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小故事

苏莫至尊武魂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 蘑菇视频

2021-06-12 18:55:13 写回复

“二哥,怎么会是你?”

祖暅之的到来让庆云十分意外,他既非大魏官员,在青州也无甚故旧,怎会忽然来到这座海滨小城?

暅之显然是看出了庆云的疑惑,在后者背上拍了拍,站直身体,细述原委。

这些时日暅之一直在嵩山随师父

文学

研究那张弩机图纸,

因为缺少一些配料,随信都芳走了一趟河间,恰好碰到了自海外回返的郦道元,瓠采亭,殷色可,徐太太一行。

他们那艘船的船长没有什么海上行船经验,迷失了方向,虽然没有如愿抵达青州,却有惊无险地开到了河口。

冬季黄河的流量不大,靠人力溯水,船队在河间登了岸,这才与暅之相逢。

暅之得知萧锋定居白山,宗罗云殒命,庆云下落不明,知道这次白山之行凶险非常,心中哪得安宁?

他仔细问过海上行船速度,掐指一算,得出最佳路线是乘快马到东莱,换船渡海,于是便马不停蹄赶往青州。

这一路上一连跑死两匹马,到了青州驿站换马的时候,却发现官马都被征用,暅之仔细打听,这才知道檀君已经返回,现在不夜城。

直至此时,暅之这才放下心来。

他也不再急着与官队抢马,只要和他们混在一处,第二日必能见到庆云。

眼下兄弟重逢,别是一番唏嘘。

崔彧已经排好人手,将贾氏一家送往青州府城,随后便引众人再入不夜城。

是日,于不夜城府衙提审吕东阳。

吕东阳,男,年三十六,出檀宗吕氏支脉。

父辈随宋军屯不期城,不期失,亡为寇。

至王伯恭奋起,夺失城,复为将。

及伯恭卒,复寇,附恭弟仲俭。

冬月乙卯,吕东阳随王仲俭,不期而遇于西集贾氏菘菹密会线人。

东阳不识其身份,唯指所属天宗。

随供词附不期城防图一份,崂山匪寨图一份。

专业人士就是有专业人士的价值,在不夜城总捕头妫剑筹的手段下,吕东阳把他知道的,不知道的,可能知道的,几乎全都交待完了。

此时他不但脑袋里的东西全都被榨干,身体也好像被榨干了一样,软垂在地上,一动不动。

庆云念他是檀宗同道,又交待了这么多的细节,向妫捕头反复求情,总算是保下了这条性命。

第二天崔彧,庆云,祖暅之,妫剑筹带了数十精锐,由不夜成出发直奔掖县。

掖县是光州与东莱郡的治所,是光州最大的聚落。

光州是今上魏王自青州新辟的区划,只辖三个边陲小郡,匪患横行,人丁稀少,没有什么存在感。

除了在正式的公文上能见到光州这个名字,当地世代的住民脑子里都还没有习惯这个概念。

日日与悍匪打交道,坐镇光州的人物自然非凡。

光州刺史元瞻,当朝第一红人任城王元澄的亲弟弟,有乃兄之风,年轻而有为。

其座下第一战将,就是当年阵斩王伯恭的悍将孔伯孙,孔圣苗裔,身长九尺有六寸,孔武有力,使一根丈天尺,重九十有六斤。

这位大兄弟听说不期悍匪又想针对他,顿时气得是哇哇大叫,

“老子最后悔就是当年没有一把火烧光崂山,容那些兔崽子活到今天。

来,来,来,快给老子备马!

老子这就去夺回不期城,荡平崂山寨!”

这家伙,说走那是真的要去,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要不是庆云等人还有些身手,再加上元瞻的上级威压,这厮怕不是真要去单骑挑不期。

安抚下孔伯孙,妫剑筹献上不期,崂山布防图,元瞻这才留下心腹将校闭门研究攻城之法。

孔伯孙虽然性如烈火,但是粗中有细,说道行军布阵,那是一套一套,引经据典,自成章法。

他一个唾沫横飞讲了约莫小半个时辰,忽然感觉胸口一阵剧痛,低头想去看时,血水已从胸腔逆涌而出。

噗地一声,布阵讲武用的沙盘完全被鲜血染红。

啪!孔伯孙手中那面代表帅旗的旗标掉落,浸湿在一片红潮中。

厅中顿时一片大哗。

崔彧抢步上前探了探鼻息,染了一手的血,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崔文若的医术在当世绝对是数得着的好手,河济一带,无人不知,他若是觉得无救,自然是无力回天。

