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经典文章

乡村乱人伦,元媛小说

2021-01-13 09:44:11 写回复
  /

  看着叶宣儿带着三王、断剑以及荀家声等人走来,松野芳华又惊又喜。

  叶宣儿等人竟然活着,他们不是从34楼的电梯坠落下去了,那都能不死吗?

  沈约心中却早有这种预期。

  从叶宣儿执着要坐电梯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感觉叶宣儿有计划——叶宣儿看起来咄咄逼人,但她一点不笨。

  她不会忽视危险!

  叶宣儿比太多人要清醒——清醒到不会恃才放旷,清醒到可以看到所有的一切。

  要和奸人斗,靠的不仅仅是勇气和正义,还必须有清醒的头脑。

  叶宣儿本是极具智慧的人。

  美杜莎见叶宣儿等人走近的时候,脸上就如挂霜一样,她也不是笨女人,笨女人怎么可能会到了她今日的地位?

  “美杜莎,你看到我没死,就应该想到了什么?”叶宣儿冷静道。

  美杜莎微微点头,“这是谋划很久的局,这是针对我的局!”

  她不久前得到的消息本来是——叶宣儿已经死了,她甚至收到了叶宣儿死亡的图片,血肉模糊的图片。

  从那么高的楼层坠落,尸体的情况可想而知。

  可叶宣儿还活着。

  不用问,传递消息的人在造假,而传递消息的人本来是七太保狂铁。

  狂铁为什么要放个假消息?

  倏然望向方初意,美杜莎冷冷道:“为什么?你一定毁了我才甘心?”

  只有方初意才有这个能力,利用蛇厦的漏洞。

  方初意摇摇头。

  叶宣儿淡淡道:“你不要怪方初意,要怪只能怪你做的太绝了。”

  沈约一听叶宣儿这句话,立即感觉叶宣儿和方初意早有联系。

  叶宣儿突然向半空抛出个圆球,圆球浮在半空,射出一道投影,投影中赫然是美杜莎的身影。

  美杜莎目光微凛。

  影像中美杜莎穿着浴袍正舒服的躺在真皮的沙发上,浴袍包裹住她的周身要点,却让她露出白皙的大腿和手臂。

  美人出浴无疑是诱人的画面。

  众人不解叶宣儿为什么会突然放出这么一副画面,美杜莎脸色微变,眼中却有寒光闪烁。

  影像中房门开启,走进来的赫然是不久前已经躺尸的破邪。

  破邪已经死了,这影像自然是曾经的一段事情!

  叶宣儿这时候将影像放出来,不是要做导演,而是

宋康王

要揭露某些事情,沈约心中暗想。

  果不其然,破邪进了房间后,没有立即想

文学

要缠绵的举动,只是低声道:“蛇后,江夜骅一直在调查我们的事情。”

  方初意和神行太保两人听到“江夜骅”三字的时候,都有些握拳,神色悲愤。

  沈约见状,知道江夜骅一定是七兄弟之一。

  --

  影像中的美杜莎淡淡道:“七兄弟中,老五虽然聪明,但还不会怀疑我。老七头脑最活络,却总是看我不顺眼。他如果……”

  她没有再说下去。

  破邪低声道:“他若是查下去,迟早有查到蛇后计划的时候。”

  美杜莎淡淡道:“这也是我把他带到贸易城的缘故,我特意给他一个机会来查。”

  破邪闻言会意道:“蛇后的意思是?”

  美杜莎做了个斩的手势,随即道:“做的利索点儿,不要让人怀疑到我们的身上。”

  破邪连连点头退出了房间,影像也消散不见。

  --

  美杜莎握着

富婆找鸭

椅子的把手,双手上已经青筋暴起。

  影像中两人的对话并不算清晰,但稍微有脑子的见到这影像,都感觉美杜莎要对什么老七下手了!

  神行太保已经霍然上前,“美杜莎,真的是你杀了老七?你……你……”

  他听方初意所言,还是有点怀疑,但如今事实就在眼前,让他忍不住义愤填膺。

  叶宣儿已道:“在这段影像过后的第二日,江夜骅就死在易城的一场恐怖袭击中。”

  “你偷拍我?”美杜莎冷然道。

  叶宣儿摇头道:“这不是我拍的,但你要知道我是名人,总有人会给我送些东西过来,这录像就是其中之一。”

  沈约有些奇怪送录像之人的用意。

  这世上活**不多,大多数人已经变成在善意之后遮掩真正的目的。

  世界虽不同,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两样。

  寄出录像的人显然是要借叶宣儿的手除去蛇后?

  看着神色阴冷的美杜莎,叶宣儿继续道:“这是两年前的一段录像。我接到录像,不久后选择将录影交给了方初意。”

  美杜莎霍然望向方初意,喃喃道:“很好。”她的目光让人凛然。

  方初意却是全没畏惧之意,接着道:“我接到录像后,立即想到了老七之前,已经死了三个兄弟。”

  看着美杜莎,方初意萧索道:“老六和无墨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死于花柳巷。无墨痛心疾首,说不该带老六去那种地方,当初看着他痛哭流涕的样子,我信以为真。可现在想想,老六或许就是死在无墨的手上。”

  美杜莎不置可否。

  方初意接着又道:“而早在老六死前,二哥和四哥接你指令前往自由城,却死于非命。你给我的答复是,他们受到叛军的袭击,死在伍百他们的手上。”

  美杜莎仍未言语。

  沈约听到伍百两字,不由想起这家伙曾和判官抢尸的事情。

  那么个胆大包天,和判官公然做对的人,被泼脏水很正常。

  “但如今想来,伍百或许不过是替罪羊。”

  方初意了然

地铁嗯啊不要震动棒

道:“无论洲际,或者独立城,都已经习惯将一切事情,推到叛军的身上。”

  沈约对此并不稀奇。

  事实上,在他那个世界,很多肮脏的买卖也是全部泼到某些组织的身上——无论是否。

  他没想到的是,这个世界的性质也差不多。

  “你为什么要铲除这些元老?”

  方初意问道,见美杜莎不语,方初意径直道:“因为你已经变了,变的异常的可怕。我仔细寻思,发现自从蛇厦研发出慢毒之后,你就变的不一样了。”

  沈约扬扬眉,一时间不知道慢毒是个什么东西。

  新型的兴奋剂?

  美杜莎突然道:“慢毒是版图允许的。”

  叶宣儿立即道:“但利用慢毒做些丑陋的事情,并不在版图的允许之内。”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