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原创文章

粗大老头让我欲仙欲死/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2020-08-01 08:52:59 写回复

 文学  夜希听到这话,连忙跪下,“她如果做寡妇那王爷您不就……王爷,就算您清白不保也不用这般想不开,您……”

  独孤城冷眸扫过,“谁跟你说本王要寻死,本王只是借着这次的机会,来个假死,把党羽铲除,然后再回去慢慢的收拾那个疯女人。”

  “原是如此,属下这就去办。”

  “慢着。”

  独孤城出声,凌厉的眸子划过一抹冷意,“去给本王打听下这个风凌兮的情况,本王要知道她的全部资料。”

  夜希微愣,“王爷,这风凌兮乃是风将军的四小姐,咱们都城第一大美人,不过……”

  独孤城冷眸一扫,薄唇微启,“不过什么?”

  “不过她四岁的时候烧坏了脑子,痴痴傻傻的。”

  独孤城手中握着的杯子再次咔擦一声被捏了个粉碎,跪在地上的将士冷汗直冒。

  “痴痴傻傻?”

  呵,他可是清楚的记得,昨夜里她那双凌厉的眼神,哪里像痴傻,而且医术似乎不错,就连他手臂上的毒都是她解的,那些人居然说她痴痴傻傻,怕是都瞎。

  夜希暗暗抹了把冷汗,看着王爷那杀人般的眼神,后悔自己说的这些话,王爷可是战神,被一个痴痴傻傻的女人给强了,换做谁,谁都难以接受。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出去。”

  夜希应声连忙出去。

  风府

  风凌兮神智恢复的消息很快在风府传开,张氏得知女儿好了,便让小璃把风凌兮给叫过去,风凌兮的记忆中,上次见到自己的母亲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了,只是逗留片刻便回来了。

  风凌兮来到母亲张氏的住处,是府上极偏僻的位置,院子里只有两个丫鬟和一个嬷嬷在。

  看见风凌兮来了,张氏很是高兴,三十出头的她却因为常年病态,脸色苍白,病态尽显,虚弱的好似风一吹便会倒下一般。

  “兮儿见过母亲。”

  风凌兮刚行礼就被张氏握住了双手,将她拉到一旁坐下。

  “兮儿,为娘听说你神智恢复了,可有让大夫看过,可有好透了?”

  看着母亲眼神中的担忧,风凌兮露出一抹笑容。

  “母亲,兮儿身体都好透了,请母亲宽心。”

  张氏露出欣慰的笑容,“好了就好,母亲能看见你好起来,母亲就,咳咳……”

  “母亲,你别激动。”风凌兮赶紧给母亲顺气,看着她越发苍白的脸,握着母亲的手腕,把脉后,眸光泛起一抹冷意,果然和她想的一样,母亲是被人下毒了。

  “兮儿,娘没事,娘看见兮儿好了,娘就高兴。”

  张氏拍拍她的手背,“你马上及笄了,你爹答应过为娘会给你选一门好亲事,你若是有喜欢之人,就告诉为娘,为娘去求你爹……”

  “娘,兮儿不想这么快嫁人。”

  她若是出嫁了,母亲怕就真的是凉了。

  张氏拍拍她的手,“傻孩子,女大当嫁,你能好起来,你爹定能给你找个好婆家。”

  “娘,不说兮儿的事,您的身体可有请大夫瞧过病?”

  “四小姐,夫人的药从未间断过,都是二夫人亲自找大夫来给大夫人看的病。”

  张氏身边的嬷嬷连忙回答,看着眼前的四小姐,嬷嬷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嬷嬷,我有些话想要单独和我母亲说,你先下去。”

  风凌兮看见这嬷嬷就不喜欢,那嬷嬷迟疑了一会,没有走。

  “怎么,嬷嬷是当我这个风家嫡女说话没威严吗?”

  嬷嬷脸色骤变,四小姐病好的事,她已经知晓,如今听见她这话,还是给吓了一跳,对上她那凌厉的眼神,嬷嬷连忙陪着笑,退了下去。

  “小璃,你给我守着门口,一只苍蝇都不许放进来。”

  小璃连忙出去,房内就剩下风凌兮和母亲张氏。

  “兮儿,你这是做什么,嬷嬷跟了为娘十多年了,你这是……”

  风凌兮抓过张氏的手,开始把脉,确定是中毒后,站起身,扫过屋内,视线落在角落里点燃的熏香上,走过去,将熏香给熄灭。

  “母亲,你身体不适,以后熏香就别点了。”

  “兮儿,这熏香可是有问题?”

