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原创文章

无码肉动漫在观看线3D《把腿张开让男人使劲桶》

2020-08-01 16:44:39 写回复

 文学 华丽的近乎奢侈的龙家老宅大厅,突然沉寂下来,伴随着龙枭的一句话,三个人作出了截然不同的反应。

楚洛寒觉得龙枭就像是对准了她的脸扇了一巴掌,这一巴掌,把她打醒了。

三年前她就该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属于龙家,只是心里一直在暗示自己,一切都会过去。

如今看来,所有的期待和自以为是都不需要了。

离婚。

这个强烈又凶残的念头在大脑中一闪而过,楚洛寒在这一秒钟内做出了决定,她要离婚!

“我去趟洗手间。”

楚洛寒推开椅子附了附身离席,直到身影消失在转弯处的卫生间,才将憋着的一股气儿吐出来。

心,堵的好痛。

旋开水龙头,楚洛寒一边看着镜子里淡妆修饰下的白皙脸颊,一边将手搁在水流下面冲刷,镜子中年轻漂亮的脸,此刻已经染上了一层苍白,眼眶中的红血丝清晰可见,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的瞬间,楚洛寒扬扬头将液体倒流回去。

为龙枭哭?傻不傻?

却不知,她伪装的坚强和骨子里的倔强,全部落在了龙泽的眼里。

“大嫂,你没学过要珍惜水资源吗?”

楚洛寒一惊,再次抬头,看到镜子里多了一张脸,四目交织,楚洛寒这才意识到自己洗手的时间太长了。

关掉水龙头,抽了一张纸擦拭手上的水珠,“家大业大的龙家,还在乎这点洗手水?”

龙泽斜靠在墙壁上,曲着一条腿,环臂看着楚洛寒,“大嫂,越是有钱人越抠门儿,不都这么说的嘛!”

楚洛寒没心情和有钱人家的纨绔子弟开玩笑,转身要从龙泽身边越过去,他的膝盖正好挡在狭窄的走道中间,楚洛寒侧着过不去,穿着裙子又不方便跨,只好用眼睛白他,“有钱人家不光抠门,还喜欢当拦路虎?”

龙泽笑眯眯的看她有些恼火的样子,依然保持一贯的痞气,“大嫂,你挺幽默啊,你这么漂亮,又是知名医生,出身也不错,大哥怎么就对你不上心呢?”

他不提还好,龙泽一说,楚洛寒的火气彻底沉不住了,仰头瞪着他,“龙二少爷,我和你大哥怎么样是我们两夫妻的事,与你无关,让开。”

龙泽故意使坏,“大嫂,既然和大哥在一起觉得不幸福,其实你可以考虑离婚啊,虽然分不到大哥的一半家产,但是赡养费也有不少。”

面对龙泽的直白和挑衅,楚洛寒的眼睛狠狠的一眯,咬紧瓷白的牙齿,“我说,让开!”

她的怒气激起了龙泽更强的挑衅欲,帅气的脸上笑意深深,瘦长的猿臂直接横在走道之间,大手按着对面的白瓷砖,用自己的膝盖和手臂织成了一个禁区,将楚洛寒纤瘦的身影牢牢的圈在了里面!

“大嫂,你说,如果一会儿大哥看到咱们这样,会不会马上提出离婚呢?”

楚洛寒杏目圆睁,粉拳攥紧,眸底的怒意变成了丝丝冷笑,冷肃的目光悠悠转转都是嘲讽,“小叔子,如果你被大哥看到调戏他的老婆,你说,他会不会一枪毙了你?”

