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情感文章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我和黑大佬的365天是真做吗

2021-06-07 19:18:27 写回复

唐城这个时候什么都不想说,只想快点离开这里,他心中有预感,曹军他们要做的事情可能要出纰漏。唐城一直很相信自己的直觉,这次也不例外,还没等唐城一行人离开餐馆所在的街道,就忽然从身后传来几声枪响。坏事了!唐城的第一反应就是出状况了,他都没敢回头去看,只是招呼手下的队员快速穿过街口,顺势拐进了左侧的街道里。

“队长,应该是那伙子二处的人出事了,咱们要不要过去看一眼?”唐城手下的这几个队员,此刻还根本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峻,甚至还有人想要拐回头去看曹军他们的热闹。手下队员脸上显出的不怀好意之色,明显是准备回去看曹军他们的笑话,唐城只能黑着脸拐进了街边的巷子里。

“响了枪,就说明事情闹大了!二处是军统的亲儿子,就算事情闹大发了,人家也绝对不会有事情!咱们搜索队是什么?能被军统当成小妾生的庶子就算不错了,真要是那边需要找替死鬼,咱们这种庶子就是最好的选择。我说你们的心真是够大的,我躲都来不及,你们还想回去看热闹,我看你们是不怕死!”

被唐城出言训斥的几个队员,这会才想起军统的狠辣,齐刷刷的低垂着脑袋站在巷子里,看的唐城在心中好一阵笑。“行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小心思,别跟我这装死狗了!”被唐城训斥之后的这几个队员老实许多,老老实实跟着唐城穿过巷子,很快消失在隔壁街道里。

唐城急于脱身,不想参合军统的破事,只是他没有想到,行动失利的军统二处,还是把主意打到了他的身上来。唐城才刚刚带着人回到军营,得知消息的张江和才准备叫自己的秘书叫唐城来自己的办公室,他就接到了来自军统二处的电话。军统二处现在可是局座的亲儿子,张江和暗中联络过不少自己在军统总部的熟人,打听军统二处的事情。

一直苦于没有机会了解军统的他,忽然接到来自军统二处的电话,自然觉着这是个。可他没有想到,对方给自己打来电话,却是为了唐城,说的直白一些,对方是准备给唐城头上泼脏水的。“姓黄的,废话少说,你们二处行动失败,别想把脏水泼到我们搜索队身上来!”张江和耐着性子听对方在电话里云山雾罩的说明目的,便一个没忍住差点在电话里叫骂起来。

唐城进入张江和办公室的时候,正好赶上张江和挂断电话,看到张江和一副暴怒的样子,唐城没有直接询问,只是先给张江和倒了一杯凉茶,让张江和先舒缓一下情绪。“刚才那个电话,是从军统二处打过来的,他们今天在城里有个抓捕行动,听说行动是失败了!”张江和小口喝着凉茶,心情渐渐平复之后,这才对唐城说出电话的来由。

张江和的话虽说只说出半截,唐城便从军统二处四个字上,猜出对方打来电话,导致张江和暴怒的缘由。“叔,是不是二处那边准备把行动失败的责任推到我头上来?”唐城的话,令张江和差点从椅子里跳起来,虽说他知道唐城聪慧过人,可也没有想到,唐城只是听自己说出军统二处,就已经能猜到真相。

“这有什么难的!我回来之前,就在城里遇到军统二处的曹军,才跟他们分开,就听到曹军他们伪装准备行动的地方有枪声出现,傻子都能猜到他们的行动出现了纰漏!”唐城无视了张江和那一脸的震惊,只是无聊的撇了撇嘴,然后对张江和说出自己和曹军碰上的来龙去脉。“我们当时也不知道二处的人,在那里设套抓人,我们是跟着那个年轻女人一路找过去的!”

唐城今天进城的事情,事先已经跟张江和打过招呼,而且今天行动的卷宗,此刻就摆在张江和的桌上。所以,唐城此刻说的这些,张江和没有丝毫的怀疑。“这么说,你们今天遇到二处的人,真的只是个巧合?”张江和此刻用上了问询的口吻,并非是不相信唐城,他只是想做最后的确认,这也是他准备反击二处的底气。

和张江和相处的时间久了,唐城岂能不知道张江和的心思,面对张江和那张满是严肃的面孔,唐城坚定的点着头。“当然只是巧合!要说无辜,那也得是我们!我们辛辛苦苦的跟了几条街,最后才知道,我们跟踪的人是二处的探子,那么多人的努力一下就全都白费了!”唐城最后这句抱怨的话,倒不是故意说出来的,而是他此刻的心中真实写照。