  看着女儿那冷厉的眼神,张氏的眼神满是疑惑,为何兮儿变得如此的陌生。

  “是母亲的身体不宜熏香。”风凌兮站起身,“母亲,兮儿还有点事要出府一趟,您先休息,兮儿晚上在来给您请安。”

  张氏点点头,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神满是欣慰。

  风凌兮出了母亲的院子,直奔刘氏的院子,刘氏看见她来了,笑着打招呼。

  “兮儿来了。”

  “兮儿见过二姨娘。”

  风凌兮打了声招呼,开门见山说,“二姨娘,兮儿要出府去置办一些胭脂水粉,二姨娘能否把兮儿这个月的零花钱给我。”

  风家的小姐少爷每个月都是有自己的零花钱的,她是风家的嫡女,零花钱比他们都要多。

  “管家,给四小姐拿十两银子。”

  “多谢二姨娘。”

  风凌兮道谢后离开,风玲珑气愤的握紧手帕,“母亲,你怎么给她这么多的银子,我一个月都才五两银子。”

  “她是嫡女,咱们先按照规矩,看看她想做什么,这丫头,可不好对付。”

  刘氏到底也是一步一步从妾室爬上这个位置的,这点度量还是有的。

  “她能做什么,现在仗着她是嫡女肯定是到处张扬,在这样下去,到时候皇上肯定会给她赐婚。”

  风玲珑不满的抱怨,刘氏看了她一眼,“别闹腾了,好歹你也是风府的大小姐。”

  “夫人。”

  一个嬷嬷快步跑到刘氏的面前,凑到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刘氏的唇边泛起一抹笑意,“看来老天爷都是向着我的。”

  风玲珑看着母亲的笑容,连忙问,“母亲,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快与我说说。”

  刘氏凑到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风玲珑愣了下,看着母亲唇边的笑容,“母亲的意思是……”

  刘氏遮住她的嘴,“后面的事交给母亲来办,你且放心,她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
 风凌兮拿着银子去药铺抓了一些药,买了一些必用品就回来了,十两银子对她来说真的太少了,随便买些东西就没了,母亲的毒,这些银子是完全不够用的。

  用过晚膳后,风凌兮便回了自己的院子,将药煎好,做成药丸装在盒子里,然后端着莲子羹去了母亲张氏的院子。

  “母亲,这是兮儿亲手给你做的莲子羹,您尝尝。”

  张氏看着守在一旁的张嬷嬷,“你们都退下吧,让兮儿陪我一会。”

  张嬷嬷看了风凌兮一眼,应声离去。

  风凌兮见房内就剩下她们娘俩,取出自己做好的药丸递给她,“母亲,这是兮儿给你做的药丸,你早中晚饭后吃三颗,二姨娘给你抓的药,你别喝了,都给我倒了。”

  “兮儿,你什么时候会做药丸了?”

  张氏一脸吃惊,风凌兮扫过门外的黑影,压低了声音说,“母亲,隔墙有耳,你别多问,兮儿日后自会跟你解释,切记,不可再喝刘氏给你的药。”

  张氏连忙将药丸收好,“母亲记住了。”

  风凌兮端起莲子羹,微微一笑,“母亲,尝尝女儿亲手给你做的莲子羹。”

  张氏激动的点点头,这一刻,她不知道盼了多久,看着兮儿脸上的笑容,张氏的眼眶湿润了。

  喝完莲子羹,风凌兮收拾了下,提高了音量说,“母亲,时候不早了,您早些休息,兮儿先回去了。”

  张氏点点头,对着外头喊道,“张嬷嬷,送送四小姐。”

  张嬷嬷连忙陪着笑容上前,“四小姐,请。”

  风凌兮走出院子,突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张嬷嬷,“张嬷嬷,我记得你是我母亲的人对吧?”

