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原创文章

他含她的乳奶揉捏揉搓狠狠: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

2020-08-01 11:23:18 写回复

 文学 景小雅面色一僵,目光中露出几丝委屈。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

余秀莲也勉强笑道:“景宁,你妹妹也是一番好意,要不你们就聊聊吧!有什么误会说开了就好,以后还是一家人。”

“一家人?抱歉!这个家里除了你们两个,我跟谁都可以说是一家人,唯独你们不是。

还有,我妈就生了我一个女儿,什么时候多出个妹妹?请你不要乱攀关系好吗?也不怕我妈的鬼魂半夜来找你们索命!”

“啊——!”

景小雅被她冷冽凌厉的样子吓得尖叫一声,往余秀莲怀里躲去。

就在这时,楼梯口突然传来一声厉喝。

“景宁!”

景宁抬头看去,就看到拄着拐杖走下来的王雪梅。

老太太年纪虽然大了,但精神矍铄,目光锐利,此时沉着一张脸,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景宁却不怕她,清冷的站在那里,目光冷淡,气质凛然。

王雪梅最讨厌的就是她这副样子,孤傲倔强,跟她那个死去的娘一样,好像骨子里天生就流着高傲的基因,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她冷声呵斥道:“你刚才说什么?”

景宁懒得接话,有些事情,争执的次数多了,再说就没什么意义了。

放在几年前,她还会因为母亲的事,和他们吵上一吵。

可现在,她知道在这个家里,根本没有任何人在乎她母亲,所以连吵都懒得吵了。

王雪梅见她不说话,只当她是怕了,神色这才缓了些。

再看向一边缩在余秀莲怀里的景小雅,那张精致的小脸仿佛受惊的小鹿一般楚楚可怜的望着她,不由又缓和了几分。

“行了!既然回来了,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去餐厅吃饭。”

说完,便领先往餐厅走去。

景宁蹙了蹙眉,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景宁,知道你要回来,所以我特地让张嫂做了你最爱吃的菜,快尝尝,看好不好吃?”

一上桌,余秀莲就殷勤的替她夹菜。

景宁忍住心底的厌恶,没有动筷子,也没回答。

景啸德看着她坐在那里如冰山般的样子,瞬间来气。

“怎么?叫你吃个饭还委屈你了?你莲姨再怎么说也是你长辈,给你夹菜你就不知道说声谢谢?”

景宁仍旧没说话。

纵使她再不想计较,也没办法对一个逼死她母亲的女人和颜悦色,还和她同桌用餐。

她将筷子一放,冷声道:“不必了!我不饿,也不想吃。今天你们叫我回来到底有什么事?开门见山的说吧!”

王雪梅看着她,一双精明的眸子闪过一抹精光。

这一次,她倒没有发怒,只沉声道:“看来你对这个家里怨气大的很,也罢,你不愿意吃没人逼你,今天叫你回来,就是想通知你一声。

后天你妹妹生日,到时候家里会给她办个生日宴,我们已经和慕家商量好了,会在宴会上公布他俩的恋情,到时候你也要出席。

若是有人问起,你就说和慕彦泽订婚的原本就是你妹妹,这也是为了你好,既然你们都已经是过去式,那就放下吧!”

景宁震惊的看着她。

她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千方百计的把她叫回来,为的就是这个。

她看着王雪梅,良久,忽然低声笑起来。

“你的意思是,要我去给他们两个当挡箭牌?做他们公布恋情的垫脚石?”

王雪梅沉下脸,目露不悦,“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这样做不仅是为了你妹妹,也是为了你!”

顿了顿,又补充一句,“你到底是个女孩子,以后还要嫁人,被人知道你被人抛弃了传出去很好听吗?”

“如果我不肯呢?”

“这件事你不肯也得肯!我已经决定了!由不得你反对!”

“要是我坚持不去呢?”

王雪梅冷冷的笑起来,扫向她的目光里多了一丝嘲弄和轻蔑。

“你不会不去的,除非……你不想要你母亲留下的那些东西了。”

餐厅里有一瞬的寂静,仿佛落针可闻。

景宁倏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她面色发青,目光冰冷的盯着她。

良久,冷冷的笑了起来。

“好!很好!你可以威胁我一时,总不能威胁我一世!”

“能威胁你一时就已经够了。”

王雪梅对她的怒气恍若未觉,淡定放下筷子。

“后天晚上八点,帝爵酒店,别迟到了。”

……

景宁从景家出来时,已经是夜里八点。

深秋的风吹得人身上发凉,却还是吹不散她心里那团怒气。

她一直知道王雪梅偏爱景小雅,却不知道能偏爱到这种程度。

连身为祖母的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了,直接拿她母亲的遗物作要挟,让景小雅踩着她上位?

