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原创文章

你的东西比老公大得多 被送到黑人**俱乐部

2020-08-01 15:14:23 写回复

 文学 “靳天寒,这个孩子其实……”

“其实根本不是你的!”一道娇软的女声,突兀的插了进来,打断白语瑶。

来人,就是许思思。

她穿着露肩的长裙,露出的整个右臂,都是金属的假肢,面色苍白,踩着高跟鞋,走到靳天寒的身边。

“天寒,这个孩子,本来就不是你的,她一直藏着孩子,不敢让你发现,就是因为如此。”许思思低声道,“当初我亲耳听见她跟林墨轩打电话,承认了孩子非你亲生,还求许墨轩想办法,帮她藏起孩子……所以,就算你真的去做了DNA检测,也注定只能失望……”

靳天寒刚刚恢复了几分柔和的表情,再度阴冷起来。

“白语瑶,真是这样吗?这个孩子,根本不是我的?”

白语瑶急忙道:“这个孩子的确不是你的,你跟我的孩子,还藏在外面!”

她往前走了两步,迫切道:“但你相信我,我当初真的没有出轨!生下来的那个孩子,真的是你的亲骨肉!”

靳天寒皱眉,许思思先一步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天寒的孩子,到底在哪儿?你把他找出来。”

白语瑶又哑口了,那个孩子被藏到那里去了,要问林墨轩才知道。

“我……我不知道……”

靳天寒陡然冷笑,抱着的孩子的动作,再无丝毫温柔:“白语瑶,你果真是,从头到尾,都在骗我。”

“我没有!”白语瑶失声解释,“我真的没有!孩子当真是你的,只是被墨轩藏起来了,只要他醒来,马上就能问到孩子的下落!到时候你大可去做DNA对比!若孩子不是你的,我,墨轩,还有孩子,全都任凭你处置!”

她神色凄惨却又认真,抬手发誓道:“我发誓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要不然我不得好死!”

靳天寒随手将孩子扔给一旁的保镖,点头,冷厉道:“好,白语瑶,我就再给你一周的时间。一周之后,你交不出孩子,我就缝了你那张满口谎言的嘴!”

许思思眸子一转,闪过几抹深色,随即又轻声问道:“那这个孩子现在怎么处置?”

靳天寒看也不看,直接往外走:“扔了。”

白语瑶心软,急忙道:“不能扔!靳天寒,这个孩子跟所有的事情都没关系,他完全是无辜的……”

“无辜?”靳天寒停下脚步,用力的狠狠盯着白语瑶的眼睛,“凡是跟你有关的人,全都不配说无辜!把这个孩子,给我扔到最乱的街区里去!白语瑶,你若是想救,那就自己去找!”

A市最乱的街区,那里到处都是进过监狱的劳改犯,也是贩卖人口,器官,还有毒品者的聚集地。

这个孩子若是被丢进了那里,哪还会有什么好下场?

许思思勾了勾唇,挽上靳天寒的手臂,假意道:“天寒,还是放了那孩子吧……毕竟……”

“没有毕竟。”靳天寒直接打断,“要怪就怪他运气不好,遇见了白语瑶……”

他头也不回,快步离开,许思思连忙追上去,一边询问他腹部的伤势如何,一边紧跟着走远。

而留下的保镖,果真抱着孩子,往车里走,白语瑶冲过去想要阻止,却被保镖一把推开。

车子随即发动,开走。

白语瑶拼命追,可双腿难抵四轮,车尾渐渐开远,消失在视野里。

浑身力气用尽,白语瑶无力的跌坐在公路边上,泣不成声。

靳天寒,你真狠!

