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原创文章

解开胸罩揉着她的乳尖;把冰块一块一块推进下面

2020-08-01 15:25:01 写回复

 文学

  安景一边用手机照着面前的路,一边爬着楼梯。

  她脸色发红,胸口也快速的起伏着,不仅仅是因为连爬了五层楼的原因,更因为她脑中挥之不去的画面。

  今天她第一天在皇庭上班,敲门走进了一间包间,但却看到包间中的男女毫不避讳的在她面前上演活春宫,尺度大的令人咂舌,她拼命地想要忘记这副画面,但是身体却越来越热,某一处也泛着熟悉又陌生的酥痒。

  终于爬到了顶层,安景拿出钥匙打开房门,她本是蹑手蹑脚,因为怕吵醒正在睡觉的妈妈和未婚夫唐邵元。

  但是谁知道,她打开房门的时候,客厅大亮,唐邵元正斜靠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瓶喝剩下一半的白酒瓶,电视的声音开得老大。

  安景一愣,随即关门进来,看着唐邵元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觉?”

  说着,安景就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关了电视。

  唐邵元喝的脸色红紫,双眼迷离的看向安景,他含糊着道,“你又跑哪儿去撒野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安景似是习惯了唐邵元的口吻,她径自迈步走过去,一边扶起他,一边道,“走,回房间。”

  她怕吵醒在隔壁睡觉的妈妈。

  唐邵元喝多了,身体像死猪一样沉,安景费了老大的劲儿,这才把他扶回了房间。

  本以为唐邵元会像往常一样,喝多了倒头就睡,但是今天他却拉着安景的手臂,把她往床边拽。

  安景累了一天,浑身的骨头架子都快要散了,她声音疲累的道,“邵元,我累了。”

  唐邵元借着酒劲儿,一把将安景甩到床上,她还没等起身,他沉重的身体就已经压了上来。

  浓重的酒气和刺鼻的烟味,让安景差点吐出来,她推抵着身上的男人,皱眉道,“邵元,你起来,我要去洗澡……”

  唐邵元二话不活,一边低头在安景的脖颈处吻来吻去,一边伸手在她身上肆意的乱摸。

  安景浑身一麻,赶紧叫道,“邵元……邵元,你放开我,别这样……”

  唐邵元一把按住安景的手,然后另一只手去扯她的衣服,安景不敢大声喊,只能压低声音哀求,但这对于喝醉酒的唐邵元而言,一点作用都没有。

  不多时,安景只觉得胸前一凉,低头一看,已经门户大开。

  唐邵元俯身下去亲吻,安景难耐的想要弓起身子。

  他们之间订婚三年,男女之事,乃是再正常不过,可是……

  前戏做足,当安景脸色发红,眼神迷离的等待着最重要的一步时,唐邵元却忽的一下趴在了她的身上,气喘吁吁。

  安景黑色的瞳孔映照着天花板处的黄色灯泡,眼神中有失望,但更多的,却是意料之中的肯定。

  没错,她的未婚夫,不行。

  唐邵元趴在安景身上,半天没动,压得安景的五脏六腑都开始抽搐,她等待着身体上的酥痒逐渐退去,终于,她忍不住轻轻地推了他一下,“邵元……”

  谁知道唐邵元猛地撑起上身,怒视着身下的安景,吓了她一大跳。

  “你去哪儿了?”

  安景对上唐邵元几乎要吃人的表情,她轻声道,“我去收费站兼职打工,你不是知道的嘛。”

  唐邵元冷哼一声,忽然道,“天天半夜三更才回来,一回来就喊累,谁知道你是不是跑出去勾三搭四,跟哪个野男人鬼混去了!”

  安景眉头微蹙,但却没有发脾气。

  “你喝多了,赶紧睡觉吧,我明天早上还要……”

  安景的话还没有说完,唐邵元就一把拽住她的头发,硬是将她从床上拉了下来。
  安景吃痛,忍不住喊出声来。

  唐邵元一甩手,安景就撞在了一旁的墙壁上,幸好她胳膊挡的快,不然就撞到头了。

  唐邵元怒气冲冲的道,“你不是天天打工嘛,那钱呢?钱在哪里?!”

  安景一边系着衣服的扣子,一边道,“我不是前天才给过你五百块嘛。”

  唐邵元冲上来就踹了安景一脚,“五百块?你他妈当我是要饭的啊?五百块够干什么的?!”

  安景没有躲开,小腿堪堪被踢了一脚,她霎时疼的倒吸冷气。

  看向唐邵元,她也面色不善的道,“你是不是又去赌钱了?”

  每当唐邵元赌输了的时候,他就爱喝醉酒,而且还胡搅蛮缠。

  唐邵元见安景瞪着他,他冲上来便要打她,安景也没有坐以待毙,而是伸出胳膊来跟他对抗。

  安景使劲儿的一推,唐邵元喝多了,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右腿撞在了床脚处,他立马啊的喊出声来。

  安景胸口上下起伏着,一眨不眨的看着唐邵元,眼中满是警惕之色。

  唐邵元低头揉着腿,半晌才直起身来,跛着走向安景,安景退无可退,只能缩在墙角。

  唐邵元堵在她面前,目光狠戾的道,“安景,你故意的是吧?你他妈故意笑话我是个瘸子是吧?!”

  安景皱眉,压低声音道,“你小点声,别吵醒我妈。”

  唐邵元说话的声音更大了,“你妈就是个疯子,吵醒她又能怎么样?!”