龙泽撇撇嘴,放下手臂,“刚才还说你幽默,突然又正经了,没意思。”

“龙二少爷要有意思,找错人了。”

龙泽嬉皮笑脸,“大嫂,你该不会还在生我气吧?白天我是真不知道你的身份。”

楚洛寒懒得搭理她,“呵!白天什么?忘了。”

“好好好,大嫂贵人多忘事,挺好,挺好。”

松开手,龙泽撤掉了障碍物,楚洛寒捏着裙摆大步嗒嗒嗒走了出去。

龙泽目送楚洛寒离开,然后转身审视镜子中的自己,撅着薄唇微微一笑,有意思,很有意思!

看来此次回国,没白回。

尴尬的家宴终于结束。

楚洛寒和龙枭也没有了来时作秀的恩爱亲密,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龙家老宅,此时的外面早已经夜凉如水,楚洛寒不自觉的抱了抱自己的手臂,摩挲了好几下来取暖。

司机打开车门,楚洛寒看了看龙枭,后者没有给出任何反应,楚洛寒冷笑,“反正不顺路,你先走吧。”

龙枭的声音就着夜风更加低醇性感,“上车。”

楚洛寒嘴角微倾,“饭已经吃完了,没必要再演戏了,枭爷。”

她每次说枭爷两个字,龙枭都想一把按住她,将她从内到外撕成碎片!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

龙枭锋利的眼眸盯着她,漆黑如墨的眼睛深处汹涌着不耐。

“上车,别让我说第三遍。”

两道身影隔着一扇车门的距离,龙枭笔挺的身影高大如夜神,楚洛寒能感觉到如果她执意不上车,龙枭一定会采取非常的手段让她就范,好汉不吃眼前亏,楚医生没那么傻。

“好。”

将头一低,楚洛寒钻入后座,车内的温度缓解了她身上的冰冷,身体慢慢回温。

龙枭走到另外一侧,也坐上了后座。

两人之间的距离突然拉近,比吃饭的时候坐的还近,黑暗中,楚洛寒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脏失控的跳动着,龙枭身上淡而不羁的龙舌兰清香引导楚洛寒的身体以最大限度的潜能疯狂分泌出荷尔蒙,短短几秒钟楚洛寒就意识到自己失控了。

该死!她为什么对龙枭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去怡景别苑。”

什么?

怡景别苑?去那里干什么?

怡景别苑别墅群有一套别墅,是两人结婚时的婚房,但几乎没怎么住过。

别墅都闲置快三年了,估计灰尘早就落了一层。

楚洛寒冷冷的道,“怡景别苑的房子已经发霉了吧?枭爷这是突发什么奇想?”

龙枭长腿交叠,慵懒在靠在椅背上,他正在闭目养神,有几分睡意的枭爷压低声音倦懒的冷哼,“回家。”

两个字,宛若一道惊雷横劈在楚洛寒的心尖儿上,他刚才说回家?龙枭心里难道一直都把那里做当家?

暮地,一丝喜悦从万丈深渊中爬上来,一下子就击溃了餐桌上的羞辱,楚洛寒没节操的感动了。

龙枭真的那么在乎吗?

手轻轻搓了搓,楚洛寒偷偷转眸看身旁的男人,他闭着眼睛,薄唇微微合着,干净有力的手在胸前松松的扣住,一派矜贵恣意。

车子在一栋独立别墅前停了下来,晚上十一点的别墅群很安静,皎洁的月光和路旁的太阳能灯板将一栋欧式别墅照亮,院子里的花草迎风招展,居然丝毫没有荒芜的气息。

两人下了车,并肩站在门口,龙枭语气不善的冷笑,“别装了。”

楚洛寒秀眉一皱,“我装什么了?”

简直莫名其妙。

龙枭按了密码,双开的铁门缓缓启动,他头也不回,“当初拼了命想爬进龙家的大门,现在跟我装什么清高。”

楚洛寒穿着高跟鞋本就不方便,加上这里太久没来,小路上的鹅卵石磕磕绊绊,再怎么加快速度也比龙枭慢了几十米,“龙枭,你不要含血喷人!我想进龙家?呵呵,我想的……”

我想的只是嫁给你!与龙家无关!