在街边坐了半个小时后,她不得不暂且放下孩子的事情,马不停蹄的赶去了医院。

林墨轩还在抢救,生死未卜……

他一定不能死,要不然,她就永远不会知道孩子的下落,过去的那些误会,也永远都不能解开……
林墨轩的手术,一直做到深夜,终于结束了。

他的命虽然保住了,但医生却并不乐观的告知白语瑶,林墨轩受伤后大量失血,导致了他脑部重度缺氧,所以他极有可能,会成为永远醒不过来的植物人。

白语瑶听得眼前发黑,身体一阵摇晃,艰难稳住身体。

她还是害了林墨轩……

白语瑶在医院寸步不离的守了整整六天,林墨轩始终昏迷,没有半点要苏醒的样子。

眼看着靳天寒给的一周时间,就要到期限了,孩子却仍旧下落不明,白语瑶心急如焚,熬得两眼通红,面颊消瘦。

她趴在床边,握着林墨轩的手,不断低语呼唤,乞求林墨轩能醒过来。

只要他说了孩子的下落,然后证实孩子与靳天寒的血缘关系,那他们就全都能解脱了……

“所以,墨轩,你必须要醒来。”白语瑶额头抵在林墨轩手背上,喃喃道,“只要你醒来,我就跟你走。去哪里都可以,就算是嫁给你,我也愿意……墨轩,你快醒来吧,我求你了……”

这两年,她连累了太多人,不能眼睁睁看着林墨轩这样永远躺下去。

“你快醒来吧,若你醒了,我们就厮守一生,以后我绝不主动离开……”

这是她欠他的,应该用一辈子来还。

“砰——”病房的门,忽然被人一脚,粗暴踢开,靳天寒高挑挺拔的身形,忽而出现在门口。

“白语瑶,你刚刚,说什么!”

跟林墨轩一生厮守,不离不弃?

白语瑶惊吓的回头,眸光警惕的盯着他:“靳天寒,你怎么来了?”

明天才是一周的最后期限,他怎么会现在过来?

又要折磨她吗?

白语瑶脸色登时惨白,后背冷汗涔涔,下意识的挡在林墨轩的身前。

这个无意识的小动作,却让靳天寒的表情,愈发阴寒漆黑。

“白语瑶,你还真是下贱。”他迈开长腿,步步逼近。

白语瑶绷紧后背,抖着声音道:“靳天寒,你想干什么?别靠近我!”

每次他一靠近,就会狠狠折磨她。

靳天寒眼神锐利,大手,大力的狠狠扣住白语瑶的手臂,将她扯到面前,俯身逼近,鼻尖几乎相贴。

“白语瑶,你就这么喜欢林墨轩?厮守一生,这种承若,你这放浪的身体,做得到吗?”他说着,用力一推,将她压在墙壁上。

强壮高热的身体,紧紧贴在白语瑶柔软的身上,体温交融,却只让白语瑶觉得恐惧和害怕。

“放开我!”她挣扎起来,拼命推拒,“靳天寒,你离我远点!”

她那点力气,在靳天寒眼里,根本不足为惧。

手往下一伸,直接扯开了她的裙子。

白语瑶尖叫了一声,使劲阻止靳天寒的手,却毫无作用。

他的身体,仍旧嵌入了白语瑶的腿间。

“不知道没有了子宫的你,干起来,又是什么滋味。”他解开了皮带,分开白语瑶的双腿。

白语瑶耻辱恐惧,不顾一切的放声尖叫。

她如今早已不算是正常的女人,也根本不能正常的与人做那种事情。

靳天寒明明知道,却还是要这样强上她,目的不过是羞辱她。

当着昏迷的林墨轩的面,狠狠的侮辱她。

不管她怎么奋力挣扎,靳天寒还是刺入了她的身体。

强烈的疼痛,让白语瑶的脸上,瞬间褪尽血色,疼痛让她颤抖,让她连叫都叫不出声。

靳天寒掐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扭过去,面对着林墨轩。

“你喜欢的男人,就在一旁躺着呢,白语瑶。”他嘲讽开口,字字尖锐,“当着他的面,被我上,什么感觉?你天生下贱,是不是觉得很爽?嗯?”
“疼!”白语瑶推着靳天寒的胸口,满脸惨白,“靳天寒,你停下,我疼!”