  张嬷嬷神色微变,连忙应声,“四小姐,老奴可是夫人的陪嫁嬷嬷,自然是夫人的人。”

  风凌兮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好好照顾我母亲。”

  待走远了,小璃疑惑的问,“四小姐,您刚刚对嬷嬷说的那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小璃,去给我准备热水,我一会要沐浴。”

  折腾了一天,她是真的累了,而且她后脑勺还有伤,不能让人发现。

  “小姐,奴婢先送您回去在去准备热水……”

  “不用,我自己能回去,你去准备热水。”

  就算是小璃,她也不想让她知道她受伤的事,毕竟昨晚那销魂事,越少人知道对她越安全。

  回到院子,刚推开门,风凌兮就被人一把抓住,摁倒在门后,来了个门咚。

  “你……”

  那人迅速捂住她的嘴,凌厉的眼神,俊美的五官,洛依心瞪大眼,这不是她昨晚上在树立内强了的男人,怎么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风四小姐,你可真有种。”

  来人正是独孤城,听到夜希说风凌兮神智恢复,想到昨晚被她强上的事,独孤城便想来会会这个敢强他的女人。

  对上他愤怒的眼神,风凌兮抬脚就是一脚,一把将他推开。

  “你……”

  独孤城弯腰,遂不及防的被她踢了一脚,疼的冷汗淋漓。

  “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趁着我没有喊人,赶紧滚出去。”

  不会是被他记住了她的样貌,这人找上门要她负责吧?这古代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要说昨晚,怎么说吃亏的也是她才是。

  独孤城走到她的床榻上坐下,“那你喊啊,正好他们看看将军府的人知道你风四小姐昨晚上强了我,还想杀人灭口。”

  “你……”

  风凌兮快步上前,揪起他的衣领,目光凌厉的怒视着他,“你威胁我?”

  独孤城看着她眸中的怒意,手在她腰间划过,迅速将她反压,将她摁倒在床榻上,欺身而上,“都说风家四小姐,痴痴傻傻,想不到竟然是他们都瞎。”

  “起开!”

  风凌兮挣扎,却被他扣住双手,挣扎不开。

  “昨晚你不是很行吗?今晚是不是该轮到我了?”

  独孤城俯身,风凌兮别开眼,脚迅速朝着他后背勾去,想要偷袭他,却被独孤城抓包,抬脚将她的脚压在自己的脚下,两人的姿势极是暧-昧。

  “放开我。”

  “你受伤了,乖乖让我劫个色。”

  独孤城重复着她昨晚上说过的话,痴傻四小姐,就这母老虎的架势,还痴傻,好一个风凌兮,竟然骗了整个都城的人。

  “再不滚开,信不信我废了你。”

  风凌兮怒视着他,后脑勺的伤势因为强烈的碰撞此刻隐隐作疼,在这样下去,她真要暴露了。

  “那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独孤城俯身,风凌兮突然用力往前一撞,独孤城吃痛放开她,风凌兮也因为撞了一下,后脑勺疼的厉害,头晕乎乎的。

  “你这个疯女人。”

  竟敢撞他的头,昨晚的耻辱未报,又被她撞红了额头,这若是传到军营,他威严何在。

  风凌兮头晕的厉害,看着独孤城的视线都变得模糊起来,“昨晚我救了你一命,我不欠你的。”

  话毕,风凌兮头晕的身体一软,身体倒在床榻上。

  “喂,你别装死……”

  独孤城扯她的手臂,目光瞥到被子上的血迹,连忙上前检查,看见她后脑勺上的血迹,神色复杂,“你受伤了?”

  风凌兮推开他,虚弱的喊道,“你给我出去。”

  独孤城欲上前,听到门口的脚步声,沉声说,“疯女人,回头再收拾你。”

  话毕,从窗户离去。

  “小姐,该沐浴了。”

  小璃提着水进来,风凌兮喊道,“小璃,我困了,明天早上再沐浴,你去休息吧。”

  小璃放下水,看着小姐盖着被子,关好房门离去。

  风凌兮听着没声音了,再也扛不住,昏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风凌兮就被门外的喧闹声给吵醒了,起身看见自己后脑勺上的绷带,风凌兮脸色骤变,连忙将绷带拆了,处理了伤口,收拾好这才出去。

  “小璃,发生了何事?”

  小璃哭红了眼睛走过来,“小姐……”

  风凌兮拧眉,看着她眼角的泪水,“说话。”

  “皇上刚刚下旨,把你赐婚给了战神四王爷,可是四王爷他前几日战死沙场了。”

  “战死沙场,也就说要我嫁给一个死人?”

  小璃连忙冲上去捂着她的嘴,“小姐,四王爷是为国捐躯,只是小姐您这嫁过去就是守活寡了。

 守活寡?

  风凌兮听到这三个字,不禁冷笑。

  还真是有趣,她昨夜失-身给了别人,这今日便被赐婚嫁给了战死的王爷。

  “小姐,您没事吧?要不然您去求老爷,让他去皇上那求情……”

  “小璃,你觉得嫡女出嫁这么大的事,我爹会不知道吗?”

