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情感文章

贵妇高官交换小说,攻哄受把腰抬高一点

2021-05-30 07:26:35 写回复

第一卷第1122章无法而无敌

石门的某个部位,无限向内部凹陷,这让真胡乱扭动的丝带顿时挺得笔直,上面凝聚出的脸谱十分吃惊,继而一个摆动向内部射去。

只是丝带内断断续续传来痛哼,遁走的动作摇摇晃晃,其表情里有些迷醉,和乐伶表现出的神态几乎近似。

噗!

当石门凹陷到某个极限时,一声轻响传出,虚空里走出个身影,随即凹陷的那部分,就向外狠狠弹去。

弹回的瞬间,一阵强烈涟漪出现,里面冒出仙山万种,神魔无数,以及凡间种种,但在这一弹之后,涟漪粉碎,万象破灭,似乎这道门是隔绝的天门。

在门外,即便已经处于混沌海,陆寒和乐伶仍旧是生灵,是混沌膨胀的一部分,是根本大法的垫脚石。

而进了石门内,则和这一切再无关系,无形中超脱了一个大层次,仿佛这里是古混沌,不带任何属性的原始状态,一切能重新选择。

“我在哪?我是谁?我怎么处于这种状态??”

蓦然,乐伶一个鲤鱼打挺,陆寒松手,让她站了起来,此女一脸懵懂迷茫,上演了本性的灵魂三问。

“这么夸张吗?”

陆寒一时语塞,好在这种情形未持续多久,乐伶的神色便恢复正常,上下打量了自己片刻,一阵嘿嘿苦笑。

“抱歉!似乎忘记了好多东西,一时连续不上,现在感觉有种万金重担丢失的感觉,元神轻飘飘的,好多道理都简单了。”

乐伶一脸歉意的同时,不断轻拍额头,还在继续回想,似乎要将记忆片段串联起来。

“在神魔洞府内,你无论修炼冰寒法则,还是炼化那块混元寒晶,都应该更容易了。”

“咦?我们也进来了啊?怪不得古里古怪的,一股生涩气息,处处透着让人亲近又陌生的感觉,好像走到了出生地点,即将见到娘亲一样。”

乐伶周围看了看四周,发现这个通道毫无凿刻过的痕迹,宛若自然形成,地面坑坑洼洼,周围的洞壁呈黄褐色,越外面呈现的雪白山脉截然不同。

她赶紧拿出混元寒晶,带着一丝期许,指甲化作刀锋,在其表面狠狠一划,下一秒就嗷的一声,差点蹦飞起来。

因为那个石块表面,出现了一道浅浅的痕迹,并且颜色微微发亮,似乎有种觉醒之态。

不用问,几乎无坚不摧,坚硬如斯的混元天晶,在古混沌气息浓郁的洞府内,有要与周遭发生变化的可能。

自从三千魔神消失,三千大道形成后,似乎就是混沌法则退居幕后的开始,而之前的东西,大道根本承受不住,更无法供给其衍化,宛若陷入冬眠状态。

“这神魔遗冢,竟然是不随外界环境而弱化的古混沌状态,厉害了!”

“想多了,若这里面属于真正的古混沌状态,你早就承受不住,元神法体在瞬间就被压爆了,那种最原始的状态,一粒尘埃的分量,都足以抵消一座山岳。”

“那……即便被时间法则侵蚀,也不该是咱们后天生灵能承受的,为何没啥感觉,好歹迈出一步,要用九牛二虎之力啊?”

“你身上的血脉,有混沌异种的传承,你修炼的寒冰法则,也是这块来自古混沌的混元寒晶,诸多因素,无形中起到攻克作用。”

虽然是如此说,但进来后,陆寒还没有抬腿迈出一步,只是没见到那根妖异的丝带,对方的跟脚足以让其豪横。

他先前动用神通,对诅咒法则忽然进行反噬,出现了短暂的诡异一幕,那根弯弯曲曲的黑色兽角,给他一种莫名震颤之感,破有种罗睺现世的气息。

“你也没被这里影响到,所修的神通到底是什么?我们已经是盟友了,我也对你无法构成威胁,总要透露点真材实料啊!”

“若说修的混沌本源,你信吗?”

“自然是信……你说啥?信你个鬼,大言不惭,呵呵呵……我还混沌之母呢!”

