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句子

萝稚嫩紧窄h,每章都带肉的小说

2021-06-12 19:04:21 写回复

余连就这样坦然地看着对方,直面着作用在自己精神上的无形攻击。他的灵觉已经感受到了犀利的压迫感,眼前的视线似乎出现了一片模糊,那是幻境即将支配自己五感的征召。

下一个瞬间,余连依稀看到了自己似乎是出现在了一个庞大的钢铁城塞之中。完全是用机械构造建设的人工奇观,悬浮于无限的星空之中。

身处这里的余连,当然没办法用自己的视线捕捉到这座人工太空建筑的全貌。那钢铁的原野已经衍生到了自己的视线极限,只能地平线上看到斑驳的星空。在那星空的尽头,依稀能看到更为绚烂的星云,绮丽的色彩缠绕着形成了让人炫目的色斑,遮蔽了半个星空。

这便是余连能够用视觉掌握的所有信息了。可是,他却能确定,那片壮美的星云,乃是文明世界最难以突破的深渊星云。在深渊星云的彼岸,便是银河星系的核心所在了。

至于自己所在的地方,应该便是银河帝国的第11号擎天堡,用于镇守帝国银心边疆的四座庞大星球要塞之一,也是规模最庞大的一个?是的,这座被成为“不死鸟要塞”的巨型太空城,营建于四十年前。他的设计者兼总工程师,正是现任沙梅恩子爵的祖父奥克泰·艾忒瓦鲁。只是一介公民家庭的艾忒瓦鲁,也就是从那一代获得了世袭爵位,成为帝国统治阶级一员的。

那座要塞,对这一代沙梅恩子爵伊弥尔·艾忒瓦鲁来说,便是梦开始的地方吧。

所以,这就是沙梅恩子爵的精神领域,也是他的战魂棋盘吗?虽然还没有完全成型,却已经有了景象,相比起萨督兰公爵的那个辽阔无垠却布满了杀机的灰色草原,倒是少了几分凌冽,却又更多了几分堂皇。这某种程度上也大概反应了他的精神状态吧。

呵,区区四环就能掌握了“战魂棋盘”吗?这都不是天才,谁才是呢?怪不得他在未来能取得比萨督兰公爵更大的成就。余连的上辈子,他最后一次听到沙梅恩(那个时候已经是公爵了)的消息时,他已经进入死关准备买入真神的领域。而那个时候,不管是帝国、联盟还是虚灵圣殿的一众大佬,几乎没有人认为他有失败的可能。

只是,却不知道这位帝国未来的镇国武神,现在还显得有些稚嫩的“精神战争棋盘”有什么功能了。余连还在琢磨着这个问题的时候,脚下天幕再次一边,无边的星空和钢铁的城塞都随即化为乌有,便连阴影似乎都要吞噬的黑火熊熊燃烧着,宛若吞噬宇宙的黑洞正在无限度地扩张了起来。

……不对,不是战魂棋盘!而是无想魂杀!

沙梅恩的天才程度,比想象中的还有夸张。方才的战魂棋盘是他的境界和能力威压,现在忽然转换而成的无想魂杀,才是真正的杀招。

可是,就算是这样的状况,余连却依旧一点都不紧张,甚至还有心思点评一二。

确实很了不起的手段,单凭你能掌握这样的能力,估计四天王的另外三个加起来也打不过你。咬牙豁出命去,甚至有可能越两环杀敌呢。只不过,在能力的转换之间,还有一点的间隙,也真的遇到了一个精神领域的高手,说不定就会被人摸到破绽了。

另外啊,你是想告诉我,你其实没有输吗?余连想。这个时候,在无边的黑火之中,他甚至能看到无形的军势正在视线不可触及的地方面前汇集了起来,高高地举起了刀枪,正准备向自己的精神领域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冲锋。

可是,他连精神护盾都懒得展开,甚至还有点想笑。

战魂棋盘?无想魂杀?英灵军势?嗯,确实已经有了萨督兰公爵三四成的火候了!就算是我,如果不小心抵抗,也一定是会翻车的吧?

可是,我就不相信你这家伙真的敢在这里动手!

另外,你已经输了!战神祭之中,你不敢正面对抗我,那在这里张牙舞爪又有什么意义?本质上,不就是一种败犬的狂吠吗?

想要我在这里陪你打一场?在意念中交战吗?祭奠你死去的战友吗?谁给你的脸?

