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原创文章

雪白人妻的娇喘声哥你的好大慢点

2020-08-01 15:15:47 写回复

 文学 忍着小腹的疼痛,白语瑶撑起身来,用力砸门。

“开门,放我出去!”

但外面并没有回应,空旷安静的地下室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呼喊和敲门声。

心跳急促,那种不安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她的孩子,恐怕真的要出事了,她必须要尽快逃出去……

小腹和腿间都疼得难受,视线一直模糊不清,像是蒙着一层白雾,可白语瑶却顾不得这些。

没有人给她开门,那她就自己撞开门,逃出去!

深吸一口气,她咬紧牙齿,助跑几步,用肩膀大力撞门。

每撞一次,肩头就淤青一块,距离的疼痛让她脸色惨白,额头全是冷汗。

可想到孩子,再疼,她也要忍着……

一下又一下,接连七八次之后,她终于撞开了铁门。

外面竟没人看守,白语瑶捂着疼痛的肩膀,跌跌撞撞的逃出了这栋关押她的房子。

这里,竟然就是当初,许思思想要弄死她的那个工厂附近!

白语瑶环顾了一圈四周,凭着直觉,跑进了一个加工厂房里。

里面灯光打开,仪器嗡嗡作响,虽在运作,却并没有工人来往,十分诡异。

胸腔里的心脏一直在砰砰狂跳,那种不安的感觉,愈发强烈。

白语瑶在工厂里茫然的转了半圈后,陡然听见了婴儿啼哭声,急忙循着声音找过去,终于在一个巨大的绞肉机面前,看到了许思思!

她正抱着孩子,在轰隆作响的绞肉机前来回走动。

“许思思,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白语瑶心跳一紧,急忙冲过去。

可她视线太模糊了,根本看不清路,半路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倒,狠狠跌了一脚,一头扑在许思思的面前。

许思思狠毒一笑,一高跟踩在白语瑶的手背上,尖锐的高跟鞋硌得白语瑶手指头剧痛无比。

“白语瑶,当初,你就是在这里,害我失去了一只手!”想到那天,自己的右手被绞肉机搅碎那一刻,许思思就怨恨得面色扭曲。

“那是你自作孽!”白语瑶咬紧牙关,疼得嗓音发紧,“是你想把我推进去,结果反而自己手滑,摔了进去!”

“那也怪你!”许思思狠狠躲脚,重重踩了一把白语瑶的手背。

骨头咔哒一响,白语瑶疼得低低叫了一声,求生的本能让她猛然挣扎,将抱着孩子的许思思,掀翻在地上。

许思思尖叫着撞到绞肉机壁,怀里的孩子也同时脱落,摔在地上。

“哇哇……”孩子疼痛的啼哭起来,揪紧了白语瑶的心。

白语瑶手脚并用的撑起身体,朝着孩子爬去。

眼看就要抓住孩子,许思思却突然一脚横过来,当着白语瑶的面,将孩子狠狠踢飞。

“不!”白语瑶尖叫,朝着孩子疯狂扑去。

孩子的啼哭得更加厉害,白语瑶又视线模糊,看不清孩子到底有没有受伤,焦急如焚,完全顾不了防备背后的许思思。

许思思抄起一根废弃的铁棍,冲着白语瑶的后脑大力挥下。

白语瑶被打得眼前发黑,手脚一软,趴在地上,好半天没能站起来。

高跟鞋的声音随即响起,许思思踩着白语瑶的后背穿过,将摔落的孩子抱起。

“白语瑶,你害我没了一只手臂,成了残废不说,还要整天带着这丑陋的金属假肢!你可知道这些年,我有多痛苦?”

许思思掐紧了怀里的孩子,朝着绞肉机走去。

“今天,我也要让你,亲自尝尝,自己的血肉,被活活搅碎,是什么样的滋味!”