可是舌头一抽,楚洛寒戛然而止。

龙枭冷呵,“想什么?不止想爬进龙家,还想从我这里拿到龙家大少奶奶的身份,更想瓜分龙家的财产,是不是?”

楚洛寒脖子一梗,你特么有毛病!

“对!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楚洛寒破罐子破摔,反正她已经打定了主意离婚,在龙枭面前会落个什么形象,无所谓。

龙枭冰冷的眼神扫了扫她,薄唇溢出更加刺骨的寒意,“终于承认了。”

楚洛寒紧咬下嘴唇,绯色的红唇被她咬的泛出苍白色,仰起头,楚洛寒毫无惧色的直面龙枭的犀利审视,“枭爷既然知道了,咱们就开诚布公说开了吧。”

龙枭轻哼一声,薄唇往右侧倾斜了三十度,“准备提条件了?”

楚洛寒咔哒咔哒大步往前走,细长的高跟与鹅卵石发出清脆的摩擦声,“枭爷既然这么迫不及待,我成人之美。今天发生的事,我也不想再重演,你的父母不喜欢我,嫌我没给龙家生个一男半女,也是啊,我一个人还真没本事生。”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寥寥可数,她怎么怀孕?怎么生孩子?!

说了一半,楚洛寒提起裙子上台阶,“你喜欢莫如菲是吧?我成全你们,你们没少在一起吧?莫如菲竟然一直没怀孕,呵呵,避孕措施做的真好,不过呢,以后不用了,你们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怀了不是更好?让她名正言顺进龙家。”

龙枭忽地一把扼住楚洛寒的下巴骨,险险要将她骨头捏碎,死神般的冷眸望穿她眼底的倔强,“你说什么!”

这女人在暗示离婚?她竟然敢?!

楚洛寒下巴吃痛,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哼,“龙枭,你当我是什么?挥之则来呼之则去的奴婢?”

龙枭虎口夹紧,杀机四伏,“你配当我的奴婢么?”

楚洛寒强忍心痛,展颜一笑,有些无赖有些挑衅,“你配当我的主人吗?”

龙枭附身贴近她的脸,两人呼吸相闻,丝丝交错,“配不配,你不是早已经见识过?”

龙枭你个流氓!

“放手!”

“从你嫁给我那天起就该知道,我龙枭的东西,一辈子也别想易主!”
龙枭的东西?

呵!东西?你龙枭的眼里,我楚洛寒只是个东西?

楚洛寒笑了,她黑天鹅般高傲的昂着下巴,他的遏制似乎并没有影响她一丝一毫,黛青色的眉宇薄薄的都是冷笑,“龙枭,你错了,我楚洛寒不是你的东西,不是你的附属品。我让你,放手!”

她拿出了所有的底气和力气,对抗他此时的愤怒和狠辣,楚洛寒自知了解龙枭,这个男人天性冷漠、残忍、铁血,这个世界上,没有他真正珍惜的东西,甚至莫如菲。

而她的存在,就更加不值一提。

龙枭非但没有松开她,反而身体一转,狠狠的将楚洛寒的后背贴在了冰冷的墙壁上,楚洛寒穿着蝉翼般的礼服,半个后背都露在外面,本就已经很冷,这么一贴,寒气蹭地从脊椎骨窜到了头顶脚底,整个人狠狠的一抽。

“你信不信,我会让你走不出这个院子?”他凌厉的目光淬了火焰,在她的脸上熊熊燃烧。

楚洛寒被他掐的脸色涨红,双目几乎要翻白眼儿,手举高,一下一下拍打他的手腕,“放……手。”

龙枭怒火难消,更大力的钳制她的下颚,“求我!”

楚洛寒心里腹诽无数次,龙枭你这个变态神经病!想让我求你,做梦吧!