孔伯孙身体健壮,忽然暴毙,自不会是自然死亡。

元瞻立刻断定场中有不期寇的内鬼,果断下令清场,召仵作验尸。

尸体就放在命案的第一现场,府衙的议事大厅。

那名仵作急得满头大汗,前前后后彻查了几遍,却找不出任何问题。

“刺史大人。孔将军的情况,看上去是因肺部大出血,淤血逆涌而亡。

但是全身没有外伤,骨骼完好,小人,小人实在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元瞻点了点头,示意仵作退下。

这个时候他自然想到

文学

了崔彧。

但是按照当时的情况,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有同等嫌疑,对于是否召崔彧验尸的事情,他着实有些拿不定主意。

“如果是大哥的话,他会怎么办呢?”

任城王元澄,是他们兄弟几人中的主心骨,元瞻对大哥的感情近乎崇拜。

他拳掌相击,来回踱步,猛地想起前些时候大哥寄来的一封家书。

他好像曾经对那名叫庆云的小伙子赞誉有加,

哎?隐约记得纯陀小妹也曾经提到过这个人……

庆云,对了!此人应该值得信任,他的身份最正。

他作为魏使出关,这一次戳破阴谋,擒贼套贡前来报信的最关键人物就是他。

如果对在场人物做排除法的话,此人的嫌疑无疑可以第一个消除。

元瞻以此为突破口,召庆云入厅议事。

可是庆云并无法提供任何直接的线索,他对着孔伯孙的尸体,也是一连懵逼。

验尸虽然不会验,但是庆云可以验身份啊。

庆云给暅之发了一张好人卡,详细讲述了暅之的南国身份,不可能与天宗勾结忽施算计。

最重要的是,暅之通医。

医术在暅之之上的,还有崔彧。

庆云与崔彧由韩地回返,两人交集颇多。

如果说崔彧与天宗勾结,庆云多半是不信的。

但二人交往大抵也止于次,庆云只能对他下一个身份偏好的断语。

但是他认为可以宣崔彧共同验尸,有元瞻,庆云,祖暅之三个人旁证。

元瞻负责把握流程,

庆云可以监督手法上的细微变化,

而暅之则能在专业上提供结论补正,

此谓,万无一失。

》》》》》敲黑板时间《《《《《

公元496年,东莱,不夜城的区划按照卷宗属于光州。本节特别补正。

但是光州这个区划存在的时间非常短,正是元宏亲自划定的,影响力极为有限。当我们提到三韩青州行线时,青州指的是大青州的地理概念,三韩偏远,不可能对这种新的区划变更反应这么快。正如笔者说得,可能连当地居民都未必能够快速得转换这一认知。

崔彧去青州联络,是因为崔氏基业在青冀二州。

元瞻,史实人物,按本书去读就完了,血缘身份仕官都没有改动。

贾老板这里有一个彩蛋,他的儿子名叫思勰,就是本文屡次提到的《齐民要术》的作者。在《齐民要术》里对菹菜的方法有非常详细的介绍。在《要术》里,能菹的菜色比本文提到的多多了。比如“正月,可菹芋。”,“九月,作葵菹”,“葱中亦种胡荽,寻手供食,乃至孟冬为菹”,“色赤椒好。其叶及青摘取,可以为菹”,“以酸瓜菹、笋菹、姜、椒、橘皮、葱、胡芹细切……以酢瓜菹长切……”,“葙,根以为菹,香辛。”,“雍菜,生水中,可以为菹也。”,“木耳,煮而细切之,和以姜橘,可为菹,滑美。”其中还专门有一卷《作菹藏生菜法》提到了咸菹,汤菹,䖆菹(不切,整根菹),卒菹(加料煮好,拨开菹)等等菹艺,里面提到了芜菁、菘、葵、蜀芥、紫菜、萝卜、蒲、笋、冬瓜、越瓜、姜、木耳、梨、蕨等等等等,许多菜色的菹法。其中还指出菘菜(白菜)许多菹法都适宜,但是汤菹最美味。