说完,她高高抛起孩子,朝着那轰鸣作响的绞肉机,扔去……

啼哭的孩子腾空,飞落……
白语瑶撑大了眼睛,嘶声力竭的大叫起来。

“不要!!”

她死死盯着孩子,拼命冲去,用尽全力,伸长手,想要接住孩子……

可距离太远,她来不及。

孩子的衣角,擦着她指尖,而过。

一股温热的鲜血,溅到了白语瑶的脸上。

模糊的视野里,大片大片的猩红,如同花朵一样绽放开。

那是她被搅碎的孩子的血肉。

白语瑶怔楞的僵住了身体,盯着那个黑洞洞的可怕仪器,如同失去灵魂的呆滞木偶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孩子,就这样死在了她的眼前。

跟林墨轩一样,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谁都救不了。

到底为什么,要这样逼她?

看着绞肉机里的那一片猩红,许思思得意的笑了起来。

“白语瑶,这就是你跟我争的下场!”她嗓音里藏不住的得意狠毒,“谁叫你不识相,非要嫁给天寒,结果他不但不爱你,还一点也不相信你!所以,如今这样的下场,都是你自找的!”

“自找……”白语瑶僵硬的转头,盯住了许思思的身影,“明明是你害我,你算计我,却说是我自找,许思思,你这个歹毒的女人!”

她身体猛然一动,不顾一切的扑过去,揪住许思思的头发,疯狂道:“要是可以重来,那天,我就真应该把你推进去杀死……”

要是她早点死了,林墨轩,还有她的孩子,就不会死得那样惨!

“许思思,我要杀了你,给他们报仇!”白语瑶死命掐住许思思的脖子,模样癫狂,“杀了你!”

许思思被掐得满脸涨红,扭动挣扎间,对着白语瑶又踢又踹,但白语瑶却好似感觉不到疼一样,半点力气,也不松开。

许思思挣扎的力气渐渐变小,扭曲的瞪大眼睛,忽然哑声喊了一句:“天寒……救我……”

靳天寒来了?

白语瑶片刻愣神,许思思却趁机掀翻了她,反客为主,揪住白语瑶的头发,扯着她往绞肉机里推。

“贱女人,你也去死!和你那个贱种一起,都给我下地狱!”许思思力气极大,三两下,就将白语瑶拖到机器旁边,摁着她的脑袋,狠狠往哐当搅动的机器口里塞。

光是听见那巨大的声音,就足以让人恐惧。

白语瑶奋力挣扎,推攘着许思思的身体。

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不远处忽而爆出一声熟悉的怒吼:“白语瑶……”

是靳天寒!

白语瑶后背一绷,许思思这时用那只金属假手,狠狠一按,将她的半个身体,都送入了绞肉机里。

锋利的绞肉刀片,瞬间就吞噬了白语瑶的手掌和小手臂。

而许思思还在推她,势必要将她整个人,都推进仪器里……

“白语瑶!”靳天寒的声音近在耳边,伴随着一声巨大的摔倒声。

腰上忽然多了一只有力的手掌,紧紧圈着她,将她一把拉出了绞肉机。

尽管救出了她这个人,但她的左手,却没了……

“语瑶……”

靳天寒按住她那只出血不止的手,脸色惊慌:“你怎么样?”

大量失血,让白语瑶的脸色惨白如纸,视线也是漆黑一片,她什么都看不见了。

“靳天寒,我们的孩子,没有了……”她喃喃开口,眼角滑下泪水,“什么都没有了……”

靳天寒紧紧抱着她,沙哑道:“我送你去医院……”

白语瑶撑大那双什么都看不见的眼睛,凄惨笑起来。

“我不去医院……”她低低的道,“我不想活下去了……靳天寒,我终于要死了,要解脱了,真好啊……”

她缓缓垂下眼睑,无力的靠进靳天寒的怀里,喃喃的重复道:“解脱了……”

低缓的声音,彻底消音。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