从唐城口中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张江和底气大涨,如果二处这个时候,再打电话过来,一定会被张江和臭骂一顿。“行了!这件事我知道了!你别出去到处乱说,一切都交给我来处理!”底气大涨的张江和,已经在思量是不是要借助这个机会,狠狠整治一下二处那些人,最好能给他们留下一个搜索队不好惹的印象。

张江和这边还在思量对策,给他打过电话的军统二处,就已经用书面报告的形式,将行动失利的责任都推到了唐城的头上,言称是因为唐城的突然出现,导致被抓捕对象警醒,才会出现被抓捕对象开枪反抗,造成行动失败的结果。军统总部南下重庆之后,搜索队这边一直成绩不断,军统总部上下都知道,搜索队名义上挂靠在军统名下,实际只听从局座的指挥。

虽说张江和被视为局座的心腹,可军统总部暗中嫉妒之人大把存在,之前谋夺城外劳改农场便是这些人的试探之举。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张江和轻轻松松就把城外劳改弄的份额让了出来,还再度联手城中的袍哥势力,又在城外新建出一个新的劳改农场。和搜索队合作的这些本地袍哥势力,在重庆城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网,就算是他们,也不好直面对攻。

这些人一直在寻找打击张江和的机会,但张江和做事谨慎,一般都在军营里坐镇指挥,始终没有被他们这些人找到机会。此刻军统二处的这份报告,让这些躲在暗处使坏的人,终于看到了机会。可局座不好糊弄,尤其他们知道局座看中搜索队和张江和,唐城又是张江和的侄子,这件事情如果操作不当,就有可能被局座打入冷宫去做冷板凳。

局座看到二处这份报告的时候,二处行动失利的事情,已经在

文学

军统总部内部传的沸沸扬扬。原本从二处传出来的小道消息,只是说因为搜索队的突然出现惊动了被抓捕目标,可是等局座的秘书听到相关的小道消息时,内容已经是搜索队有人暗中示警传讯,才导致二处抓捕的目标开枪反击,导致了行动的失败。

文学

这个似是而非的消息,原本并没有几个人会相信,可二处当天抓捕的目标并非是潜伏城中的日伪特务,而是一名地下党叛徒供出的重庆地下党联络员。如果说搜索队有人暗通城里的日伪特务,是绝对没有人会相信的,因为搜索队从组建的那一天起,就是城内日伪特务的死对头,被搜索队抓捕或是当场击杀的日伪特务,早就过了百人规模。

可地下党不一样,不管是军统还是中统,都曾经在内部调查中,发现过潜伏在他们内部的地下党成员。也正是军统曾经有过这种事情,所以军统总部才会出现这种传言,因为造谣的人知道局座对于地下党的态度。“哈!说搜索队有人通地下党,还不如直接说我张江和是个地下党算了!”已经从唐城那里得知事情真相的张江和,这次是真的爆发了,从熟人口中听说这个传言之后,张江和便带着唐城直接去了军统总部。

“不是都说我们搜索队里有人暗通地下党吗?那好,我是军统派驻在搜索队的特派员,唐城是搜索队的队长,我们现在来了,有什么问题尽管拿出来吧!”张江和常说白占山是个莽夫,素来行事无忌,可他却不知道,此刻他的表现更加像个莽夫。跟着张江和来军统总部的唐城,一进门便一言不发,只是冷冷看着被张江和指着鼻子叫骂的这些人。

或许是觉着张江和这种一言不合就找上门来骂人的行径有些可恶,局座一直没有叫张江和上楼去他的办公室,火力全开的张江和也浑不在意。约莫半个多小时之后,局座的秘书这才从楼上下来,将一言不发的唐城和骂的正欢的张江和叫上楼。“小心点,局座的心情不是很好!”局座的秘书还算念旧情,上楼的时候,压低了声音提醒了张江和一句。

用一套城里的院子,换来此时的一句提醒,唐城不知道这个买卖做的是否亏本,但他此刻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这个人情。进入局座的办公室里,唐城看到了好几张略显熟悉的面孔,昨天在餐馆里的曹军,此刻也在这里,只是唐城忽然发现,曹军的面颊红彤彤的肿了一大块。将曹军的狼狈全都看在眼中的唐城,并没有东张西望,只是站在张江和身后仍旧是一言不发。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