乐伶刚要点头,转眼就大吃一惊,继而半怒半恼的瞪了陆寒几眼,一脸失望,转身就走。

陆寒早一步踏出,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宛若习惯了平整大道,转眼进入山间小路,特别不习惯。

洞府内的气息有些闷,酷似好久没有通风换气,即便石门出现前,洞口就是敞开的,也未起什么效果。

这完全归功于内外世界的形态落差太大,宛若海水密度不同,接触后也各找各妈,根本无法融合的景象。

“呀!呀……!抬腿时,感觉自己冲上了山峰,落脚后又像跌进了大海,有意思。”

似乎已经忘记了危险,乐伶试探着连续抬步,速度越来越快,这一段洞府的宽幅,大约十里左右,高度不足百丈,总让人以为此地的主人,应该是混沌神魔里的矮子。

“啊——!”

就在此刻,一声嘶哑的尖叫从洞府深处传出,两人自然对这声音无比熟悉,只是明显听出其中蕴含的惊恐,但他们怎会相信。

乐伶急忙托起混元寒晶,一只手仅仅贴在其上,倾力运转冰寒法则,一道厚厚的

文学

苍白屏障,将自己和陆寒挡在身后。

陆寒讶然,那根被自己打残的丝带,无论惊恐是真是假,此刻蓦的向回跑,都有些违背常理。

此獠率先进来,应该以最快速度寻宝,尤其是他此时还未影响到对方,如今忽然按原路跑出来,难道遇到了比诅咒法则还恐怖的事情?

仅仅几个呼吸之后,果然一股妖异红芒到来,就见那根丝带,此刻已经恢复如初,后半部还缠绕在一根朱红大笔上。

前端笔直立起,凝聚出的面庞带着难以置信,还有一丝惶恐,转眼距离不足数里,随即戛然而止。

然而,让陆寒和乐伶更意外的一幕发生了,就见那根丝带发现一道寒冰大幕,并未有丝毫在意,其所有注意力都落在陆寒身上,继而又是一声惊叫。

驾驭朱红大笔,迅疾暴退数里,面庞更加畏惧如斯,朱红大笔刷的立了起来,随便点点画画,一股红白相间的囚笼,就将他罩在内部。

紧接着,丝带骤然膨胀数倍,宛若一条百丈的长河,上面冒出密密麻麻的斑点,并且不断蠕动,细看之下竟然是一个个微小咒文。

“你……怎么会是神魔?你怎么还活着?这不可能!”

乐伶:‘……?’

陆寒:‘……??!’

丝带的顶端,一阵红雾翻腾,快速的凝出个法相,此刻才露出真容。

长的几乎如邪恶金刚一般,双眼透着恶毒,双肩一红一白,齐肩短发,法体如粗壮的树根般,四只臂膀大幅度挥舞着。

法相脑后,亮着一圈淡淡光环,没有灵光也无颜色,散发着前所未有的强大咒怨之意。

只是远远看着,就给人一种被厄运缠身的无奈感,仿佛此獠是代表一切意愿的化身,吞噬七情六欲,代表神灵在逆天改命。

“你们混沌神魔,不是都陷入了沉睡吗?怎会降低姿态,悄悄和后天生灵混在一起……难怪此刻的混沌海那么乱啊!”

‘这是说了个瞎儿?一句没听懂,呵呵!’

转眼之间,陆寒就被当成混沌神魔了,他眨眨眼,剧情忽然翻车,纵然闪过无数智慧之光,都没有合适的下半句给对方接上。乐伶也在呆呆的看着他,脸色精彩纷呈,纵使她久经岁月,又开始迷茫了。

“尊敬的神魔大人,难道这具身躯,是您用一缕元神打造的分身?难怪晚辈无论怎样施为,都无法撼动你一丝一毫,请饶恕我吧,晚辈是诅咒源灵,要送上最古老的敬意。”

啪嗒!

那杆赤红大笔,蓦的掉在地上,大号丝带一个缠绕,就成了法相的腰带,其身躯迅速凝实,幻化出和陆寒一样的五官,继而直挺挺的趴在地上。

随后,四个手臂轻轻拍击地面,口中不断传出灰色陌生的话语,额头仅仅贴着地面,姿势别样可笑。

“……?!让吾吞噬了你吧!”

嗡——!