于是,余连便这样坦然地笑了起来,顺便还在心里“汪汪”了两声。

你要这么叫才对嘛。余连用自己的精神表达了这个意思。

下一个瞬间,无论是吞噬星空的黑火,还是浩荡的英灵军势,都在余连的精神视野之内烟消云散。他面前的视野从精神层面再次转到了物理层面,便还是在那个准备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展厅之中,和沙梅恩子爵四目相对着。

物理上的时间,只过了一秒不到而已。

“你居然真的连一点点防守都不做?”他虽然没有说话,但却似乎用眼神传达了这个意思。

“刚才那黑火,呵呵,充满了焦躁和不安,认真打起来,你必输无疑!要想找回场子,先去斋戒三天,焚香沐浴更衣之后再来!”余连也用眼神传达了这个意思。

星界骑士团(年轻一辈)四天王之首无声地叹息了一声,意味深长地看了余连一眼,视线中多了一丝黯然和颓唐。

这是他第二次在余连面前不战而退了,但对他的打击甚至比第一次还惨。

“在器量上,我确实输了。”

可是,也仅仅又只是不过一秒钟之后,他便再次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双目中重新注入了精神和斗志,向余连颔首鞠躬,就像是一个坦然的失败者一样退后了一步,直接没入了人群之中。

这就表示说,这次我算是心服口服了?可是,我是绝不会放弃的。迟早有一天,我一定要把场子找回来。

有些人的骨头就是打不断。话又说回来了,沙梅恩不会因为多了我这么个“宿敌”,反而比另外一条时间线上成长得更快,走得更远吧?

呵呵,这就是很王道的热血故事了!除了没来上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切程序都走完了。可这一次,却是我坐在上位上,等着你来挑战了。

然后,便是记者采访的时间了。

不用说,全银河稍微有点影响力的媒体和最著名的记者都到齐了,不少级别差一点的媒体甚至都没有资格派人进来。更重要的,据说在场最多并非体育记者,而是时政甚至战地记者,这就很让人浮想联翩了。

当余连第一个进入了旁边的发布会现场的时候,也都差点被这种阵仗晃得有点想要落荒而逃。好在,他一直在告诫自己,一个有脱离了低级趣味且又追求的人,一个高尚且有责任感的人,一定是要迫使自己离开舒适区的。

他如此地想着,然后迅速在脸上拉出了一个营业用笑容。这可是一直让自己“注意表情管理”的菲菲让自己练出来的,无论是观赏度还是亲和力应该都还是很有完成度的。

余连便挤着这样的笑容,对各位媒体朋友洒过去一个如沐春风的第一映像,然后差点脸上的笑容便要僵化了。这倒不是他定力和情商差到连这点表面功夫都维持不下去,而是因为他分明便在记者群中看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倩影,正冲着自己露出了恬静却甜美的笑容。

不是菲菲,还能是谁呢?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呃,对啊,她是国防委员会军事宣传部的干员(享副处级待遇),还有《蓝星解放者报》的前线记者身份,在这里好像也是很合理的。

呃,不过,话说,好像

文学

,似乎,本人来参加战神祭的事,并没有统治她啊!

哼,这种事情,就算是说了又怎么样呢?凭白让人担心,到时候妹子哭哭啼啼地不也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吗?我不说这是有科学道理的,就算是拿到宇宙之灵那里打官司我也占理!是的,占着理。理……

余连拿出了自己当初一个人打穿星界骑士团的意志力,总算是没有让面前的笑容崩解下来,坦然地坐了下来,然后又迎来了一阵长枪短炮地围攻。

然后,记者们这便开始发问了。

“余连中校,我是《芮星老人报》的记者。战神祭原本应该是银河各大民族联欢的体育盛会,是共叙大家团结共融的友谊和进取之歌,现在却变成了血腥的杀戮祭奠!作为这一届的神选冠军,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这是什么智障问题?大家一开始不都抱着岁月静好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心态来的吗?之所以会变成血腥的杀戮祭奠,难道不是你们帝国先动手的?这种问题,你不该去问问先动手的鲁米尔……哦对,他被我弄死了。那也可以先问问鲁米尔的战友沙梅恩嘛。

就这水平是怎么混进新闻发布会的?