龙枭虎口再度用力,这一次,他真的会掐死她……

眼看着楚洛寒白皙的小脸渐渐泛紫,龙枭闭上了重眸,一把将她甩开。

“啪!”一声巨响,楚洛寒被龙枭丢在地上,膝盖与门外的地板以一个切面直接交错,登时痛的她呲牙咧嘴。

你奶奶的龙枭!

龙枭打开门,愤然遥控室内的灯光设备,天花板上的施华洛世奇水晶大吊灯瞬间擦亮了整个黑夜,一厅的奢华家居如同英国皇室的内部陈设,这里就算一件小小的靠垫,都是源自法国顶级品牌的纯手工限量定制,为了这个家,枭爷当年可谓一掷千金。

不曾想,换来的却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轻而易举便出口的离婚!

龙枭单手搭在沙发椅背上,因为愤怒暴起的青筋盘踞在额头,突突的抽动。

楚洛寒吃力的撑着地面爬起来。

“嘶——”

膝盖大面积擦伤,血水顺着膝盖在白皙的小腿上挂着好几道红印子,血滴在脚背上,地面上,与红色高跟鞋交汇在一处。

伤口最深的地方几乎可以看到皮肉下面的白骨,刚才那一下,龙枭大概是想直接摔死她吧?

楚洛寒强忍剧痛,连家庭暴力都用上了,龙枭,你还想怎么样?!

龙枭胸口的怒火在看到楚洛寒膝盖上的伤口和血迹时如遭暴雨侵袭,顿时熄了一大半。

眉峰的弧度不自觉的低了,“过来。”

他声音绷着,冰冷僵硬。

楚洛寒咬紧牙关,誓死不从,“死不了,不劳你费心。”

龙枭长指无声成拳,“我让你过来。”

开什么玩笑?过去?过去等着被你掐死?

见女人站在门外没有动作,龙枭恼了,迈开长腿三两步跨到她面前,长臂直接将楚洛寒架空了,楚洛寒重心倾斜,被枭爷直接打横抱起,身体忽地腾空,人转眼已经伏在了他宽厚温暖的怀里!

男人身上贲烈浑厚的雄性气息窜着往鼻子里钻,以光速击溃了她的每一个毛细血管。

温存还没品尝到,龙枭粗暴的将楚洛寒丢在柔软的长沙发上,巨大的弹力在她坐下去的瞬间又把人给弹了起来……

还没来得及自动回落,一只大手压住了她的肩膀,楚洛寒就结结实实的坐牢固了。

还没入口的温柔,振翅而去,楚洛寒刚复苏的少女人被龙枭彻底杀死。

楚洛寒膝盖痛的皱紧了眉头,龙枭压着她的腿,绷紧一张帅脸替她察看了一下伤势。

“你说的没错,死不了。”

这是枭爷给出的诊断结果。

楚洛寒简直咬牙切齿,“龙枭,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是不是看着我变成残废你才能满意!”

面对楚洛寒的暴躁和愤怒,龙枭的反应实在太平淡太平静,他淡淡的扫过她的眉眼,忽略了她眼底的火焰,“楚医生难道看不出来,这点皮外伤根本不会导致残废,如果楚医生连这点基本的外伤都看不准,这个医生还是别当了。”

如果真的残废的,其实是不是更好?她就再也爬不出龙家的大门。

“你!龙枭,你今天如果是来挖苦我,不好意思,我没时间奉陪。”楚洛寒撂下狠话就要走,男人的大手压着她的膝盖,轻轻一点——

“啊!”

钻心的痛让楚洛寒后背大汗淋漓,“龙枭!”

枭爷点点头,松开了她,扶着自己膝盖站起来,“你居然也知道疼?我以为,你身上根本就没有感知疼痛的神经系统。”

楚洛寒何止是痛,她现在已经痛的浑身抽搐,不过,龙枭刚才那话,几个意思?

