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原创文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邻居的粗大让我满足

2020-08-01 15:39:24 写回复

 文学 “切,装吧你!封立昕不死,你也就是个守活寡的命!”夏以琪嗤之以鼻。

雪落不再跟夏以琪争辩什么,因为不值,亦没那个必要。

沉默良久的夏以琴,突然淡淡的开了口,有所希冀的问道:“雪落啊,听说封家还有个二少爷,叫封行朗。传闻这人神秘又矜贵,掌控着申市大半儿的经济命脉,是个不折不扣的金融大鳄。你见到他的面没有啊?”

一提到封行朗,雪落整个人都不好了。一个无礼又倨傲的家伙!初次见面,就轻薄她,还说她春心荡漾!真没见过像他那样霸道狂妄的男人!

雪落真心不想去提那个男人!

于是,她便应了夏以琴一句:“没……没见到!”

“哦,可惜了!听说他长得丰神俊朗,俊美冷酷;不靠封家,自立门户,是商场上凤毛麟角值得敬佩的卓越男人!”夏以琴惋惜道。

雪落默了一下:夏以琴向来心高气傲,申市赫赫有名的名媛。一般的凡夫俗子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却没想既然对封行朗着了迷?

不过那个封行朗真有这么好吗?顶多是个被哥哥宠坏了的无礼又倨傲的男人!

“大姐,原来你说的那个本市财阀新贵男人,竟然就是封家的二少爷封行朗啊?”夏以琪立刻露出了她藏不住的花痴状,“雪落,说不定我和你以后就能成妯娌了!”

“像封行朗那种金融大鳄,又怎么会看上你夏以琪?他又不瞎眼!”夏以书不留情面的泼冷水。

“夏以书!你个小毛丫头懂男人吗?即便封行朗看不上我,那他只会更加看不上你!”夏以琪恼羞成怒。

“封行朗当然也看不上我!因为你跟我,都不配!”夏以书冷冷的。

雪落那叫一个郁闷啊:那个无礼又蛮横的男人有什么好的?这夏家三千金竟然还争上了?

那个男人值得她们争吵不休吗?要是她们知道封行朗的为人,肯定会避而远之吧!

可这一回雪落真的想错了:因为夏家三姐妹,只会为封行朗争得头破血流,互不相让。

夏以琪愤愤不平:“妈,你管不管夏以书啊?哪有妹妹敢跟姐姐这么说话的?太没家教了!” 

“行了!都别吵了!这还没见到封行朗的面儿呢,你们两个就争来争去,也不怕别人笑话!”

温美娟气不打一处来,“你们两个有空多学学你们大姐:要端庄,要温婉,要矜持!先学好怎么做个名媛千金吧!”

夏家是呆不下去了。

趁下午时间还早,雪落便打车去了福利院,去看望池老院长。

雪落很小的时候曾在这家福利院里住过一年多。那是因为舅舅夏正阳把她领回夏家的时候,受到了舅妈温美娟的强烈反对,甚至于以死相逼。

舅妈温美娟以为雪落是夏正阳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的私生女,所以才大闹特闹。夏正阳实在是被温美娟折腾够了,迫不得已才把雪落送来了这家福利院寄养。

夏以琪的那句‘你也就是个守活寡的命’,或多或少还刺疼了雪落的心。自己真的要在封家葬送自己的一生吗? 

谁让自己只是个寄人篱下的小孤女呢。一生就一生吧,反正自己也没有那方面的需要。只要尽心尽职的把封立昕照顾好就行了,也不枉自己和他夫妻一场。
不巧,池院长并不在福利院里。说是去了一个募捐现场,为一个刚送来福利院三天的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筹集更换心脏瓣膜手术的资金去了。

池院长都一把年纪了还为每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们操劳,这种无疆大爱,实在是雪落所望尘莫及,并敬佩爱戴的。

雪落能做的,就是把自己卡里的为数不多的私房钱取了出来,默默的放在了池院长的抽屉里。

陪同福利院的小朋友玩了一个多小时后,雪落便自己坐公共汽车回了封家。

封家一片安宁。

封立昕应该还在医疗室里做着理疗。雪落也问过安婶:为什么封立昕不去大医院做更进一步的治疗。因为现在的医疗科技这么发达,加之封家的财力又允许,她觉得封立昕应该能得到更好的治疗,而不是仅仅在家维系生命。

安婶长长的叹息一声,“唉,自从得知蓝小姐的死讯,我家大少爷几乎连求生本能都丧失了。任由二少爷怎么劝说,他都不肯走出封家!”

雪落心里一怔,也一酸:原来封立昕早已经有心上人了!那么娶她,也是心不由衷吧。

稍稍收敛起自己黯然的心绪,雪落开始准备起了晚餐。她从冰箱和果篮里选出几种质地较软,而且容易消化的水果出来,开始做起了水果拼盘。

“太太,我家二少爷最喜欢吃芒果了。”安婶善意的提醒道。

她也好希望雪落能亲手做一顿丰富多彩的晚餐,也好讨得二少爷封行朗的欢心,从而博得他对雪落的好感,然后渐渐的爱上雪落。

雪落好看的红唇紧抿:封行朗喜欢吃芒果关她林雪落什么事儿?他自己喜欢吃,他自己去弄好了!

