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经典文章

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2020-10-17 13:36:21 写回复

当秦九儿心情不好时,他突然从性感的嘴唇发出“噗噗”的声音。接着,一根银针似的牛毛从他嘴里吐了出来。太快了,太神奇了。

北冥诀口中的暗器,即使有十个头,也超出了秦九儿的想象。因此,他没有任何辩护。他的肩膀被巨马穴直接击中。身躯瞬间一软,直接躺在北海王爷的身上。

这是什么位置?

 文学

在仲夏和六月,两人穿着单薄的衣服,彼此亲近。女人紧紧地按在男人的胸前

最难的是女人不能动,男人不能动。

最苦的是,两个人这么暧昧前一秒,还是我要你死,你要我死!

北明侯爵现在真的很后悔。她刚才能直接杀了她。但为什么在最后一刻,就把针头射到女人的尖上酥麻,我说不清楚。现在让两个人变成这样是自找的!

“流氓,色狼,你是故意的,秦九儿从来没有这么靠近男人的脸。他呼吸着,脸红了。

北明觉也很恼火。他的脸又蓝又紫,所以他只能闭上眼睛使劲往穴位冲。我想尽快恢复正常,否则我现在真的很危险。

但平时很容易平静下来,此刻被这个死女人压得喘不过气来。

真的,该担心什么,会发生什么。

突然,空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波浪。

北冥觉到危险来临,眼睛突然睁开,微微眯起。

他的身体瞬间绷紧,冷得像石头一样,迫使他的丹田集中力量冲向尾椎。

尾椎穴其实是一个神奇的穴位。它可以使四肢麻木,还可以掌管男性身体的一些重要器官。

所以北冥觉这个冲穴,对身体有一种奇怪的反应。而紧紧仰卧着的秦九儿,自然地感觉到了,丝毫没有意外。

她虽然漠不关心,但不是傻瓜。我以为是我手下的人对自己有动物主义的态度。也是,自己这么华丽的外表,和男人没有差距的粘在一起。如果一个人无动于衷,他真的比动物还坏。

“无耻!臭流氓

疯子!

危险就在上面。死去的女人还在发牢骚!

危难中,北冥觉猛咬舌尖,疼痛使内力猛烈突破尾椎穴。

然后他迅速点燃了秦九儿的穴位。

秦九儿眼珠一转,在失去知觉之前,他认为要走半个小时

秦九儿半夜醒来,苏麻穴被解开。

下意识地先摸摸身体,衣服整洁。身体和腿没有区别。

我松了一口气,吓得要死。没有什么动物和动物不能被拯救。我没有利用火灾。

转身环顾四周,是在一间黑色的小房间里。地上覆盖着稻草,一扇铁门紧闭,墙上还有一个小小的通风孔。

监狱?

已经够难了。当某人新婚时,新娘在新房里过着甜蜜的生活。他新婚时差点被新郎害死。他还被一只老鼠关进了监狱。

我可能是世界上最难缠的新娘了。我没有。

我摸摸我的胃。我饿了。

用力移动铁门,手臂粗大的铁栅栏,肯定不会被人破坏。

抬头看屋顶,目视检查。这不是你能跳的高度。

在这种情况下,这是徒劳的,我们只有到了这里才能安定下来。

秦九儿把地上那根细细的稻草拉到一个地方,然后躺在上面,翘起双腿,等待着人们的到来。

无论如何,北冥王没有直接杀他,而是把自己关起来了,也就是说他没有死。既然还没到死的时候,所有其他的担心都是毫无根据的。

果然,时间不算大,外面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不是一个人。习武但不擅武的人。他应该是一名保镖或是皇宫的随从。

灵犀嘴里叼着稻草猜。

很快,有人来到铁门前,用一把三英寸长的钥匙打开了铜锁。铁门“吱吱”一声开了,一个穿在门上的保镖说:“公主,请开车,老爷要见你。”

秦九儿吐出稻草,站起来,在月光下穿好衣服,然后挺直身子走出了监狱大门。

谁说遇险凤凰不如鸡?

现在我是冷王的公主,在公开的法庭上结婚了。我是个囚犯

十几个侍卫带着秦九儿到洞房门前,然后分列两边,威武森严。

秦九儿站在门前,眉头却慢慢皱起。

好重的血腥味!