总而言之一句话,现在宇宙国万物都可泡菜的生活状态和《齐民要术》的菹法介绍相必,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鲁班门前耍大斧这时在祖师爷前面卖弄啊。上一节我们提到的几样菹菜不但可以挑战宇宙国自诩的泡菜宗主国地位,也用来辟谣某些古代无食论。

芦菔菹,胡瓜菹,落苏菹,葫菹,吴椒菹……

芦菔,《尔雅》有之,就是萝卜。在《齐民要术》里已经明确改称萝卜,而且可菹(菘根萝卜菹法,书中单辟一条)。中国土产萝卜是白萝卜,自有文字以来中原就有种植,而胡萝卜是张骞自西域带回的。

胡瓜,就是黄瓜,也是张骞自西域带回来的,中原种植史也很早。西域,并不等于外国。张骞确实到达了葱岭以外,但走得并不远,其实他此行内传的一些作物都是在昆仑,天山,华夏龙庭之间取得的。

落苏值得仔细说一说,这东西,其实是茄子。茄子本名落苏。很多人不明白南方方言为什么管茄子叫绿素是吧?那字写下来可不应该是绿苏,就是落苏。

葫是蒜,中原产小蒜(蒜苗),大蒜是张骞带回的。这两样东西也是很早就上了饭桌。

吴椒就不解释了,《要术》中也有赤椒可菹,原因咱也不重复,这都是已经讲过的知识点。

本作登场人物妫剑筹,固然是个假名。但妫姓在北魏是东莱大姓,元宏亲复其族荣光。我们写到东莱,自然无可避讳。《魏书·高祖记上》:壬辰,诏访舜后,获东莱郡民妫苟之,复其家毕世,以彰盛德之不朽。

另外还有一个人物叫不期而遇。此人复姓不期,名而遇,属于以封地为氏。不期,是侯国的名字。《汉书》:不期侯国,属琅琊郡。而《魏书》又称:彧遣沈文秀弟文静海道救青州,文静至东莱之不期城,白曜遣军克之。不期属东莱郡。

这个不期城,到底在哪里?

既然是一个侯国,那就一定有分封,我们发现找遍史记,两汉书,三国志,魏晋书,都找不到不期侯的分封。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不其侯这个称呼。最出名的不其侯,就是伏皇后的父亲伏完。

不其这个地名,根据《汉书·地理志》属琅琊郡,琅邪郡,户二十二万八千九百六十,口一百七万九千一百。县五十一:东武,不其……而到了《魏书·地形二》中又说:不其前汉属琅邪。后汉属东莱。而《后汉书·郡国四》又只记不期,属东莱,记在长广县注:不期侯国,故属琅邪。到了《晋书》中,不其列入了长广三县。

以上可知,不期,不其应为通假误。根据《魏书·释老传》:(法显)乃至青州长广郡不其劳山,南下乃出海焉。

不期其城就在崂山脚下,曾为后汉东莱治所,晋长广治所,乃是重镇。

关于不期的的命,众说纷纭,又云当地本有“不”,“其”两族。此必伪典。因为不其城汉初以有得名,吕后曾封吕氏外戚为不其侯。汉武帝也曾幸临:夏四月,幸不其,祠神人于交门宫,若有乡坐拜者。作交门之歌。

有汉以前,没有像现在一样以人名反名地名的,只有以地名取氏的。另外,“其”这个字在汉初是不存在的,《说文》中也没有收录。汉初所谓郦食其,这个其字的本字是箕,所以郦食其的正确读法为郦意箕。这也是不期与不其相互通假的根本原因。

既然后人将不其的写法溯源为不期,而非不箕,其中主要还是取意。

我们要知道,不期城所在的位置就是青,黄不接之地,今日青岛与黄岛对望处。

这个地方的地貌非常特别,青岛黄岛各伸出一只小手,几乎就要牵在一起,肉眼可以互望,但是偏偏就是没有连接,抱出一团圆形的内海。

《说文》期,会也。陆地在这个地方偏偏没有交汇,是为不期。这个地方不会与姓氏有关,如果有,也应是反向思路,以封地为氏,复姓不期。

喜欢兰若蝉声请大家收藏: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