想想都觉得可笑!

景宁站在路边,气了一会儿,很快就沉下心来。

当年她的母亲墨采薇出事,出事前曾委托律师立下一份遗嘱。

遗嘱的内容很简单,她在银行里有个保险柜,如果某天她不幸身亡,保险柜里的东西全部归景宁所有。

唯一的条件就是必须要等到她结婚以后,而在这之前,会有专门的律师替她保管。

景宁并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要立这样一份遗嘱,也不知道那个保险柜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只是这几年,景家有好几次都旁边敲侧击,试图让她放弃这笔遗产。

她自然不会愿意,先不说那里面的东西价值几何,光是母亲留下的遗物这一点,都不可能让它落入旁人之手。

只是这样一来,却让她越发觉得,那里面的东西一定不简单。

否则单凭景家如今的财富,不可能对它那样眼红。

心里正思忖着,一辆黑色奥迪从她面前驶过,在景家大门前停了下来。

景宁恍惚了一下,下一秒,耳边就响起熟悉的男声。

“景宁?你怎么在这里?”

景宁偏头看向刚下车的慕彦泽,一身阿玛尼深蓝色西服,衬得他身姿挺拔,意气风发。

她嘲弄的勾了勾唇,冷声道:“慕少贵人多事,想必忘了我姓什么了。”

慕彦泽微微一滞,面色有些僵硬。

他当然不会忘了景宁也姓景,这个地方严格来说也是她的家。

只是这些年她与景家断绝了关系,一直都没回来过,今天乍然在这里看到她,自然感到意外。
景宁的冷言冷语并没有逼退慕彦泽。

他正色道:“正好,你在这里,我也有话要问你,昨天晚上你最后到底去哪儿了?我给你打电话怎么一直不接?”

景宁眼眸微动。

昨天晚上慕彦泽后来的确又给她打过几个电话,只是当时她和陆景深在一起,根本没听到。

今天早上她倒是看到了,却也懒得搭理。

毕竟无论是关心还是责骂,依她与他如今的关系,都已经不合适了。

想到这里,她抓了下自己的头发,懒散的答道:“慕彦泽,你是根葱吗?”

慕彦泽一愣,“什么?”

“不是根葱凭什么你打电话我就非得要接?”

慕彦泽愣怔半响,总算明白过来她的意思,顿时勃然大怒。

“景宁!你别不知好歹!我这是在关心你!”

“哦?你这么关心我景小雅知道吗?”

她眼尾上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慕彦泽的脸色微变,又气又怒,偏偏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就在这时,别墅门口传来一道清亮甜美的声音。

“阿泽哥哥!”

一回头,就看到景小雅穿着一身淡紫色的长袖连衣裙跑了出来。

看到她,慕彦泽的脸色缓和了些许,大步朝她走去。

“你怎么出来了?还穿这么点?外面风大。”

“我没事,不冷。”景小雅仰头朝他笑了笑,然后目光落在景宁身上,微微一顿。

紧接着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快步朝她走来。

“姐姐,你还没走呢?是没开车吗?要不要我让司机送你。”

景宁看着她脸上的温柔和善意,嘲弄的勾了勾唇角,“不用了,我自己会打车。”

景小雅顿了一下,笑道:“姐姐,你就不要再逞强了,这里不好打到车的,而且时间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就让我派个司机送你吧!”

她说着,招手叫来一个佣人。

“你去找个司机过来,送我姐姐回去。”

佣人点头应是,转身就要去叫人。

景宁看着她这副俨然已经是景家主人的样子,忽然觉得有些恶心。

想想她五年前还是一个乡下小丫头,而那时这里还是没有她们母女说话的份儿,不过短短几年,便已形势大改了。

她心头冷笑,面上自然也不会给什么好脸色,冷然道:“景小雅,你是听不懂人话么?我什么时候答应让司机送我了?”

景小雅一怔,撞进她冷然的瞳孔,整个人往后缩了一下,似乎是被她的疾言厉色给吓到了。

“姐姐,你别生气,我只是关心你。”

“关心我?”景宁讥笑一声,玩味的上前,“上一秒还伙同奶奶一起逼迫我的人,现在却来说关心我?景小雅,虚伪的面具戴久了,你就不怕摘不下来了么?”