  这句话终是戳到了安景的软肋,她一把推开身前的唐邵元,瞪眼道,“唐邵元,你给我闭嘴!”

  唐邵元看到安景发飙,他怒极反笑,“哈哈,安景,只有在说起你妈的时候,你才有点反应,不然我还以为你是个死人呢!”

  安景瞪着唐邵元,“大晚上的,我不想跟你吵架。”

  唐邵元道,“不想吵架,好说啊,你给我钱,我立马去睡觉!”

  安景瞪着他,表情不是恨铁不成钢,而是烂泥扶不上墙。

  她走到门口处,拿起包包,从里面掏出五百块钱,递给唐邵元。

  唐邵元皱眉,“就这么点?”

  “我也没钱了,你当我是出去干什么啊?我前天才给你了五百块!”

  唐邵元嗤笑了一声,“谁知道你在外面干什么,你小心点,别让我发现你在背后给我戴绿帽子,不然……我杀了你!”

  说罢,唐邵元转身跛着脚走到床边,倒头就睡。

  安景深吸一口气,脸色煞白。

  隔天,安景出现在皇庭的休息室中。

  她脱下自己的衣服,准备换制服,身边的叶琳无意中一瞥,就看到安景右手肘处的一大块淤青,她立马拽过安景的手臂,皱眉道,“怎么搞的?”

  安景抽回胳膊,淡笑着道,“没事。”

  叶琳看着她道,“唐邵元又打你了?这次又是为了什么?”

  安景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低声道,“钱呗,还能是什么。”

  叶琳皱眉道,“该死的唐邵元,当初他怎么不死了得了!”

  安景出声道,“别瞎说。”

  叶琳道,“我说错了吗?三年前你答应嫁给他,他在你们订婚前三天酒驾出车祸,瘸了一条腿不说,还……还不能上床,你跟他守了三年的活寡了,还不够啊?他不心疼你就算了,还动手打你,他是不是人啊?!”

  叶琳越说声音越低,生怕别人听到,但是愤怒还是止不住的。

  安景抿了下唇,然后道,“不管怎么说,当初我妈的住院费是他们家出的,安影能出国读书,也是唐家的资助,我不能这么忘恩负义。”

哈……阿景,这个世道早就没什么重情义的人了,你是重情义了,可唐邵元是怎么对你的?他原来好歹也是万科集团的少爷,你看看他短短三年来,都干了什么?败光千万身家,气死老爸,带着你从别墅搬到公寓,又从公寓搬到月租房,你说他给你妈妈住院费,可现在你还不是把伯母接回家来了吗?”

  安景闻言,沉默半晌,这才道,“算了,他也是个可怜的人,我们不说他了,干活。”

  安景和叶琳换好制服之后,就出了休息室准备工作。

  皇庭是峂城最大的私人会所,也是休闲娱乐中心,来这里消费的客人皆是大富大贵之人,这里按照会员的等级享受不同的待遇,客人到这里,所上的楼层越高,就代表越有身份。

  安景因为长得特别漂亮,所以被派到了楼上去帮忙,一天下来,她能见到形形色色的客人,有时候去包间送东西,客人会抓住她的手,叫她陪客,昨天她第一天来,所以很慌张,还好这里的职业公关出来打圆场,笑着道,“她只是我们这里的服务员,不是公关。”

  安景记得当时那个男人笑着塞给她一沓钱,然后道,“什么时候做公关了,别忘了告诉我一声。”

  其实白天都还好,客人不是很多,越到了晚上,生意越火爆,尤其是午夜之后。

  安景刚从一个包间出来,立马被经理叫住,派她去楼上的总统套房送东西,安景看着面前的推车,上面满是价格过万的酒,有些字她都看不出是哪个国家的,她心中不免惊讶了一下,不知道这总统套房的客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一路乘电梯来到顶层的总统套房门前,安景按下门铃,等了一会儿,没人开,她迟疑了一下,再次按下。

  这一次,大概过了十几秒钟之后,房门被人打开,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安景没有看到她的相貌,因为她已经扶着墙壁,踉跄着往屋里面走了。

  房间里面传来很多男男女女哄闹的声音,安景推门进去,经过一条走廊,来到客厅,这才看到客厅的巨大环形沙发上,坐着不下十几二十人,桌上,地上满是各式各样的酒瓶,他们一个个喝的五迷三道,有些人干脆趴在一边睡着了。

  安景来到这里的第一天,经理就对她说过,“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不该你管得事情,千万别多看。”

  推着车子来到桌边,安景一边把空酒瓶子往车下的回收箱里面放,一边把新的酒摆在桌上。

  她听到身边的人笑着道,“去年宸东生日,我们就琢磨着怎么整他,那小子贼得很,我们精心设计了那么多,他愣是不上当,这下好了,估计是跑到房间里面吐去了吧。”

  另一个人道,“我们一圈人喝他一个,才好不容易把他给撂倒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们可不能错过了。”

  “你还想怎么整他?”

  两个男人在低声耳语,时不时的笑出声来。

  安景无心偷听这些上流社会豪门少爷小姐之间的私密事,她做完了自己的事情,推着车子,转身就要走。

  “哎,你等一下。”

  安景下意识的一愣,随即转过头来,她看到沙发上正对着他的年轻男人,正伸手指着她。

  “先生,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安景公式化的问道。

  男人长得白白净净的,尤其是一双桃花眼,特别勾人,他喝得不少,含糊着道,“你那个,倒一杯茶,再弄一个热毛巾去房间里面,我有个朋友喝多了。”

  安景闻言,点了下头,“好。”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