“既然知道疼,就老实坐着。”

楚洛寒水晶指甲掐着真皮沙发,眼底炭烧一样热,热的憋不住拥挤的泪,手背狠狠擦过眼角,硬生生把泪赶了回去。

哭什么?不许哭!

龙枭提着医药箱,意识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枭爷低吼一声“SHIT!”他居然在为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拿药箱!

他真该让她好好品尝疼痛的滋味,真该好好看看她流泪无助的样子!

枭爷面无表情的把医药箱丢在玻璃桌面上,以便不能弯腰的她使用,丢下以后就直接去了一侧的单人沙发,弯膝坐了下去。

楚洛寒看看医药箱,又看看事不关己的龙枭,冷冷的自嘲,你在期待什么?指望他亲手为你包扎?醒醒吧!他是龙枭!恨不得你早点死的龙枭!

不给包扎也无所谓,楚医生不需要。

楚洛寒拿出碘酒,倒在棉球上,要给血肉模糊的膝盖消毒,棉球悬在伤口上方一厘米外,楚洛寒脸色苍白,消毒的过程会痛不欲生!

余光瞥见双腿交叠的龙枭,楚洛寒的愤怒都化成了无敌的自虐,手指一落,碘酒像硫酸一样腐蚀啃咬,那种痛尖锐刻骨,直接的像白刀子刺骨割肉!

楚洛寒额头的汗珠豆大的往下砸,腿一下一下打颤,条件反射的震颤让她狼狈的无处逃遁。

头顶的吊灯与流光水滑的地板反光交相辉映,一身黑色长裙的楚洛寒在千缕万道的光线中弯腰处理伤口,长发从脑后吹到脸前,一缕柔丝正好挡在眼睛上。

枭爷的指头颤了颤,他有些想替她撩开的冲动。

楚洛寒将浸染成红色的棉球丢在烟灰缸里,一颗一颗,足足用了十三个,全程楚洛寒一声没吭。

龙枭的锐目,缓慢的沉了沉。

对自己都能狠心成这样,对别人,又会如何?

思及此,龙枭还没打开的怜悯,又收了回去。

楚洛寒给自己涂药,缠好绷带,剩下的动作一气呵成。

细长的腿上突兀的多了一大团白纱,视觉上很丑。

扶着沙发站起来,楚洛寒为保护最后的尊严,主动道,“我走了。”

龙枭双臂伸展,整个人如鹰展翅般靠在沙发上,他慵懒的有些厌恶的道,“这里是你的家,你还想去哪儿?”

楚洛寒笑了,为了掩饰内心的疼痛,她笑的很吃力却不狼狈,“我不记得我在这里有个家,龙先生,我想你记错了。”

她抓起手包转身欲走,身后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你是我的女人,死,也要死在我的地盘上!”

楚洛寒背对他的时候,脸上的疼痛几乎要碎裂,一转身,又成了无尽的妖娆,“你留着我,就是为了满足男人的占有欲,显示自己的能力,顺便让我难堪,是吗?”

龙枭剑眉皱的更深,唇如利刃,他语气清冽如冰,语速缓慢如凌迟,“何止?我还想让你知道背叛的下场,还有,被人背叛的滋味。”

楚洛寒很想笑,她抱着侥幸的心理与他纠缠了三年,总觉得他们之间至少有一线温情,如今看来,这份期待早就是过期的罐头,该扔了。

不等楚洛寒说出酿在舌尖的离婚二字,龙枭已经倦倦起身,走到她身旁,错开她的肩膀迈开半步,抢占了她前方的有利位置。

“还有,你最好打消中途退场的念头,我用过的东西,一旦脱手,下场只有一个——”

转头,附身,四目相对,快、准、狠。

“毁灭。”

楚洛寒指尖冰凉,如遭雷击,“龙枭,你这么恨我,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龙枭扯松了白衬衣的领口,他伟岸的身影笼罩了一大片光亮,将楚洛寒彻底的藏在阴暗处,“楚医生好好想想,病人在什么情况下最痛苦?是死亡?还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轰隆!