  风凌兮打断小璃的话,看着她微红的眼眶,这丫头倒是蛮关心她的,看来这原主给她安排的丫鬟倒是不错。

  小璃愣了下,不吭声了。

  这皇帝给她赐婚,估摸着是以为她痴痴傻傻,刚好又是风家的嫡女,嫁给战神王爷,也配得上他儿子。

  在风凌兮的记忆中,她这个爹在家的时间也不多,常年跟着所谓的战神王爷在外征战。

  这皇帝赐婚,要说他不知情,她肯定是不信的。

  “小姐……”小璃眼眶的泪水簌簌直掉,“小璃这就去找夫人想办法。”

  “慢着!”

  风凌兮伸手擦拭她眼角的泪水,“哭什么,不就是赐婚嫁给了个战死的王爷么?又不是让我陪葬,有什么好哭的。”

  她这失了身的女子,这若是嫁过去好歹也是战神王妃,日子兴许要比这里好过许多,更何况,她也没有打算在这里一直住下去。

  “小姐,您这是打算要嫁吗?”

  风凌兮将小璃拉到一旁,趁着刘氏还没有找她,先问清楚。

  “小璃,我问你,这皇上对战神王爷好不好?”

  “自然是好的,四王爷可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

  最宠爱的皇子,这样说来,这嫁过去,日子肯定不会太惨。

  “你现在出去打听一下,我爹可有回京的消息。”

  若是她要成婚,当爹的肯定得回来才是,她抗旨不了,怎么也得搜刮一点钱财再走,不然多亏。

  小璃连忙抹去眼泪,应声去办事。

  风凌兮换了套衣裳去膳厅用膳,刚走到前厅就看见刘氏笑意盈盈的走上前,拉着她的手,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兮儿,刚刚宫内传来消息,皇上要把你赐婚给四王爷,你这丫头可真是好命,一会圣旨就到了。”

  风凌兮走到饭桌坐下,风玲珑笑着走到她身边坐下,“四妹,我可真的是羡慕你,这马上就是四王妃了,恭喜你了。”

  “羡慕什么?若是大姐喜欢,我把这四王妃的位置让你好了。”

  若是不知道这四王爷死了,她兴许还会觉得她们母女是真的羡慕她,可是现在,这母女俩,一定恨不得她早点嫁过去守活寡吧。

  风玲珑笑着凑上前,“四妹真会开玩笑,四妹乃是我们风家的嫡女,只有你才能配得上四王爷,大姐可是庶出,和身份配不上。”

  “若不然我嫁过去给大姐求个情,让四王爷收了大姐做妾?”

  风凌兮话一出口,风玲珑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隐忍的怒火在她眉间熊熊燃烧,却死死地攥着手帕,不让自己发作。

  她现在不能得罪她,要不然到时候她嫁过去真的去皇上那求情把她嫁过去给四王爷做妾,她岂不是一辈子都抬不起头,还要陪着她守活寡?

  “四妹,大姐可不想跟你抢男人。”

  风玲珑抓着她的手,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四妹,你出嫁后,大姐有时间会常去看你的。”

  风凌兮抽回自己的手,拿着筷子开吃,刘氏连忙带着其他的子女上桌,眼睛却一直盯着风凌兮。

  她还以为她会知道这嫁过去守活寡的事,可如今看来,她似乎不知道。

  “二姨娘,皇上赐婚下来,我爹可会回来?”

  刘氏连忙陪着笑说,“你爹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过两天就回府了。”

  风凌兮应声,继续吃早膳。

  刘氏一直都在观察着风凌兮的态度转变,自打她醒来后,这性格变化太大了,不过好在马上就要嫁出去,这也妨碍不了她。

  “兮儿,你爹过两天就回来了,他以前就不喜欢你出去抛头露面,你这两天就安分点在家,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我都会给你办妥的。”

  刘氏想着,先稳住她,免得她知道四王爷战死死活不肯出嫁,到时候抗旨连累她们,她可不想死,现在就算在怎样,也得哄着她。

  “二姨娘,你是怕我会抗旨不尊嫁给四王爷,到时候连累你们,连累将军府吧?”

  毕竟这抗旨不尊可是诛九族的罪,这刘氏畏畏俱俱,无非就是被她连累。

  刘氏神色慌乱,连忙陪着笑说,“兮儿,这婚事可是皇上赐的,更何况四王爷他……”

  “圣旨到!”

  将军府的门外传来尖锐的声音,看着被太监宫女簇拥着过来的赵公公,风凌兮眼神划过一抹算计。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