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原创文章

挺进 太深了 h姿势:快穿之攻略父亲高肉的

2020-08-01 13:28:03 写回复

 文学 不多时,芳柔敲了敲门走进来,“慕总,没有约到。各家老板都有意逃避,不是说出差就说不在内地,或者说已经跟别家签了合同。”

“知道了,下去吧。”

慕浅挥了挥手。

既然是墨景琛出手,依着墨家在海城的地位,谁敢与之抗衡?

但她也没有想到墨景琛竟然会无耻到这个地步。

最终,犹豫再三,她拿着手机给墨景琛打了个电话。

“嘟嘟嘟……”电话那边传来声响,嘟了四声之后,终于有人接听了,“哪位?”

慕浅深吸一口气平复着心中情绪,平心静气的说道:“墨景琛,如果你单单看我一人不爽,那就冲我来。你知不知道我公司百余号员工,你这样等同于断了他们的饭碗!”

“你那百余号员工跟我墨景琛有关系吗?”说完,对方啪地一下子,直接挂断了手机。

慕浅被墨景琛气的火冒三丈,又接连给他拨打了好几通电话,然而都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一时间,慕浅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刚刚回国,对国内的业务不熟悉,不精练,人脉关系更是空白,她着实不知道除了找墨景琛之外,该如何处理。

这一天,MY事务所炸开了锅,一个下午的时间,连续七名公司精英骨干提出辞职申请,但都被慕浅压着,没有给出结果。

公司乱成一锅粥,慕浅整个人濒临崩溃的状态,被墨景琛气的头疼。

最终在下班之前慕浅驱车直接去了NS国际。

但她人刚刚抵达NS国际,就看见墨景琛的车从车库出来。

慕浅不加犹豫,直接跟了上去。

轿车一路跟随着墨景琛的轿车,最后停在了夜色酒吧。

慕浅见着墨景琛进了酒吧,准备跟进去时,酒吧门前的门童将她拦在了外面。

“抱歉,墨总吩咐过,你不能进去。”

站在门前的慕浅嘴角一阵狂抽。

看来一路跟踪,墨景琛早就发现了她!

正当她无奈之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浅浅,你怎么在这儿?”

慕浅回头一看,身后来人竟然是司靳言。

不由得心中大喜,“学长,你怎么在这儿?”

“嗯,景琛约我来的。”

“真哒?那太好了。”慕浅暗自庆幸自己幸运,便拉着他到了一旁,小声的问道:“学长,你能不能带我进去?他们不让我进去。”

“到底怎么回事?”司靳言不明所以。

慕浅微微蹙眉,“说来话长,等我有时间在跟你说。拜托,你现在能不能带我进去,我要见一见墨景琛!”

她双手合十,一脸委屈巴巴的望着司靳言,苦苦哀求着。

“没问题。”

司靳言温润一笑,伸手拂了拂她额头上微微凌乱的发丝,“走吧,我带你进去。”

他抬了抬手臂,示意着慕浅。

慕浅心神意会,立马挽住他的手,“走吧。”

两人一起走到酒吧门前,门童再一次去阻拦慕浅,但司靳言却冷着脸说道:“这是我女朋友,你们想干什么呢?”

“哦,哦,是,是司少女朋友啊。呵呵,那你们进去,进去吧。”门童觊觎司靳言的身份,遂放慕浅进去了。

成功进入酒吧,慕浅对着司靳言做了个yes的手势。

酒吧内,震耳欲聋的DJ声冲击着感官,看着五彩缤纷的炫彩灯下,舞台上身材火辣的美女跳着钢管热舞,舞池中央聚集着年轻男女扭着腰肢,肆意放纵着。

扑面而来的浓浓尼古丁气息混合着酒精的味道,稍稍有些刺鼻。

慕浅微微蹙眉一起走到606包厢门前,包厢门前站着两名身材笔挺的保镖,两人面无表情,严肃的模样让人望而却步。

慕浅心中暗暗庆幸,好在司靳言在,否则今儿还真的没有办法进去找墨景琛。

“景琛在里面吗?”司靳言看着保镖,问着。

“在的,司少请进。”保镖似乎很熟悉司靳言,推开门直接走了进去。

偌大的包厢内,聚集了十来个年轻男女,舞台上还有两名身着袒露的女人在跳着妖娆舞蹈。

正玩的尽兴,两人突然走进包厢,所有人的目光纷纷投射而来,也停止了唱歌跳舞与划拳声。

墨景琛坐在沙发中央,身旁一名身着深V紧身裙的女人搂着他的手腕,纤长细指在他胸前撩动着,暧昧之际。

慕浅蓦然一怔,拧了拧眉。

神色不悦的盯着墨景琛,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是私生活如此混乱的人。

气恼的瞪着他,搂着司靳言的手也微微用力,愤怒道:“渣男,对得起乔薇么。”呢喃的声音不小,但在包厢内的DJ音乐之下却根本听不见。

“哟,司少来了?”