龙枭的话像一记闷雷在楚洛寒的脑袋里爆炸开,他要的是她生不如死?!

楚洛寒无波的眼睛结起了坚冰,“到底谁让谁生不如死,还不一定。”

龙枭勾着嘴角,长指倏地捏住她的下巴尖,傲慢戏谑,“看来,你准备好了。”

“医生二十四小时为病人待命。还有,龙先生也别忘了,这世上还有比生不如死更残忍的,那就是不想死,却必须死。”

说完,楚洛寒甩下高跟鞋,一步一跳的走到楼梯口,不就是留下过夜吗?那好啊!

楚洛寒吃力的爬到二楼,一把推开主卧的门,面前是他们的婚房,是她与他初次缠绵的地方,一景一物,莫不如初。

甩甩头,将见鬼的回忆丢开,楚洛寒嘭关上了门,反锁!

过夜而已,当她不敢?

望着被关上门的二楼主卧,龙枭的脸上终于划开了一道波澜。

刚才的一通唇枪舌战,突然让他意识到,原来自己也会有情绪的变化,也会有波动,甚至也会……心痛。

他很多次都以为,自己的心已经死了。

一阵催魂夺命的手机铃声将楚洛寒从沉睡中吵醒了。

迷迷糊糊伸出手臂去找手机,突然,楚洛寒彻底惊醒!

她“蹭地”从床上坐起来,牵动膝盖的伤口抽筋一样疼,楚洛寒精致的小脸皱成了一团!

刺痛感侵袭的瞬间,楚洛寒的眼睛也清晰了,一转头,发现床边的位置空荡荡的,龙枭并不在旁边。

也是,他那么厌恶她,又怎么会跟她睡在一起?

刚才拔地而起的惊慌,瞬间又成了一池冷水的失望。

狠狠抓了抓头发,楚洛寒拿起手机,是科室值班医生的电话。

“楚医生,你醒了吗?二十二床的病人心律不调,你快来一趟。”

二十二床的病人入院已经两个多月,病人患有严重的冠心病,一旦与心律不调结合,便极有可能诱发心肌梗塞,病人的情况很危险!

“静推5毫升利多卡因,稳住病人情绪,十分钟后如果病人情况还没有缓解利多卡因再推5毫升,记住,稳住病人情绪,不要让病人感觉到紧张不安。我马上过去。”

“好!我去准备!”

挂了电话,楚洛寒顾不得膝盖的刺痛,趿拉着拖鞋下床,手刚刚打开卧室的门,低头看到龙枭正躺在客厅的长沙发上睡觉。

胸膛里某个地方,清晰又尖锐的痛了一下。

一步一踮的跳下楼梯,楚洛寒静静看着龙枭熟睡的样子,熟睡中的龙枭没有了平时的狠厉冰冷,安静的舒展开眉头,立体的五官都变得柔和起来,要命的好看。

“明明长得那么帅,偏偏喜欢摆出一张冰山脸。”楚洛寒嘀咕了一句,准备拿包包走人,但低头看到身上的礼服,默了。

穿成这样去医院,着实不合适。

智商不够用,早发现的话就该在楼上找一套衣服换上的,搞得现在还要再爬一次楼梯。

楚洛寒生无可恋的跳楼梯,虽然尽量控制了幅度,砰砰砰的声音还是吵醒了龙枭,他拧拧眉头,看到了女人兔子一样的背影,暖暖的光线穿过落地窗照亮了她的侧身,拉长了一道影子,投放在另外一侧的白墙上。

龙枭懒懒的扬起了一侧的唇角。

楚洛寒以最快的速度随便找了一套三年前放在这里的衣服,居然正好合身,匆忙洗脸刷牙,然后再一次准备跳下楼梯。

刚要迈出第一步,龙枭峻拔的身影无声无息的站在大厅,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十足的看热闹的态度。

楚洛寒咬咬唇,低级!恶趣味!

