了几圈,她发现面对着一个发火的女人,她说什么也没有用。

她穿着高跟鞋,东躲西藏地跑了半天,累出了一身的热汗。

微微一直身子,一只大花瓶就朝着她的面门飞了过来,眼看着她就要被毁容了。

突然一道身影冲过来,用身体护住了她。

只见一阵沉闷的撞击之后,随后便是哗啦的碎裂声。
那一声碎裂之后叶绵绵并没有感受到预期中的疼痛。

抬头一看,这才发现是有人替她挡住了攻击。

花瓶在地上裂开,碎成了一地的小碎片,而男人的西装从腰际一直到腿上,都是花瓶里的溅出来的水渍打湿透了……

他顾不得自己身上的污渍,反而是担心地看着她,“你伤到了没有?”

“没事,我不要紧……”

叶绵绵仍旧是有些惊魂未定。

她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慕寒川居然会突然挺身而出去,护她周全。

这简直太意外了。

此时,蔡七爷也是匆匆地赶了过来,见这一地的狼籍,又看着慕寒川珍宝似的护着叶绵绵。

原本想要发作的怒火,顿时也消融了不少。

“丫头,这到底怎么回事?”

韩宝儿见蔡七爷来了,心里就有了靠山,一脸委曲地扑过来,趴在蔡七爷的怀里哭哭啼啼的。

“七爷,有人欺负我!我今天的脸丢大发了,以后还让我怎么在这娱乐圈里混啊!”

“坐下来说……”

蔡七爷低声地哄着韩宝儿,虽然说并没有发火,但脸色也很难看。

叶绵绵知道事情也兜不住了,这便落落大方地走到了七爷的跟前。

“事情是这样的,这件晚礼服的确是我们公司设计师承制的。然后由我今晚送过来的,我不是这件晚礼服的设计师,我只负责送货。不过您放心,我也是公司的职员之一,虽然不是我做的,但我也会承担责任的。出了这样的事情,是大家都不愿意见到的,明天我回公司之后,一定会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给大家一个明确答复。”

叶绵绵答案合情合理,她并不是这件衣服的设计师,于情于理,她不该承担最大的责任。

而且,她也表示了会对这件事情负责任。

然而,韩宝儿似乎还是不肯罢休,“七爷……话虽然这么说,她也是送晚礼服过来的,谁知道是不是她在上面动了手脚。总之,一切跟这条晚礼服有关系的人,都有嫌疑。这不是钱的问题,是我的名誉问题。以后,我还要怎么立足娱乐圈?”

叶绵绵闻言,知道今晚似乎也很难脱身了。

早知道会发生这件事情,她今晚就不该留下来的。

至少,这烂摊子不会轮到她来收拾。

一时之间,她有些无措。

正在此时,一直沉默的慕寒川说话了。

“不知道韩小姐可否信任我,如果肯信任我的话,给我两天时间,让叶绵绵回公司处理一下,我担保会给你一个完美的答复。”

低沉的声音透着十足的威慑力。

韩宝儿瞟了叶绵绵一眼,不说话,心里不甘愿,却又不敢拂慕寒川的面子。

她知道慕寒川今晚是蔡七爷最大的贵客。

她得罪了他,会惹恼蔡七爷……

蔡七爷见她不开口,便主动打了圆场,“既然慕少都开口了,那就这样吧!我希望制衣公司尽快给一个圆满的答复。”

叶绵绵这才感激地点头,“谢谢蔡七爷……也谢谢韩小姐!”

韩宝儿虽然心里有很多的不快,但碍于蔡七爷在场,也发作不得,“至于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我可以宽容你两天。但是现在,今晚上有我的重头戏,我一会还会唱一首歌,还有节目的……现在裙子坏了,你让我怎么面对满堂宾客啊?”

对于一个女人,特别是女明星来说,一条裙子便是她的脸面。

今天又是她的生日宴,闹出这样的事情,她是极度的不快。

叶绵绵走到沙发前面,伸手拿起长裙,稍作检查了之后,便道,“这条裙子还有救,我稍作修改一下,请你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

韩宝儿半信半疑地看着她,“你能行吗?你不会让我再次丢脸吧?”

“韩小姐请放心,我人在这里呢!如果不满意,任凭韩小姐怎么处理。”

韩宝儿也是没有办法了,就拿活马当死马医了。

“行,你快点啊!”

“嗯,好,然后我还需要一些东西……剪刀,别针,还有那一整个窗帘子……”

叶绵绵伸手指向前面……

那是一扇二米左右宽度的落地窗户,窗帘是双层的,一层是深蓝色的星空图案花纹丝光料,另一层浅灰色的薄纱。

韩宝儿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手表,随后吩咐助理,“你配合她,她需要什么,你都尽量满足。另外,现在外面安排其他的演员上节目。先排半个小时的……另外,刚才你去交涉今晚所有的记者,刚才我落裙的那一幕,让他们全部都删了。”

正在拆窗纱的叶绵绵闻言,抬起下巴冲着韩宝儿轻俏一笑,“事实上,刚才韩小姐并没有露出什么见不得人的部位。我觉得没有必要删。”

叶绵绵这一席话,让韩宝儿心中一动,再看向叶绵绵的时候,那眸光温和了几分。

许久,才对助理道,“不删!”

