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原创文章

宝贝我想你了我的都大了;女生看了会湿的细节小说

2020-08-01 15:18:45 写回复

 文学 五年后!

泡菜国,首尔。

今天是苏雨桐出院的日子,天空飘着细雨。

为了不节外生枝,当年林嫣然让人将她送到了这里,她在这个语言不通的国度,她渡过了漫长的五年。

这五年她闹过,逃过,但最后终究还是因为没有证件无法离境。

她疯狂的思念自己那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孩子,疯狂的想见爷爷和妍妍,疯狂的想回去报仇,但是她知道想回国的唯一途径就是忍耐。

所以即使没有病,她也很配合医生,终于装了五年后,她的“病”好了,她迎来了自由,从医生手里拿到了自己的所有证件。

“雨桐!”

就在苏雨桐看着证件笑的时候,她的病友催真熙抬着一把伞,面带微笑张开双手朝她走来。

这世界上有太多的相似,催真熙和她的命运差不多,不过她比自己幸运,她有一个好哥哥,所以她只在医院里呆了一年。

在一群精神不正常的人堆里的两个正常人成了好朋友,催真熙出院后,每个星期都会去看她,给她带吃的用的还有一些书。

看着自己的好朋友,苏雨桐也张开了双手,雨伞下两人抱在了一起。

“雨桐,为了庆祝你获得自由,我们去济州岛嗨皮几天怎么样?”

崔真熙放开苏雨桐笑嘻嘻的说道,一双大眼睛闪着亮晶晶的光芒,美的就像天使一般。

苏雨桐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真熙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现在只想立即回国。”

她现在哪里有心情去玩,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心字头上一把刀,五年了,她忍了五年!

催真熙很了解苏雨桐,也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听到她的话,没有再提去玩的事,认真的说道:“我知道了,我这就让人给你订明天的机票。”

“谢谢你真熙,我回去后会想尽快把机票钱还给你的。”苏雨桐拉住了催真熙的手感激的说道。

她住了五年的精神病院,手里现在真是一毛钱都没有。

催真熙听到她说出这么见外的话,眉头一皱,佯装生气的说道:“傻瓜,我们还是不是好朋友,再这么客气,我可就生气了。”

她们可是好朋友,怎么能跟她提还机票钱这种小事情。

见真熙不高兴了,苏雨桐笑了,两只手揪着自己的耳朵,一幅负荆请罪的样子,“亲爱的催真熙小姐,我知道错了,请你原谅我吧。”

“哈哈哈!”

催真熙被苏雨桐的模样逗笑,伸手勾住她的手臂,说道:“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本小姐就原谅你了,走,跟我回家吧。”

说完,带着她朝自己的兰博基尼走去。

第二天,苏雨桐一早就坐上了回江城的飞机。

这五年苏雨桐学会了一些简单的泡菜国语言,但是文字就认识的不太多,直到上飞机她才知道催真熙居然给她买的头等舱。

她以前也坐过飞机,但是林嫣然是绝对不会给她买头等舱的,所以她还是第一次坐头等舱,刚进舱空姐就贴心的接过了她手里的行李放好,然后引领着她去了座位。

头等舱不像经济舱和商务舱,这里很宽敞很舒适,处处显示着低调的奢华。

她算是来的晚的,但是这里除了她之外却只有两位男士,可见不是一般的贵。

他们坐在她前面的位置,她看不清他们的模样,不过背影却很养眼,一看就是身份非凡的成功人士,对于她的到来两人没有任何反应,她只听见翻阅资料和电脑键盘“啪啪啪”的声音。

苏雨桐一直是一个很安静的人,这些年却身处嘈杂中,此刻难得安静,她盖上毛毯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颠簸,接着广播里传来空姐的声音说遇到了强气流,她刚睁开眼睛机舱里的灯就灭了,与此同时广播也断了。
突然进入黑暗,潜伏在心里多年的恐惧立马袭来,她瞪大眼睛惊恐的开始发抖,下意识的身子就软了,低头就往前面的椅子下面钻。

这是她长久以来保护自己的一种潜意识,只有角落才会让她感觉安全。

“宫少宇,你干什么?”

黑暗中,坐在前面的男人发出冷冷的声音,带着丝丝的嫌弃。

“我什么也没有干啊?怎么了?”宫少宇一头雾水,奇怪的反问道。

对于他的回答,男子很显然不满意,嫌弃的语气加重,说了一句,“我取向很正常,你再蹭,我会怀疑不正常的……。”

是你两字还没有说出口,机舱里的照明就恢复了,接着宫少宇看见了惊恐的一幕,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双手紧紧的环抱着自己,靠在他好兄弟慕亦辰的腿边。

“我去!”

宫少宇吓的大喊一声,一把抓紧了慕亦辰的手臂。

他这一喊,惊到了苏雨桐,感觉到黑暗消失她将头抬了起来,刚刚因为害怕她眼里装满了泪水,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无助可怜兮兮的。

见她这模样,慕亦辰表现的很冷漠,淡淡的瞧了她一眼,语带讽刺的说道:“为了引起我的注意,居然用上了飞机惊魂这一招,你不觉得幼稚吗!”

