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原创文章

宝宝乖乖坐上来好不好,宝贝你撩的火你自己灭

2020-08-01 15:07:05 写回复

 文学 这一声“四哥”出来,傅西城和司机都怔住了,而陆天擎安静片刻之后,只是笑了笑,极淡。

他是翩翩世家公子,身上有股与生俱来的矜贵卓然,又有四分之一的de国血统,五官深邃立体,本是十分冷峻的外表,却因为那双褐色琉璃一般的眼眸,又多了两分温和清润的气息。

可是所谓温和清润,也不过是那双眼睛的表象而已。

陆天擎看着黎浅额头上的伤口,缓缓道:“要紧吗?”

黎浅似这才意识到什么一般,抬起头来摸了摸伤口,皱了皱眉之后,却依旧是笑了起来,“应该不要紧的,还是陆四哥的车子重要。”

陆天擎听了,又看了她一眼,随后却看向了司机,“先送黎小姐去医院做检查。”

司机连忙答应着,坐在车里的傅西城一听,也知道陆天擎是不打算计较这次撞车的事情了。

傅西城慢条斯理地从车里走下来,随后给自己的司机拨了个电话,让对方来接。

黎浅顿了顿,没有多推辞,只是冲陆天擎又笑了笑,“谢谢陆四哥。”

陆天擎点了点头,看着司机打开车门,让黎浅坐进了那辆车里。

隔着车窗,黎浅又看向陆天擎,刚好陆天擎的目光也落在她身上,黎浅眼睫微微一垂,稍稍避开他的眼神,却依旧是微笑的模样,“那就改天再向陆四哥道歉和道谢了。”

陆天擎没有说话。

很快,司机带着受了轻伤的黎浅离开了现场,只剩下陆天擎和傅西城两位翩翩公子杵在路边,格外惹人眼目。

傅西城倚着一根路灯杆继续香云吐雾,又瞥了陆天擎一眼,“这一声‘四哥’可真好听啊,可也真贵,就这么喊两声,二三十万没了。”

陆天擎只是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腕表。

傅西城又问:“她怎么认识你的?”

“思唯的同学。”陆天擎声音平淡无波,“以前见过。”

“思唯的同学?”傅西城愣了愣,随后说,“那你可得关心关心你妹妹,让她别跟这样的女人走得太近。”

这样的女人……

陆天擎将这几个字在心底默念了一遍,却沉声反问:“怎样?”

“你出国十年,这中间应该没有再见过她吧?”傅西城嗤笑了一声,“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十年前的小丫头片子出落得真是楚楚动人?”

陆天擎没有回答,傅西城随后又道:“可是你可别被她的外表迷惑了,这位大美人,可是将江城数不清的浪荡子弟玩弄于掌心的人物,长得再漂亮也是白瞎,不是什么清白干净的女人。”

陆天擎听了,缓缓抬眸,目光沉沉掠过先前车子消失的方向,只是淡笑一声。

时隔十年,黎浅又一次见到陆天擎,就是这样的情形,近乎惊鸿一瞥,不过匆匆两句话,就各散了东西。

虽然她喊他一声“四哥”,可也不过是跟着曾经的同窗好友、陆天擎的妹妹陆思唯顺口一喊而已。

十年前,陆天擎二十二岁,大学毕业,已经开始对自己的人生作出详细规划;而那时候的黎浅,不过是一个刚刚小学毕业的丫头,还成日里做着公主的美梦。

这样子的两个人,十年后再见,还能以相识的口吻说话已经是不容易,难不成还要产生什么天雷勾动地火的效果?

这天之后,黎浅在自己的钱包里准备了一张二十万的支票。
第三天是黎家大小姐黎汐和新婚丈夫程嘉熙回门的日子,黎浅一大早就被宋琳玉安排去医院做体检。

她这一去做检查,黎家大小姐的回门宴可就又干净又温馨,不会有任何不和谐的因素了。

黎浅推门而入的瞬间,客厅里几个人都有片刻的怔忡,随后反应各不相同。

她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微微一笑,“姐姐姐夫回来了?”

黎汐随后开口问她:“浅浅,一早上你去哪儿了?”