景小雅的脸色微微一白,柔弱的眼眸里瞬间聚起了一层水雾。

“姐姐,我只是担心你,你怎么能这么说……”

她轻颤着身子的样子看起来实在单薄脆弱得可怜,慕彦泽瞬间就忍不住了,大步上前将她揽进怀里。

转头恶狠狠的瞪着景宁。

“景宁!你能不能不要每次说话都这样夹枪带棒的,像只刺猬一样,无论什么人只要靠近你就会被你刺伤!小雅只是一片好心,你不愿意接受拒绝就算了,何必说这种话来刺伤她?”

景宁看着他用力维护景小雅的样子,顿了一下。

继而嘲讽的勾唇,心中一片凉薄。

算起来,在一起的六年,慕彦泽其实对她并不算坏,甚至可以算得上是温柔体贴。

否则她也不可能一头栽进去,一栽就栽了六年。

只是她不明白,他既然那么喜欢景小雅,为什么不早一点跟她提出分手?

她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若他光明正大的提出分手,再跟景小雅在一起,她纵然伤心难过,也不会说什么。

可他偏不,非要等到她抓奸在床,大家撕破了脸皮,闹到这样难堪的地步!

景宁偏过头去,冷声道:“不想被刺伤就滚得远远的,我警告过你们的,别在我面前秀恩爱,不知道有句话叫秀恩爱,死得快么?”

“你!”

慕彦泽怒极,景小雅连忙拦住他,“阿泽哥哥,算了!姐姐心情不好,我们别跟她计较……”

慕彦泽恨恨的指着她,到底还是重重甩了手。

“行!我不跟你计较,不过像你这样要么冷冰冰,要么就浑身是刺的性格,估计也找不到男人要你!到时候自己可别后悔!小雅,我们走!”

他气呼呼的说完,拉着景小雅就进了别墅。

景宁一个人站在夜里的凉风中,没来由的就打了个寒颤。

没人会要她么?

心头忽然泛起一阵钝痛,眼眶也有些泛酸。

但她还是仰头,用力眨了眨眼,将那股酸意压了下去。

然后自嘲了一声。

哭什么?

再难听的话也听过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难道还要跟一只狗计较么?

她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下心底的情绪。

就在这时,“滴——滴——”两声鸣笛自前方响起。

景宁抬眼望去,深黑的夜色中,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朝她所站的方向驶了过来。

亮眼的车灯白晃晃的一片,刺得她抬手眯起眼睛,很快,车子就越过她,在她面前停下了。

“景小姐!又见面了!”

下车的是陆景深的助理苏牧,景宁当然认识,毕竟早上还见过的。

她勉强笑了笑,有些尴尬,“你们怎么在这儿?”

“陆总刚参加完一个饭局,刚好路过这儿,瞧着路边站着的好像是你,就命我停车了。”

说着,他笑嘻嘻替她拉开车门,恭敬的半弯着腰,“景小姐,请。”

景宁有些犹豫。

她抬头看向坐在车厢里的男人,他安静的坐在那里,一只手肘放在车窗上,目光望着窗外,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整个人显得有些慵懒。

而那清俊的侧脸在夜色掩映下也不堪清晰,唯有身上淡发出来的清冷气场,让人感觉到这个男人依旧是疏离和淡漠的。

她顿了几秒,终究还是上了车。

一上车,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

她微微一愣,下意识脱口问道:“你喝酒了?

陆景深转过头来,目光终于落到她脸上。

一身米色风衣的小女人依旧是那副干净清爽的样子,只是眼眸深处似乎有丝丝难过的情绪还没有完全褪去,被他敏锐的捕捉到了。

他目光微深,并没有说什么,只微微点了点头。

“嗯,喝了一点。”

景宁勉强笑了一下。

男人还真会说谎,闻着这酒精的浓度,哪里是喝了一点?

分明喝了很多!

但她没有立场也不好意思关心他,所以便抿了唇不说话了。

苏牧转过头来笑盈盈的问她,“景小姐,你住哪儿?”

景宁报了一个地址,苏牧输入导航,然后才启动车子。

车内一片寂静,景宁双手手指交叉放在腿上,头偏向窗外。

或许是身边的男人气场委实太过强大的缘故,景宁莫名有些拘谨,整个脊背都绷得紧紧的。

陆景深看着她拘谨的样子,无声的勾起唇角。

“你刚才是从景家出来的?”

景宁一愣,反应过来,“哦,是啊。”

“据我所知你平常不怎么回去,怎么突然来这边了?”

身为睡了大佬的女人,景宁也不指望大佬不会调查自己,所以并不意外他会知道自己的情况。

她犹豫了一下,没有正面回答。

“有些私事……需要回来一趟。”

“私事?”