“这是你新交的女朋友吗?倒是挺正的。”

“小妹妹,叫什么名字?怎么跟咱们司少认识的?”

“来来来,过来坐,过来坐。”

……

包厢里几个男人调侃着。

慕浅松开了司靳言,走到包厢中间,拿着遥控器暂停了音乐。而后隔着长长的玻璃桌子,站在墨景琛的面前,怒目横对,“墨景琛,你到底什么意思?”

这该死的混蛋,把她还得这么惨,自己倒是过得逍遥快活。

要知道墨景琛在海城那可是金字塔顶端山的人物,人人对他毕恭毕敬,突然出现一个小丫头片子对着他指手画脚,众人忽然噤声,静静地或坐或站的观望着一出好戏。

“啧啧,好嚣张的丫头,知不知道我们墨少是谁啊?真是找死!”

搂着墨景琛的那名女人,脑袋靠近墨景琛的肩膀上,亲昵暧昧,饶是模样靓丽,但说话却讽刺刺耳。

墨景琛双腿交叠,手中端着一杯白兰地,慵懒的倚靠在真皮沙发上,饶有兴致的盯着慕浅,眼底尽是轻蔑。

“这位大姐,你耳朵不好使吗?我不知道他是谁还能叫出他的名字?”慕浅憋了一肚子怒火,怼了一句。

那女人被她怒怼,顿时阴沉着脸,“你……”

“你知不知道墨景琛已经有了未婚妻,他老婆孩子都有了??”慕浅气急败坏,犀利的目光盯着墨景琛,怒道:“原本觉得你只是性子不好,现在看来,你私生活混乱至极,到底不知道乔薇看上你哪一点!”

混蛋!

她在心中暗暗骂了一句。

“这谁啊?说话很犀利啊。”

“不知道呢。连墨少都敢怼,真是太年轻了。”

“什么年轻啊,根本就是不知所谓。”

“嘘,不一定哦,看着司少跟她关系还不错。没准会有大反转呢。”

……

一旁作壁上观的那些男男女女们窃窃私语,似乎都在等着看慕浅的笑话。

墨景琛慢悠悠的品着白兰地,似乎并没因为慕浅的指责而生气。

须臾,挑了挑眉,悠悠问道:“慕小姐,公司破产了,很闲?”言外之意无非是在讽刺慕浅,说她公司已经破产了,所以才会闲的来多管闲事。

慕浅气的双拳紧握,抿着唇瞪着墨景琛,“我公司怎么破产的你会不知道?墨景琛,你到底什么意思?还是不是个男人,对我一个女人犯得着不折手段?”

“亏得你还是律师。麻烦下次说话的时候注意点,什么叫做我对你不折手段?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看上了你。”

墨景琛冷哼一声,“还有事吗?没事就滚!”

“我……”

他无情的驱逐,气的慕浅火冒三丈,但又无处发作。

只能隐忍着心中的愤怒,心平气和的说道:“墨景琛,如果你对我个人有意见,尽管对我来,我保证二话不说。但公司有一百多号人,你等于毁了他们的饭碗。”

说完,见墨景琛仍旧垂首盯着他手里那一杯白兰地,无动于衷。

慕浅只好继续说道:“这一次,算我求你高抬贵手,成吗?”

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回国之后竟然会遇到这么大的麻烦。

公司是她跟好闺蜜锦甜甜两人合伙创立的公司,虽然后期锦甜甜撤了不少的份额,但她也是合作人之一。

公司砸在她的手里,她要怎么跟锦甜甜和公司所有的员工交代?