余连还想着第一个发言的居然不是帝迅社啊天空电视台啊《天域时报》啊这样的官媒,而是一个名声不怎么好的三版小报!现在想想,这种出来趟地雷的破事,果然也只能让三版小报上嘛,反正人家要的也只是流量而不是名声。

再看看这个发言的记者,居然连人类都不是,而是个基梅扬人,余连顿时就明白了许多。

没办法,趟了地雷只会把自己弄上一声骚,但是不趟却也是不行的。

这不就很悲伤了吗?余连甚至已经从这位倒霉的基梅杨记者的眼中,看到畏缩和无奈了,明显是接到了任务硬着头皮上的,顿时都有点同情对方了。

那么,我就善始善终地给你解脱吧。余连想。

可是,还没等到他张开开怼,却已经有人率先抢过了话头,冷笑着道:“战神祭是要死人的。我们每个人都签了生死状的!既然有人动手,总不能连反击的机会都不给吧?我知道你们这群灰麻杆舔惯了主子,但现在能不能有点良心和智商的底线!”

说话的人并不是余连的小伙伴,而是同样来自共同体的队伍,第三旋臂巡游者队的队长保罗·卢贝卡。这支都有退伍军人组成的队伍,也坚持到了最后,居然还冲进了积分榜的前二十名,于是也搭上了这次新闻发布会的末班车。

在战神祭中,余连在组建联盟的时候,倒是很希望巡游者队能过来加盟。可惜,不知道对方是没收到消息,还是有别的打算,一直都没有出现。

文学

神祭的战场包括了整片大陆和周边的海域,大家遇不到也并不奇怪。

据说,在战神祭中,保罗·卢贝卡带着自己的部下,也和帝国方面发生了激烈冲突,死了两个队友。虽然他也带着小伙伴们杀死了十几个“敌人”,但队友毕竟是死了,现在估计一直是在压着火吧。

压着火的卢贝卡先生火力全开,就差直接骂娘了。基梅扬记者也火了,心想我被当成炮灰往前拱难道就好受吗?怎么一点同理心都没有?还有,骂人就罢了,管我叫“灰麻杆”是什么意思?有起码教养的人都不会拿别人生理特征来说事吧?我还觉得你们人类墩墩矮矮的好不看呢!能管你们叫矮挫子吗?

现场官僚看这场面如果再不控制一下,一定会打起来的,便赶紧使了一个眼色,顿时上来了几个保安,便把卢贝卡和那个基梅扬记者都请了出去。

前者倒是坦然地起了身,之向余连点了点头,便扬长而去。可那个基梅扬记者,却忽然来了精神,一边被保安拖行着出门,一边还在大喊着“新闻自由!”“我要为所有惨死在战神祭中的参赛者讨回公道!”

这家伙是个人才啊!在场的同行们都投去了肃然起敬的眼神。

“余连选手,在下是帝国皇家天空电视台的电视记者,您在战神祭中选择了一个我们从来没有想象过的方式。这是否代表了您的某种偏好?您此次让人拍案叫绝的做法,以后会不会改变整个战神祭的态势呢?”

看到了吧?这才是问题!明着是在夸你,但话中隐藏的意思却在提醒观众,你丫就是个整活儿的坏分子,而且根本就不讲武德。

是的,带上一帮人手搓大炮算什么武德呢?反正很多人因为没看到想象中的,沙梅恩和余连之间的冠军巅峰对决,正处于欲求不满状态呢。这便有了他可以操作的余地了。

“时代总是左右横跳的。”余连笑道。

天空电视台的记者微微一怔,又赶紧硬着头皮道:“您的意思是说,以后战神祭的态势是会改变的?”

余连微微一笑,又道:“海鸥跟着拖网渔船飞,是因为它们以为沙丁鱼会被扔向大海。”然后就是一个战术后仰。

天空台的记者这会是彻底懵逼了,整整有三秒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于是便只能草草又问了几个例行公事的问题。

就这样,新闻发布会便这样开始有条不紊地进行了下去,全场的气氛甚至诡异地有点异常和谐。

紧接着,便是让余连胆战心惊的一幕了,这是远比他刚才面对沙梅恩的精神决斗更恐怖的一幕。就算是他,也花了全部的体力才总算是没让自己的笑容垮掉。

是的,来自共同体的军事宣传部干员,《蓝星解放者报》的特约记者,菲娜·李上尉,挂着款款的笑容,慢慢地站起了身。

喜欢他和她们的群星请大家收藏: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