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小故事

自动跳转的域名、jealousvue熟睡

2021-06-11 09:47:10 写回复

所有的算计都被韦小宝给打乱了,摆在众人面前的是残酷的现实,大战已经打响,根本不给他们犹豫的机会。

韦小宝也不须犹豫,他只需领着布库手们去送死就好。

反正鳌拜的反应也不灵醒,只需要离他远点,有云龙百变在身很容易躲开鳌拜的扑击。

可那些布库手们不行,他们还保持着摔跤的战法,必须一哄而上缠住鳌拜,这不是给他送菜嘛。

场面就是这般的诡异,想要躲懒的韦小宝看起来最奋勇,他围着鳌拜团团转,手里的匕首唰唰唰唰地在鳌拜身上招呼,却全没用处,除了能斩出几星火花来增加点观赏性。

可鳌拜那边更拉眼球,一堆红的白的绿的黄的到处飞溅。

红的是血,布库手缠上抱摔正好替鳌拜省了事,他不用追着“猎物”跑,只须用利爪凌牙就可以将挂在他身上的小兽们开膛破肚。

偶尔杀得兴起,鳌拜一爪抓破布库手的天灵盖,然后脑汁就像砸破的西瓜馕

文学

一样炸开,它是白的。

胆小点的布库手已经吓到胆汁都吐了,那是绿的。

也有屁滚尿流的,以多隆为代表,正往大殿的地板上倾注尿液,还到处鼠蹿。

韦小宝死死地缠住鳌拜,终于让多隆和索额图有机会打开机,钢丝网兜头罩住鳌拜,布库手们忙扑去压住边网,还堆起了人堆。

终于熬过去了,这时布库手已经没了一半。

多隆见鳌拜就擒,以为立功的机会到了,他提着一把大刀就冲上去,推开同伙,对着鳌拜是又踢又锤又砍,好个痛打落水狗。

多隆也只收获了脚痛手肿刀崩

文学

口,韦小宝赶忙劝阻:“没用,鳌拜刀枪不入,还不赶紧绑死他。”

多隆不屌韦小宝,而是掏出了他备好的毒酒就往鳌拜嘴里倒。

此时鳌拜的手脚都被布库手们死死地压住,却兀自仰面朝天喘着大气嗷叫不停。

鳌拜刚才战了许久也快脱力了,变疯的人不懂惜力,只会发狂到力竭,让多隆得了机会。

作死的方法各有不同,但作死的原因却千篇一律,多隆以为能毒倒鳌拜呢,这样在康熙面前功劳就大了。

多隆没注意到,他上前抢功劳时韦小宝悄悄地往角落退去,将缩在墙角的“宫女”扶了起来带出了大殿。

苏荃已经被韦小宝点穴制住,得将苏苓交给双儿和沐剑屏带走。

大殿外广场上建宁正守着晕厥过过的毛东珠掉眼泪,又不敢哭出声来,怕惹烦了康熙,而小皇帝却在一旁踱来踱去,好像脚下的石板被烧热了,停下来就烫脚。

韦小宝正好可以借题发挥,指着双儿斥道:“还不赶紧带公主和太后离开这找御医救治,傻不愣登的杵在这干嘛?”

沐剑屏瞪了韦小宝一眼,也挨训了:“接人啊,她是太后的近侍,晕在了大殿里,赶紧的,再耽误下去就没命了。”

康熙正惴惴不安呢,他听到打斗声歇了下去,又不敢进去看,只巴巴地望着韦小宝,这会他连摆架子都忘了。

看到建宁命人抬着太后疾步离开,双儿和沐剑屏搀着苏荃混在了队伍里,韦小宝放下了心。

然后他才打了个千向康熙禀报:“皇上,鳌拜已经就擒,索大人和多隆正在处置。”

说话的时候韦小宝还在计数,估算着时间里面也应该差不多了。

康熙欣喜欲狂,鳌拜抓住了,生死大敌从老虎变成了小猫咪,他的皇位稳了。

可现实让他坐了过山车,只听大殿里嗷的一声长啸,然后多隆就被摔了出来,不但撞破了养心殿的雕花木格门,还翻滚了十几圈,一直到康熙跟前不远处才停下。

不能要了,多隆像个肉球一样飞滚了八九丈远,全身的骨骼都摔断了,韦小宝明显的看见他四肢有异常的扭曲,还大口大口地呕着血。

可多隆犹自不肯领盒饭,强撑着不咽气,又一边吐血沫一边吐字,将眼睛瞪得像死鱼一样:“不……不……不能用……毒……”

多隆大人死不瞑目啊,怎么屡试不爽的毒药到了鳌拜这里就不行了呢?

鳌拜练的是毒人金钟罩,给他下毒相当于喂他吃补品,再加上刚才鳌拜喝了不少人血,被毒药一激,鳌拜满血复活。

这就是血食法的狠辣所在,啖肉嗑血,越打越厉害。

康熙已经意识到又出了问题,哪怕没明白也被养心殿里的狂吼和哀嚎提醒了,小皇帝的心都快碎了。

那些布库手可不仅仅是打手,他们都是各旗的核心子弟,是康熙与八旗联络的纽带,现在全没了。

康熙也颠狂了,怒吼了起来:“发信号集结禁卫,给朕堆死鳌拜!”

他的御剑都拔了出来,指着养心殿不放,仿佛养心殿变成了远古巨兽,那黑漆漆的殿门就是张开的血盆大口,随时择人欲噬。

长长的吼声被高亢的号角声盖了过去,禁卫的狂奔而来的脚步声近了,韦小宝放出鳌拜这头异兽,引发皇宫乱战的目的达成。

还没到松懈的时候,眼下仅仅是让紫禁城里乱了起来,各旗的混战还没开始,得把势头稳住。

于是韦小宝从侍卫手中抢过了一把刀,挡在康熙面前振臂一呼:“护驾!皇恩浩荡,养兵千日用在此时,我等誓死护卫皇上!”

躺在地上的海大富终于松开了噙在喉咙里的最后一口气,带着他想要的假象心满意足地离去。

还有一个老不死不愿意退出舞台,热闹这么老半天,太皇太后孝庄终于现身。

老太婆已经柱起了拐杖,还得几人搀扶着,可她的脚步很疾,怕是赶投胎的劲都用上了,那拐杖咄咄咄咄地敲击在地上,迸出令人心悸的节奏。

见到了康熙,孝庄一把挣开了搀扶她的宫女,噔噔两步上前就给了康熙一个耳刮子。

康熙委屈巴拉地捂着脸,声音都有点颤抖:“皇祖母,为什么打朕?”

孝庄余怒未消,犹自唾骂:“打你还是轻的,祖宗基业都快被你搞没了。”

康熙还待辩解:“都是鳌拜搞出来的事,与孙儿何干?”

孝庄举起手来又想再扇一巴掌,却最终没下得了手。

这时养心殿中又是一声怒吼,披头散发像狂狮一样的鳌拜冲了出来。

喜欢做个武侠梦请大家收藏: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