后来,蔡七爷接了电话先离去了。

慕寒川则留了下来,坐在沙发上喝茶,看着叶绵绵一只手拿着剪刀,将原本已经开线的长裙拦腰剪断,只留了上半截。

手起刀落,裙子上面点缀的珠宝粒也随之全部滚落在地。

然后,她扯过窗纱,将边边角角的缝边处全部都剪掉了,窗帘瞬间变成了布料……

女助理戴着眼镜,一脸茫然地看着叶绵绵。

“需要我帮忙吗?”

“嗯,你去找找你家主子有没有镶钻的高跟鞋?”

“没有!”

女助理老老实实回答,“我家宝儿的鞋子全部都在家里,今天就带了两双高跟鞋过来。”

“哦,那也不要紧……”

“好,可以了,韩小姐,麻烦你过来一下……”

叶绵绵满脸带着微笑,一只手拿着布料和别针,还有半截裙身,带着韩宝儿走进了里面的更衣裙。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叶绵绵牵着韩宝儿的手出来。

顿时在场的人都震惊了。

韩宝儿高挑的身上,多了一条星空长裙,简洁的露肩款工,束紧的腰身将她的纤细的腰部曲线勾勒得十分灵动。裙摆自然下垂,薄纱的外层飘逸轻盈,裙身上的星空就像夜幕下的繁星,行走的时候,裙摆拂着脚背,每一步都流淌着星光,高雅脱俗,让人眼前一亮。
仔细看,可以看得裙子的上半身是以前的那半截裙子,不过腰身连接她点缀了一点丝巾,与下摆浑然一体,根本无法分辨。

她不用一针一线,就靠着一盒别针和剪刀,还有一双灵巧的手,就这么的设计出别出一款的长裙来。

叶绵绵伸手拉着裙摆往下拽拉了一下,测式结实度没有问题,这似乎还不放心,又在后腰内里补了几枚捌针。

做完这一切,这才脱下了自己脚上那一双镶着假水钻的高跟鞋递给韩宝儿。

“刚才我观察了一下,你的脚跟我脚码数一样。这双鞋子虽然不是新的,但配你这一身裙子正好。”

韩宝儿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是完全惊呆的。

她从来不知道,叶绵绵还有这种神操作,刚才叶绵绵给她穿的时候,分明手里拿着的只是一块窗帘布……

不过是眨眼般的功夫,她就将一整块布料编成了长裙,她完全惊呆了。

此时,换上了叶绵绵的高跟鞋之后,便是如同画龙点睛了一样,整个人更加灵动了。

叶绵绵光着脚踩在地上,笑笑地看着韩宝儿。

“你身材真好,这款裙子很适合你。你不用担心裙子会断裂的事情,我用了一百多个捌针……不过,这些皱折和花纹都是我折出来,而且布料也是窗帘的,所以只能穿一次。脱下来就不能用了……”

正好此时助理进来,“韩小姐,半个小时过去了,轮到你出场了。”

此时,助理的目光落在韩宝儿的身上时,流露出来的眸光也是惊艳的。

“好啊,走吧!”

韩宝儿脸上又重新恢复了笑容,不由得也深深地看了叶绵绵一眼。

此时的目光却是欣赏和震惊的。

还带了一丝淡淡的愧疚感。

韩宝儿走后,叶绵绵终于是空了下来。

光着脚踩在地毯,整个人虚脱似的跌坐在了沙发上。

一只大手伸过来,手里端着一杯红酒。

“喝点东西吧!”

叶绵绵接过酒杯,一口气将里面的红葡萄酒喝了个精光。

刚才简直是太紧张了。

毕竟那么昂贵的长裙,她一剪刀下去剪成两截,心里还有些虚虚的。

其实今晚能够成功的关键还是那块窗帘布,那窗帘布料子印染得十分精致,而且还是上好的丝料。

如果没有这块料子,她根本无法成功。

所以,技术虽然重要,但运气也同样重要……

“真想不到,你居然不用一针一线也能做出裙子来?”

叶绵绵抬眸看着慕寒川,她唇角微勾,笑意在眸子里荡漾着,就像夜空里的星芒。

“就是复杂一点的拼接工艺罢了,其实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真正的时装设计师,都能用一块布料折出裙子来……不过,还是要感激你。如果不是因为你帮我求情,韩宝儿又怎么会给我时间和机会。”

叶绵绵长吁了一口气,她也不傻,自然知道今天力挽狂澜的,还是要仰仗慕寒川。

虽然之前那条裙子不是她做的,但毕竟是她送过来的,还是有连带责任的。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公司名声如果受损,她到时候回公司也不好交差。

不过,她想着刚才检查那条裙子的时候,发现了那裙子承力的部份居然用了单层线,而且那线还是坏的……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