黎浅这才看向宋琳玉,缓缓笑着说道:“今天约了医生做身体检查,不过我到了医院才发现身份证没带,所以又回来了。阿姨,不用担心,我拿了身份证再去医院。”

宋琳玉面容一僵,还没说话,黎汐已经开了口:“浅浅,今天我跟你姐夫回来,你就别出去了。我们的婚礼你就没来,今天怎么也要一起吃顿饭吧?身体检查,明天再做也不迟呀。”

黎浅听了,只笑不答,看向了宋琳玉。

宋琳玉脸上僵了许久,终于还是开口:“是啊,你姐姐姐夫回门,是应该全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才对。”

“好。”黎浅轻笑,“我都听阿姨的。”

她在沙发里坐下来,身上厚重的白色羽绒服也没有脱,衬得一张脸格外精致小巧,看得宋琳玉心头一阵火。

程嘉熙却忽然又问黎浅:“我跟你姐姐婚礼那天,你为什么没来?”

“那天啊……”黎浅抬眸又看了宋琳玉一眼,笑得格外愉悦,“我相亲去了。”

“相亲?”程嘉熙顿时就好像来了兴趣,“对方什么人?满意吗?”

黎浅耸了耸肩,“对方年龄有点大……”

“多大?”程嘉熙问。

黎浅漫不经心地绕了绕自己的发尾,回答:“也就大了我二三十年吧……”

话音落,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程嘉熙也笑出声来,“你可真逗。”

黎汐靠向程嘉熙怀中,笑着说道:“浅浅就爱胡说八道!”

黎浅只是看着宋琳玉的黑脸笑,“挺逗不是吗?那姐夫你觉得,我找个什么样的才不逗?”

程嘉熙听了,低头看了黎汐一眼,随后才回答黎浅:“浅浅这么漂亮,当然是要找个青年才俊了。”

黎浅摸着耳垂叹息一声:“那可真是太可惜了,我一个青年才俊都不认识呢!”

“你姐夫认识啊。”黎汐笑着说,“回头让你姐夫在圈子里给你物色物色,不如你跟你姐夫说说你的条件?”

“我哪敢提什么条件啊。”黎浅回答,“不过要是姐夫帮我物色,我肯定放心。”

宋琳玉听了,终于忍不住插嘴:“浅浅,你是女孩子,说话注意点。”

黎浅听了,撇了撇嘴,眉目之中不由得流露出一丝委屈。

程嘉熙见状笑着说:“妈,浅浅这样挺坦率可爱的。那这个任务交给我了,刚好过两天圈子里有个小聚会,都是自己朋友,浅浅你也来玩,有看得上眼的跟姐夫说。”

“好啊。”黎浅顿时笑得如沐春风,“谢谢姐夫!”

三日后,城郊兰博山庄。

其中一幢独立别墅的大厅里,一群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打牌的打牌,聊天的聊天,各自活动,好不热闹。

黎汐坐在一群风姿各异的女人中间格外端庄优雅,品酒聊天,偶尔转头跟坐在牌桌上的程嘉熙对视一眼,分外甜蜜。

聚会刚刚开始一个小时,眼下正是氛围最好的时候。

正在这时,大厅沉重的实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发出一阵厚重的声音,吸引了好些道目光。

黎浅就是在这些目光之中走进来的,白色大衣,大波浪的长发,一抹红唇似火,撩人心魄。

她站在门口脱了大衣交给侍者,露出里面一袭惹眼的红色长裙,顿时就成了大厅里最引人注目的一道风景。

原本热闹嘈杂的大厅瞬时就安静了片刻,几乎所有人都看着黎浅娉娉袅袅地走进来,看着程嘉熙和黎汐微微一笑,“姐姐姐夫,抱歉,我来迟了。

黎汐最先回过神来,起身笑着走向她,“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姐夫一番好意约我,我哪敢不来?”黎浅挽住黎汐的手臂,轻笑着回答。

这话说得暧昧,偏偏她又是亲热地挽着黎汐说着,即便有心挑刺者,也不好将心里的话说出口。

见所有人都看着黎浅,牌局上的程嘉熙也笑着站起身走过来,“这位是我小姨子黎浅,诸位以后多多照顾。”

“呵呵。”一群女人中忽然传来一个冷笑的声音,“黎浅小姐这样艳名远播的人物,哪用得着程少介绍啊?在座还能有人不认识黎浅小姐?”