因为这盘水果拼盘,可是雪落全心全意为封立昕做的。

这水果拼盘摆拼得惟妙惟肖。一张咧嘴巴正憨笑的小黄人笑脸图,是用芒果拼成的;还有猕猴桃的绿地,加上俏红樱桃的点缀,真的是美不胜收。让人看着就食欲大增。

雪落端着这盘水果拼图走出厨房的时候,正好迎上了前来厨房查看大哥封立昕晚餐的封行朗。

果真如夏以琴所说的那样,封行朗的确是个丰神俊朗且俊逸冷酷的男人。

他的目光扫过雪落,眸子宁静而冰冷;野性的俊脸,有着鲜明的轮廓。

“做了这么花哨的拼盘,是用来讨好我的么?”一开口,便是冰封似的冷酷无情。

“你想多了!我是做给你哥吃的!麻烦你把路让开。”雪落真心对这个倨傲又无礼的小叔子没什么好感。除了长了一张魅邪的俊脸,这冷傲脾气着实让人看着牙痒痒。

不是做给他吃的?封行朗似乎微微轻怔了一下,见女人已经从他身边侧身而过,便不咸不淡的补充上一句:“可惜了,我哥吃不了你这花哨的拼盘!”

雪落顿步,转过身来,直面着封行朗那张丰神俊朗的脸庞,“这拼盘哪里花哨了?色、香、味,色泽形状排第一位,我只是想让你哥看着这个笑脸拼图后,心情能好一些,食欲也就跟着好些。”

鲜活的图案,给人以生命的活力。那是对生活最诚挚的热爱!
封行朗本能的伸过手去,从小黄人笑脸上拿起一片芒果送到自己的嘴里慢慢的咀嚼着。淋上少许蜂蜜的芒果,更为沁人心田。

当封行朗再次伸手过去时,雪落却把果盘藏到了身侧,“你只能吃一片,其它的是留给你大哥的。”

封行朗的心微微温暖了一下,随后又是一声黯沉:“我哥只能吃流食。”

“哦,对不起,是我疏忽了。我……我这就去打成果泥。”

“不用了!给我吧。说不定正如你说的那样,我哥看着心情会好。”

封行朗从雪落的手中接过果盘。在他骨节分明的指间触碰到她的手背时,雪落的脸莫名的红了一下,稍纵即逝。

但今晚的喂饭,封行朗还是没肯让雪落进去医疗室。虽然雪落觉得自己是封立昕的妻子,自己有照顾他的义务,但看到封行朗对他大哥那么情深厚爱,她也就没有强求。心想:封行朗在家时,就由他照顾着封立昕也好。等他不在家时,她再照顾着封立昕不迟。

毕竟他们兄弟俩的感情,并不是她一个刚过门的陌生妻子能够比拟的。更何况自己跟封立昕的中间,还夹着一个蓝小姐。听安婶的口气,封立昕应该是爱惨了这个女人!

医疗室里。

封立昕看到了那个小黄人笑脸图。脸上果真露出了笑意,只是在层层叠叠的疤痕下,实在是难以察觉。但封行朗还是看出来了。

或许这是大哥封立昕这三个月来唯一的一次笑意。

“真是个心灵手巧的好姑娘!行朗,你算是捡到宝了!”封立昕的心情少有的愉快。

“哥,我这婚都已经乖乖的结了。你的植皮手术,是不是也应该提上日程了?”这是封行朗大半个月来一直重复着的话题。

“不急。我把身体再多养几天。再等等吧!”

每次这么搪塞,封立昕的目光都会紧紧的盯看着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女人叫蓝悠悠,也是个善良又漂亮的女孩:悠悠,等我安顿好行朗跟雪落的事儿,我就去天堂找你。一定要等着我!

夜,已深。

封行朗回到婚房时,雪落已经睡着了。怀里还抱着一本书。一本关于烧伤治疗方法的医书。

雪落长长的睫毛低垂着,像轻盈展翅的蝶翼;连呼吸都是轻轻浅浅的,小心翼翼着生怕惊动了其他人。一头黑发披散在雪白的枕上,更多一丝别样的妩媚;精致的五官,美得让人心动。

女人睡得静好,宛如灵动的仙子,纯美得几乎圣洁。

封行朗立在床边静静的看了一会儿,便侧身在雪落的身边躺下。或许真的是累了,又或许女人的纯美静好让他不忍心去打扰,不一会儿,他便跟着入睡。

于是,偌大的温馨婚床上,便有了两个人的心跳声。

雪落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晨曦乍现。

天呢,自己怎么会睡得这么沉啊?原本雪落是要等封立昕理疗结束后回房间来的,却没想自己到先睡着了。

起身之际,雪落听到了浴室里传出来的水流声。应该是封立昕在洗澡吧。

隐隐约约间,雪落似乎嗅出婚床上有男人所留下的轻悠薄荷味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想到封立昕被大火烧得行动不便,担心他一人在浴室里会遇到困难,雪落连忙起身朝浴室走了过来。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