陆景深挑了挑眉,一张英俊的脸在夜色中染了些似笑非笑的意味,手指搭在车窗上轻敲着。

“我以为,身为合法夫妻,你的私事我应该有权知道。”

他这话是带着笑意说出口的,若是换了一个人,还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

可景宁却知道,他没有开玩笑。

那嘴角虽然挂着笑,眼神却很认真,仿佛是在警告她——最好自己老实交待,别逼着他去查。

景宁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不敢反抗,只好老老实实将事情的经过结果告诉他了。

心里其实暗戳戳的期待了一下。

毕竟是和大佬把名字印在了同一张红本本上的女人,看到自己的女人受欺负了,大佬应该会帮她出头吧!

比如立马调转车头冲回景家帮她出口恶气什么的!

不料——

“所以,你刚才是在为那个人渣而难过?”

景宁:???

大佬,你关注的重点是不是偏了?

她尴尬的笑了笑,“没有,我不难过啊!谁说我难过了?”

陆景深嘴角的笑意变得轻嘲。

景宁抿了下唇,有些心虚。

她眼神飘忽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放低声音咕哝道:“我就是觉得不甘心嘛!凭白无故被人撬了男朋友不说,还得去配合他们演戏,看他们秀恩爱,想想都觉得堵心!”

陆景深看着她眼底郁闷的神色,思忖了一下。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他可不会相信她会真的那么听话,乖乖去当那对人渣的垫脚石。

果然,上一秒还满脸沮丧的女人,立马就露出了狡黠的表情。

“这个嘛……山人自有妙计,我就不告诉你了,免得你泄密。”

陆景深勾了勾唇,也不再追问。

“好,那我等着看你的妙计。”

车子很快就到了景宁的住处。

位于市中心的小公寓,周围是一圈人工种植的绿化带,苏牧将车靠边停下,景宁下了车,对着坐在后车厢的男人挥了挥手。

“陆总,谢谢你送我回来,再见。”

陆景深整理衣袖的手顿了一下,看着她,出声纠正,“你该改称呼了,陆太太。”

景宁愣住,脸莫名热了一下。

眼角余光瞥见驾驶座上笑得一脸促狭的苏牧,瞪了他一眼。

然后,才认真回道:“不是说了给我三天时间吗?三天还没到呢!急什么?”

陆景深想了想,也是。

他向来出口成金,绝不食言,反正三天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还剩两天而已,的确不急。

想到这里,他看向她的眼眸又染了层浅薄的笑意,挥手,“好,那再见,未来的陆太太。”

景宁:……

黑色的劳斯莱斯驶离出视线,景宁收回目光,往公寓走去。

开门时接到了助理小何的电话,说是刚才收到慕总那边发来的邮件,明天一早公司有紧急会议要召开,所有高层都要参加,提醒她注意别迟到了。

景宁答应,挂了电话后,点开邮箱,果然看到了慕彦泽群发的邮件。

睛趣用品于她来说只是副业,她的正职是慕氏旗下一个娱乐公司的公关部经理。

这家公司是慕天宏交给慕彦泽的第一份产业,公司当时的情形很不好,慕天宏将这家公司交给他,也是为了考验一下他的能力。

那段时间,慕彦泽忙得焦头烂额,景宁知道后帮他处理了几个案子,手法极为漂亮,令他兴奋不已。

后来她回国,敌不过他的苦苦央求,接手了这家公司的公关部。

从此,这家名为风华娱乐的经纪公司,几乎就没有出过什么大问题。

甚至在如今行业竞争日趋残酷的环境下,还做出了很好的成绩,短短两年,便由一个快要倒闭的小公司,迅速发展成一个除了安宁国际以外,再无对手的大型传媒公司。

她不是天才,以前并没有做过这行,之所以能做出这样的成绩,除了天分之外,还有殚精竭虑,没日没夜苦心经营的结果。

只因为这是他的公司。

而慕彦泽却并没有公开他们的关系。

当时她并未多想,只以为他不想因为他们的关系而影响到工作,所以也默默配合,在外面从不多说一句。

因此身边除了至交好友华遥,甚至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她在慕氏工作。

如今想想,之前说的不想公开,只怕也不过是为了给自己留条退路罢了。

一个男人爱不爱你,在这种事情上可窥一斑。

想到这里,景宁冷冷勾起唇角。

她拿着手机给慕天宏发了条信息过去,然后将手机丢在一边,进了浴室。

等她洗漱完出来,手机上已经收到了慕天宏的回信。

“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准备好,明天上午十点你过来签字,签完立马生效。”

她纤长的手指在屏幕上翻飞,回复:“好,多谢慕伯伯。”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