苏雨桐知道是自己的错,本来想道歉的,但是听到慕亦辰这么说她,就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十分不友好的看向了他,可是当她看清楚眼前男子的长相后却呆住了。

她活了二十三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饶是真熙每次去看她给她带的各种杂志上的小鲜肉都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他的。

她不是一个花痴的人,只是感叹上天造物的偏爱,这么一个自以为是的男人居然长了这么一副好皮相。

天生的衣架子,剪裁得体的意大利纯手工西装平稳的挂在他身上,简直比模特穿起来还要好看。

刀刻一般完美的脸,处处精致,无一处不透露着上天的眷顾。

下颚线条优美,薄唇微抿,那双棕色的眼睛深不见底泛着幽幽的微光,由内而外散发着一股迷人的矜贵气息。

慕亦辰看见苏雨桐无所顾忌的盯着自己看,不悦的蹙眉,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说道:“马上离开我的视线范围!”

他驱赶的话和厌恶的语气,直戳苏雨桐心底,让她想起了一些不好的经历和回忆。

伸手,她立马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用比白开水还淡的语气毫不示弱的回击道:“这位先生,自我感觉太良好在精神科称之为自恋,这种病如果不尽早治疗会发狂的,弄不好就会得一种叫直男的癌症!

还有,这种病到了晚期是无可救药的,具体表现为烂嘴巴掉舌头瞎眼睛,这是我认识的一家医院,对你的病情绝对有帮助!常住还可以给你打五折!”

经过五年的修炼,她的自我保护意识已经很强了,没有人可以再轻易的欺负她!

她承认他好看,但是好看就可以随便的侮辱人吗!

她只不过是多看了他一眼,用得着这么跟她讲话吗!

慕亦辰听完苏雨桐骂人不带脏字的话后,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目光中透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噗!”

看见有人居然敢这么对待慕亦辰,坐在他身旁的宫少宇忍不住笑出了声,伸手接住了苏雨桐奉上的名片,然后递给了慕亦辰。

慕亦辰看见宫少宇的动作,扫了他一眼,冷声道:“你喜欢就自己留着吧!”

苏雨桐见好就收,怼完人知道自己该回座位了,立即就起身了。

她长期吃药,身体被副作用腐蚀,就在她起身的瞬间,只觉得头晕目眩,接着身子失去平衡,直直扑在了慕亦辰大腿上。她这么一扑,慕亦辰手边整齐的文件全掉在了地上。

心里本来就不高兴,坐的好好的又突然被砸,自己整理好的文件还变成了这样,慕亦辰的俊脸立马黑的能滴出水来,寒声道:“刚刚不是还很清高,这么快就投怀送抱了!怎么,装不下去了?”

身体不好,不是可以犯错的借口,苏雨桐知道这回确实是自己的错,也没有计较慕亦辰说话有多难听,立马从他腿上下来,然后弯着腰就去捡七零八落的文件。

“对不起,你的文件。”

苏雨桐双手将文件奉到了慕亦辰面前,态度说不上多好,但是语气却很诚恳。

慕亦辰并没有去接,而是十分无情冷酷的说了一句,“脏了的东西,我不要!”

他从来不喜欢处心积虑接近他的人!

在他心里任何有目的的接近,都是让人厌恶的,就像白衬衣上突然被人甩了脏东西一样的讨厌。

苏雨桐不想惹事,但是听到说她脏这个字,内心就无法平静了。

她没有再说话,而是直起身一把将文件重新甩回了地上,然后一转身,直接走回了自己的坐位。

她道歉了,但是人家不接受。

她什么都可以忍受,除了侮辱!

这个男人一开始就给自己打上了有色标签,她何必在自讨没趣!

“不对啊,这剧情怎么跟以往完全不一样呢?”

宫少宇一脸玩味的回头看看苏雨桐,又转头看向了慕亦辰,眼中透着浓浓的兴味。

这个女人穿的一般,但是却有钱买头等舱,按照一般剧情来讲,她应该是事先就打听好了慕亦辰的行踪的,相识的过程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按说她长得还不错,身材也是棒棒哒,干嘛不好好打扮一番,来个浪漫的邂逅呢?

慕亦辰见自己的好兄弟眼中精光四溢,一脸YY的模样,手指轻轻的敲着膝盖,凉凉的来了一句,“我看你精力很好嘛,不如把电影版《流年》的后半段剧情给写了吧,明天上午发给我!”

听到慕亦辰这腹黑的话,宫少宇立马伸了伸舌头,顺手拿了一本书,盖在了脸上,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什么都听不见。

机舱再次平静了下来,苏雨桐靠在座位上闭眼养神,没有和慕亦辰再有什么交集。

飞机降落平稳后,苏雨桐快速起身,空姐见她那么急以为她有什么急事要办,立马快速的帮她把行礼箱子提到了出口处。

苏雨桐接过箱子,快速的离开了飞机。

昨天走的时候真熙给了她一张卡,她拒绝了,只要了三百块零钱。

出了机场,她没有找到公交站,只好她打了一辆车,去了江城市精神病院。

她离开了五年,这突然回来了,却发现没地方去,只能先去找陈妍妍,先安顿下来再说。

来到精神病院她才知道,妍妍五年前就离开了,现在在江城最大的医院南城医院做护士,知道了她的新地址,苏雨桐立马去了南城医院。

陈妍妍正在上班,突然看见拉着行李箱的苏雨桐出现在面前,激动的丢下手里的活,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她,哭的稀里哗啦的,“雨桐,你终于回来了。”

看到陈妍妍哭,苏雨桐的眼泪也掉了下来,手松开行李箱也抱住了她。

在那段黑色的日子里,陈妍妍是她生命里唯一的阳光,这她永远不会忘记。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