靳天寒用力压住她的身体,表情狰狞道:“被我上,你就疼,被其他男人上的时候,你就爽?白语瑶,你就这么不喜欢被我碰?”

说到这里,靳天寒不由想起许思思给他看的那个视频。

视频里的白语瑶,喘息娇软,下贱放浪,跟她平时那正经虚伪的样子,天差地别!

这个女人,就是这么会做戏!

骗了他一年多,亏得他曾经,还想过就这样,跟她度过一生!

可到头来,一切就只是个笑话!

这个女人,无数次出轨,连孩子,都可能不是他亲生的!

想到这里,靳天寒的动作,就止不住的粗鲁凶狠。

白语瑶没有子宫,根本不能做这种事情,下身被撕裂了,温热的鲜血流了出来,靳天寒每动一下,就是钻心刺骨的疼。

疼得她眼前发黑,再没了挣扎的力气,如同尸体一样,僵硬的绷着身体,忍受所有的剧疼。

“白语瑶,你给我反应!”靳天寒不满,掐着她的下巴,羞辱的拍打她的脸,“给我叫,就像你在其他男人身下那样,给我大声的叫!”

白语瑶嘴唇颤抖,连喊疼的力气,都没有……

靳天寒越看她死板的样子,就越是暴怒。

干脆抓着她的身体,压在昏睡的林墨轩身边,狠狠动作。

白语瑶的脸,几乎撞到了林墨轩的头。

她忍受不住,惊恐的尖叫起来。

“靳天寒,你不要在这里!放开我!”

她挣扎起来,手掌不可避免的推到了林墨轩的身体,加上靳天寒大力撞击的力度,整张病床,都在摇晃。

林墨轩昏迷的身体,更是摇摇欲坠,几乎跌下。

白雅瑶又不得不伸手,扶住林墨轩。

靳天寒将她所有的在意,尽收眼底。

怒火越烧越旺,他抓过白语瑶的手臂,反扣在她背后,不让她触碰林墨轩。

白语瑶低叫不停,被逼出了眼泪,为了避免撞到林墨轩的身体,她用力往后绷起身,那动作看着,就像是在迎合。

靳天寒另一手掐住她的腰,嘲讽道:“有感觉了?没了子宫,还能爽,白语瑶,你可真够贱的啊!”

白语瑶咬紧嘴唇,连摇头的精力都没有了,浑身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忍耐疼痛和稳住身体上。

这酷刑一样的事情,好不容易,终于结束。

靳天寒抽身而退,扔开了白语瑶。

顾不得凌乱的衣衫和下身的疼痛,白语瑶第一时间,抱住了林墨轩几乎掉落的身体,挪回到床中间,同时检查他的身体。

靳天寒阴沉的面色,刚平息了几分怒火又涌上来,他一步上前,抓着白语瑶的头发,一把将她扯翻在地上。

“白语瑶,明天就是期限的最后一天,孩子,现在在哪儿?”

白语瑶跪趴在地上,腿间还在涌着鲜血,打湿她雪白的纤长双腿,惨烈,又凄美。

“墨轩还没有醒过来,只有他才知道,孩子在哪儿……”

靳天寒冷笑,眼神阴凉漆黑:“别给我找那些借口,明天,我若还是没有看到孩子,那林墨轩,就别想留着全尸!”

靳天寒说完,狠狠的摔门而去。

巨大的关门声,震得白语瑶心口又是一疼。

她闭了闭眼睛,却再哭不出来,而是扶着床沿,艰难的起身。

想去浴室,清洗自己满是液体的腿间。

刚站起身时,床上的林墨轩,忽然动了动手指。

白语瑶登时一喜,急忙拉住他的手:“墨轩,你醒了吗?”

林墨轩眼球不断转动,睫毛颤了颤,终于,缓缓睁开……

他醒了。

孩子,她马上就能知道下落了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