从创立之初到现在,经历过多少风雨坎坷,也只有她心里清楚。

此时,司靳言方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些什么事情。

但碍于是墨景琛和慕浅两人之间的事情,一边是兄弟,一边是学妹,他不好说什么,只能静观其变。

“求?”

矜贵冷傲宛如帝王一般的男人挑了挑眉,视线落在慕浅的身上,“怎么求?”

“我……”

纵然听得出墨景琛是在蓄意刁难,慕言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你开条件。”

“嗯哼?有点意思。”

男人来了兴致,伸手撩了撩身旁女人的下巴,“艾维尔,你说,该开出什么条件才好呢?”

艾维尔正是刚才被慕浅怒怼的女孩。

听见墨景琛的话,顿时欣喜若狂。

对着墨景琛妩媚一笑,伸出纤长的指甲,指了指桌面上的一排排排列整齐的红酒,“一二三四五六七,一二三四五,总共是三十五杯酒,把这些酒都喝了吧。这样才能表达出你的诚意。”

慕浅微微垂首,扫了一眼面前的方形酒杯,三十五个杯子,满满的都是红酒,三杯半一瓶,差不多是十瓶红酒!

“好,说到做到。”

她不假思索的应允了。

伸手解开白色西装袖口的扣子,将袖子挽起。

司靳言走了过来,一把拉着她的手,“浅浅,别闹。”

将她落在身后,对着墨景琛说道:“景琛,浅浅刚刚回国,虽然不知道她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但我代她向你道歉,别跟她计较了吧。”

墨景琛荡漾着杯子的动作微微一滞,眼睑微抬,目光在司靳言和慕浅两人身上打量一番,冷哼一声:“靳言,兄弟一场,我奉劝你,离这种女人远一点。一个为了挣钱不惜出卖自己的女人,配不上你。”

“墨景琛,你混蛋!”

被他出言污蔑,慕浅止不住心中怒火喷涌,“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凭什么?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你不清楚,四年前,你为了钱做了什么事情,嗯?还用不用我说下去?”

墨景琛无情的撕开慕浅的过去,但话音落下又怕被她洞察出端倪,便继续说道:“你这种女人,不调查一番,还真不知道你多么的肮脏。以后,离薇薇和靳言远一点。”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慕浅的身上。

但那些人她都可以不在乎,可当着司靳言稍有些失望的目光,不知为何,心,蓦然一抽。

“我……”她贝齿咬唇,神色略显得慌张。

须臾,一把拉开司靳言,“学长,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说完,她俯身,端起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一杯喝完,砰地一声,将被子重重的放在玻璃桌上。

而后端起第二杯……

第三杯……

第四杯……

第五被……

……

第十二杯……

喝酒速度很快也很猛,每一杯都没有停滞过,只是那一张精致的面庞略显得有些痛楚。

“浅浅,够了,别喝了。”

司靳言终于看不过去,走上前,夺下她手里的酒杯。

但却被慕浅大力的推开,愤怒的说道:“学长,这是我的事儿,跟你没关系。”一句话夹杂着愤怒的嘶吼,似乎在宣泄着心底某一种情绪。

又或许是被墨景琛刚刚的话触碰了心底的伤痛,觉得不堪的过往被人揭开,犹如伤口撒盐,难受的近乎窒息。

以至于她多年来都没有勇气去面对任何一个追求她的男人。

因为,她觉得自己很脏,配不上!

一声嘶吼,震慑了所有人。

众人鸦雀无声,就连司靳言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站在一旁看着她喝酒,心急如焚。

“墨景琛,你……”

最终,司靳言不忍心让慕浅继续喝下去,便开口对墨景琛说话。

然而,话说了一半,墨景琛挥了挥手,“都出去吧,我跟她一个人谈一谈。”

一声令下,所有人纷纷起身走了出去。

“靳言,走了,快点。”

那些人将司靳言拉了出去。

他见着墨景琛似有饶恕慕浅的意思,便对着慕浅温柔的说道:“我在外面等你,有事儿叫我。”

“嗯。”

酒喝得很猛,这会儿脑袋有些沉重,但理智还是非常清晰的。

众人纷纷走出包厢,关上了门。

一时间,隔音效果超强的包厢内静谧无声。

慕浅就那样站在那儿,而墨景琛仍旧坐在沙发上,凛寒眸光撇向慕浅,“想让我饶了你?”

“嗯。”

她微微颌首,算是承认。

“让我答应你很简单。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