龙枭却直接忽略了她弹跳的动作,视线聚焦在她的衣服上,米粉色的连衣裙,长度刚好遮住了膝盖,一改黑衣的沉郁冷静,面前的女人很明媚。

而且,他记得,这套衣服是他当年买给她的。

楚洛寒吃力的下楼,脚落地,龙枭却单手插在口袋里,慢条斯理的审视她的仪容。

“龙先生,麻烦让一让。”

这个女人睡了一觉,脾气睡大了。

“去哪儿?”

“医院。”

龙枭下意识去看她的膝盖。

“我是医生,要照顾病人,所以我现在需要去上班。”楚洛寒不等他给出反应,错开他的肩膀一瘸一拐的走去大门口。

龙枭细细品尝她说的上班二字,眉峰挑开了两道弧度,“这里打不到车。”

楚洛寒穿鞋子的动作忽地停下来,该死,她怎么把这个给忘了,住在这里想打车必须走到一千米外,何况这里的人哪儿需要打车?

但是她这个样子哪有本事走一千米?

“多谢提醒。”楚洛寒套上一双鞋柜内闲置了三年的平底鞋,也是唯一的一双鞋子,起身推开门。

龙枭气的眼睛喷火,“你想变成瘸子是吧!”

回答他的是楚洛寒下台阶的背影。

这个蠢女人!

龙枭疾步追出去,楚洛寒吃力的用一条腿支撑全身的重量往外走,她的倔强,简直让人讨厌!

“楚洛寒!你想干什么?!”

龙枭一把拽住她的手臂,后者冷眼看他,笑的格外礼貌,“龙枭,我还想问你呢,你想干什么?我的病人在医院等着我去救,我必须去医院!”

对病人,楚洛寒从来不含糊。

龙枭气的俊脸发黑,“上车!我送你。”

嗯?!

送她?

“发什么呆?不想发生医疗事故就上车,还有,别再用这个表情看我。”龙枭折身回去取了车钥匙,发动车子。

楚洛寒心里犯嘀咕,这个表情?哪个表情?

龙枭的车停在身边,不由分说的下达命令,“上车!”

好吧,上车就上车,免费司机不用白不用。

车子突然启动,楚洛寒的上身一下弹出去,差点撞在挡风玻璃上!

“龙枭!”

楚洛寒忍无可忍,膝盖受伤也就算了,还想让她脑门儿受伤?

她的愤怒迎来的却是龙枭的一抹嘲讽,他视线落在她的身前,空荡荡的,没有系安全带。

“你想找死,我可以成全你。”

楚洛寒自知这一次是自己的太心急了,咬着牙系上安全带,发誓这一路上不会再和龙枭说一句话。

车子沿着道路行驶,开了一半,楚洛寒的手机铃声又响了。

“病人怎么样了?”

“楚医生,病人已经缓解了,你不用着急过来了。”

“没事就好,辛苦了。”

楚洛寒松了一口气,万幸。

听到病人没事,龙枭的车速放慢了三分之一,他的眼睛有意无意的瞥了瞥楚洛寒的反应,“还去医院吗?”

“一个病人好了,还有很多别的病人在等我,当然要去。”

楚洛寒没好气的堵了两句,语气不善,带着小性子。

她发脾气,使性子,至少证明她的情绪在波动,很好。

龙枭懒懒的用一只手扶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闲置着搭在右腿膝盖上,和楚洛寒的腿只隔着几公分距离。

只要车子再颠簸一下,他的手就会滑到她的腿上,“不小心”碰到她的皮肤。

可惜,车子的稳定性太好,路面太平整,一次机会都没有。

该死,这是什么鬼想法!