秦九儿五岁被死老头选中收养,从开始练习杀鸡,再到杀人,用了十年时间。而后的五年,也基本天天见血。所以潜移默化的,对这种气味特别敏感。

她不知道等下走进洞房会看见什么。她只知道,战神冷王脾气暴虐,杀人无数,有活阎罗之称。

秦九儿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

意外的是,进到洞房里,又掀开纱帐。没看见一个死人,没看见一滩血迹。

洞房里通体大亮,手臂儿粗的喜烛还在滋滋烧着。屋子中间‘煮肉’的大木桶不见了。

自己的丫头欢儿,此时身如筛糠的正跪在床前簌簌发抖。

床上,端坐着北冥爵。

北冥爵身材精炼,肤色略暗,五官如刀斧神功雕刻般俊朗刚毅。鼻若悬胆,眸如墨玉,冰冷的唇角紧抿出一抹无情的弧度。一身玄色袍服,金线滚边,整个人被笼罩在黑色之中,阴沉凶戾的让人忍不住战栗。

当然,战栗的是没用的欢儿,秦九儿又不是被吓大的,自然不会战栗,更对北冥爵强大的气场视而不见。她从容的走到欢儿身前看看,确定浓重的血腥味不是她身上出来的,暗暗松一口气。

欢儿长的瘦小,秦九儿看见欢儿总是忍不住想起远在另一个世界的妹妹。心底滋生出一抹想要保护的欲望也是人之常情。

“不知王爷传唤臣妾来所为何事。”秦九儿站在床前不吭不卑的和北冥爵说话。

北冥爵眉头拧起,没等到这女人下跪见礼,却是张口质问自己召唤她来所谓何事?

呵呵,真是好大胆子!

北冥爵阴冷的眼神上下打量一眼床下站的笔直的女人。之前一直没得空好好看看皇兄给自己娶来的好王妃,现在看来,北圣第一美人的称号,这女人倒还当得起。

“上官云晴,如果本王没记错的话,你一年前已经赐婚当今太子殿下了。如今,却又为何成了本王的王妃?”

北冥爵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绷起的冷脸也满满都是冷厉和嘲弄。

秦九儿知道狗王爷要羞辱自己,但是自己死都不怕,还怕几句羞辱?

“臣妾当年赐婚太子殿下是皇上赐的。现在又将臣妾赐婚王爷是太后赐的。问及原因,臣妾久在深闺,自然不知。王爷若是想知道,还是去问问皇上和太后好了。”

秦九儿踢皮球的技术很高。一番回答,将问题扔给了皇上和太后。

北冥爵眸眼微眯,锋芒便丝毫不掩饰的迸发出来。

传言,上官丞相府大小姐上官云晴是北圣第一美人。知书达理,温柔娴静,自幼在母亲东方丝乐的熏陶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而现在站在面前,侃侃而谈的上官云晴,显然和传言出入很大。

“上官云晴!本王面前,你最好不要含糊不清想蒙混过关!你的丫头已经说了,你是不守妇道和男人通奸,早已经是不洁之身,是也不是!”

秦九儿不理会北冥爵的震怒,而是低头看看浑身抖的更加厉害的欢儿。

再等抬头的时候,曼妙的眼眸中已经盈满轻嘲的笑:“既然王爷都知道了,又何必再多此一问呢?再说,臣妾若还是完璧,现在就是太子妃,正在太子府和太子殿下颠鸾倒凤,洞房花烛呢,还会轮到给王爷您冲喜?”

嚣张!狂妄!不知羞耻!

这是北冥爵现在想到的仅有的几个形容这女人的词。

秦九儿说的每一个字,都带着羞辱的意味。让本来就怒到凶戾的北冥爵杀气浮现,袖笼里的手攥的紧紧的。

秦九儿感觉到杀气,但是自信北冥爵不会杀自己。

自己可是太后亲自赐婚,若是洞房之夜就死了,北冥爵在太后那边也不好交代吧。

“王爷,您堂堂战神,北圣第一美男,娶了臣妾这声名狼藉的女人是有些委屈。但是怎么办呢?您那时候半死不活,命在旦夕,臣妾的八字又是道士算过的上上签,最适合给王爷冲喜。哎,太后之命不可违,臣妾这蝼蚁之命也只能是遵从。不过王爷若是实在不愿意看到臣妾,不想戴绿帽子,可以赏一纸休书,还臣妾自由。”

秦九儿装腔作势的故意挑起北冥爵的怒火,不过就是想要一纸休书。这样自己就能离开该死的王府,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她很聪明,北冥爵也不是傻子。

现在,这女人无疑是烫手山芋,自己既不能杀了她,休书暂时也不能给!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