虽不知为何,让诅咒源灵的天都这般巨变,但陆寒必须出手,无论先前还是此后夺宝,决不允许此獠再逃掉。

“不!神魔大人,我是诅咒源灵,虽然灵智开启于后天,但仍然是古混沌的一员,罗睺大魔神曾经赐予了我本元力量。既然已经对您虔诚臣服,便能得到赦免,您不能虐杀自己的奴仆,否则就是自我针对!”

然而,一个足有三里大小的旋涡,蓦的形成于寒冰屏障前,旋涡中心处有一张巨口,恐怖的混乱涡流,陡然爆发出骇人吞噬力量。

诅咒源灵几乎难以置信,猛地抬头紧紧盯着陆寒,怀疑神色迅速变浓,其身躯顿时一阵摆动,缠在腰间的丝带就和朱红大笔相连。

其面前,莫名出现一个古老的‘咒’字,在类似于古混沌的浒空内,顿时化为强烈涟漪,重重叠叠扩散起来。

在膨胀的涟漪里,出现一个个巨型身影,他们都散发着灭绝古今的恐怖气息,无一不是魔神,都向陆寒投来凶狠的恶念和怨恨,嘴里不知说了什么,然后砰然倒下,化为累累白骨。

似乎他们的陨落,都是

文学

陆寒导致,不见陨落之因,只有陨落之果,一切咒怨凶猛积累。

宛若潮起潮落,吞噬力量凶猛发威,将咒怨法则凶狠的拽曳成圆锥形,诅咒源灵骇然惊厥,不顾一切施法抗衡,每隔片刻就吐出一股红白氤氲。

可惜,陆寒一跺脚,口中忽然向外猛吹,三根晶丝闪电般喷出。

吞噬力量倏然反转,变成一阵凶狠狂流,向前反方向喷射,顷刻和被吸附而靠近的诅咒涟漪接触,顿时一阵狼烟四起。

让众生都极其畏惧的诅咒法则,顷刻被搅碎分解,但速度最快的是那三道晶丝,其洞穿大大的‘咒’字,一根缠向朱红大笔,一更绕向丝带,一根直刺法相。

诅咒源灵几乎惊恐到极点,如此近的距离,他此刻真的可以确定,自己的诅咒法则,对陆寒丝毫无效了。

即便反应机敏,奈何吞噬的反转太突然,三根晶丝已经射到,再想将朱红大笔,以及丝带和自己尽数保住,根本不可能的事。

诅咒源灵的法相一个扭曲,就率先向后暴退,同时拉住那根丝带,而朱红大笔则骤然变粗,欲要为他抵消部分神威。

并且在同时,陆寒眼神一闪,就在诅咒源灵身后,一盏古灯莫名浮现,并且近乎透明的灯芯,噗的一声亮了起来。

灯苗突的一闪,四朵花瓣已经绽开,青光大放中,向已经靠近,无法再次迅速脱离接触的诅咒源灵,轻轻晃了晃。

源灵法相的头顶,就莫名的多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火苗,并且迅速化为火海,将附近虚空一同淹没。

诅咒源灵顿时凄厉哀嚎起来,那根丝带凶狠疯狂的上下舞动,但紊乱奥义之火,如影随形紧紧将其裹住,带着亘古气息的紊乱法则,从周围向内部绞杀着。

那根朱红大笔,本来几乎塞满道路,但被晶丝缠绕了数圈,就轻而易举的断裂成无数截,大量红芒乱射,越来越黯淡,半晌后才彻底消失。

火海越来越小,直至就剩下指甲盖大小,才噗的一声溃散开来,古老的紊乱奥义却未曾消失,古灯上爆发一股无形力量,将其尽数吸走。

托起灯芯的四朵花瓣,恍惚间合拢还原,宛若从未开放过,古灯熄灭,原地不见。

一旁的乐伶,还在维持着寒冰屏障,呆愣了好久,闪过一丝疑惑,警惕神色转瞬即逝。

“那东西,彻底没了?”

“似乎是吧!”

“啊?”

片刻后,乐伶一拍寒冰屏障,顿时白烟升腾,纷纷渗入她体内,表现出无所畏,听天由命的样子。

“那盏灯,真是好东西啊!好心痛,可不可以反悔?”

“无为而无敌,你懂吗?”

见到乐伶装出一阵肉疼,有些懊悔的神态,陆寒打算敲打敲打她,那还不知此女故意这样说,是间接提醒他得到好处,不能对赠宝人辣手无情。

“何以做到无为?”

“无法而无为!”

喜欢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请大家收藏: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