“既然只是上班,那就吃过饭再去。”

楚洛寒还没说话,龙枭直接将车子开到了一个岔道口转了弯,两分钟后停在了一家饭店门口。

“我不饿,不想吃。”楚洛寒愤然咬唇,龙枭做事实在太过霸道,他总是在做出决定之前不给人说话的机会,也从来不跟人商量。

“不饿?我说过让你吃了吗?既然不饿,就看着我吃。”

“……”

龙枭大长腿走下车,丢下楚洛寒一个人撑着车门下来,膝盖每一次动弹都带着撕心痛。

龙枭,这就是你让我生不如死的小伎俩吗?

我看,也不怎么样!

对早餐来说,龙枭面前的饭菜实在太丰盛,荤素搭配,清淡正好,又是养生的中餐,两人面对面对着,龙枭捏起筷子,旁若无人的开始细嚼慢咽。

龙枭吃饭的样子实在太好看,他把每一道菜都吃的好像天上佳肴一样诱人垂涎,楚洛寒有些忍不住了。

她昨晚在龙家几乎没动筷子,肚子早就饿了。

龙枭看都不看她一眼,吃了菜,捏起汤匙一口一口的品尝海鲜汤,饭菜的浓香加上龙枭勾人上瘾的吃香,楚洛寒心里的天平倾斜了。

捏起筷子故意在桌面上顿了顿,楚洛寒自动忽略了刚才的话,夹了一口菜放在嘴里,味道真的很不错!

吃的时候还不忘用眼角的余光观察龙枭的反应,同时准备着要是他反唇相讥她该怎么回应,可是,龙枭全程都在认真的吃饭,直接将她无视了。

夹菜的时候楚洛寒才注意到,好像餐桌上的菜,一大半都是她喜欢吃的,而且她最喜欢的几道菜恰好都在她面前,捏捏筷子就能夹到。

看来,这家餐厅的口味很适合她,以后可以多来吃几次。

估摸着她已经吃的差不多了,龙枭抹了抹嘴角,一言不发的起身离开了餐位。

楚洛寒放下筷子,心满意足的擦了嘴角,紧跟着他站了起来,在楚洛寒看不到的地方,龙爷的唇线,又一次上扬了。

京都中心医院。

龙枭的车停下,冷冷的道,“下车。”

楚洛寒拿起手提包,打开车门,脚落地前,低声生硬的道,“谢谢你送我上班。”

结婚三年来的第一次,而且是在这种情况下。

龙枭没给出任何反应,因为他的手机响了。

一线之间,楚洛寒看到了屏幕上跳动的名字——莫如菲。

醒目的三个字,好像是一个隐形的武器,朝着她的心脏上下开工,要说不在意,那是假的。

“嗯。”

“好。”

“我现在过去。”

很简单的三句话,楚洛寒却脑补了全套的莫如菲电话那边的样子。

“枭哥,你起来了吗?”

“你能不能来接我一下啊?”

“什么时候来呢?”

楚洛寒甚至可以想象出莫如菲说这些话时娇滴滴故作温柔的样子,简直恶心的把早餐给吐出来。

“看来有约,那就不耽误你时间了。”

推门,关门,楚洛寒的动作潇洒利索。

龙枭玩转手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别别扭扭的走姿,女人,你敢说你心里没有一点反应?

“楚医生,你终于来了,有位小帅哥在办公室等你呢,指名要你给他看病。”

同办公室的赵绵绵医生一脸花痴的拦住了楚洛寒。

“什么病?严重吗?”楚洛寒提着腿不敢用力,又不想被同事看到,只好先站着不动。

赵绵绵是出了名的花痴,看到帅哥就死命往天上捧,有三分照着十分夸,有五分就能飞天入地,她的话可信度很低。

“这个……看起来,好像没什么病啊,不过他说他病的很严重,一定要你亲自诊断,但是,这个病人真的很帅!而且真的好年轻!你快去看看,快去。”

“楚医生,一会儿就算帅哥没病你也要给他诊断出个来,让他在医院住上十天半个月的!嘿嘿。”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