这话说得倒是不假,一时间,大厅里的人脸上都或多或少做出了回应的表情,各不相同,精彩纷呈。

黎浅顺着声音抬眸看去,见到一张似曾相识的容颜。

很快她就在自己的记忆里找到了这张脸,方家千金方翘,倒真是跟她有过不愉快的交集,其原因无非是因为——男人。

几个月前曾有个叫李卓朗的男人追求过黎浅,后来黎浅才知道原来李卓朗在追求她之前,本处于跟方翘的暧昧期。换句话说,站在方翘的角度,她是抢了方翘的男人的。

可是黎浅却丝毫不以为意一般,只是笑着回答:“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认识我,在座有许多位我还是不认识的。姐夫,还要麻烦你一一为我介绍才是。”

“不急。”程嘉熙笑着回答,“你今天有一整天的时间认识这些人呢。”

黎浅笑靥顿时更加灿烂,只是一眼,便不知恍了多少人的心神。

在聚会现场,即便除了黎汐之外的所有女人都对黎浅的到来表现出了不屑,可是却依然挡不住那些上前与黎浅搭话的男人的脚步。

黎浅落落大方,跟谁都有说有笑,身边很快就聚集了好几个男人。

***

方翘从洗手间出来,就看见了刚从洗手间出来独自倚在走廊尽头门窗处的黎浅。

黎浅身材修长,身上的红色长裙又格外贴合,玲珑有致地靠在门边,一抬手一垂眸都是满满的风情。

方翘心头瞬间就有火花滋滋地燃烧起来,还没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她已经抬脚朝黎浅走去。

听见脚步声,黎浅转头看向她,轻笑着打招呼:“方小姐。”

方翘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忽然就冷静了下来,随后开口:“能不能跟你聊聊?”

黎浅美眸轻眨,“当然可以。想聊什么?”

方翘走到她身边,顺手就打开了走廊尽头的那扇门。

这扇门正好是别墅的侧门,一打开便是白雪皑皑的山庄庄园,一阵寒风灌入,寒凉彻骨。

饶是方翘身上穿着开司米毛衣也控制不住地抖了抖,回头看时,一袭露肩裙装的黎浅却依旧优雅翩然地立在那里,似乎丝毫没有受到寒风的影响。

方翘不由得捏了捏手心,下一刻,她重新看向外面,“聊聊李卓朗吧。”

“好啊。”黎浅并不避忌什么,答得爽快。

方翘忽然就抬手往外一指,“你看那边。”

黎浅十分配合,很快走到了门边,“什么?”

就在这时,方翘站在她身后飞快地一推。

黎浅直接就被推出了屋檐的范围,趔趄了几步才站稳,抬眸看向方翘,“方小姐,这么幼稚的把戏,有必要么?”

“你不是很美吗?”方翘站在屋里,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大冷天穿成这样来勾引男人,你很得意不是吗?我是在给你机会啊。从这里走到别墅正门口,我相信会有很多人见识到你的美丽的……啊,不过这天寒地冻的,会有男人在外面吗?”

话音落,方翘狠狠地关上了那扇门。

黎浅站在冰天雪地里,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转身往别墅正门的方向走去。

她沿着道路旁边的湖泊栈道往前走,可是才走了十来步,便控制不住地停住了脚步。

山庄气温在零度以下,她并不是女超人。

饶是如此,黎浅却依旧站得笔直。

再度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她抬脚欲走,不经意间转头往湖泊方向一看,却又僵住了。

沿湖栈道下面另有栈道,在湖边设了一个观景台。而此时此刻,一个男人正立在那里,倚着湖边的栅栏,正抬眸静静地注视着她,手中烟丝袅袅。

青山白头,银装素裹的世界里,黎浅一袭红裙站在那里,恍若这冰天雪地中的最后一抹色彩。

那是一场不可想见的美丽,若非亲眼所见,如何能够相信?

他站在那里,沉眸凝视。那是欣赏一幅画的神情,却又不是。

黎浅看着他,也仿佛看见了一幅画。

冰冻的广阔湖面为背景,他形单影只立在那里的身影,几近孤绝。

构图虽美,意境却太过萧条,并不令人赏心悦目,可是黎浅却还是笑了起来,“陆四哥。”

陆天擎依旧安静地立在那里,仿佛又看了她一会儿,才掐掉手中的香烟,往栈道上走去。

黎浅始终站在原地,眼神随着他的身影而移动,一直看着他从观景台走上来,走到了自己面前。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