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原创文章

两个人的房间在线观看完整版,小米和爷爷在线阅读

2020-10-17 15:20:42 写回复

提起偷吃,它估计是很多人都曾有的童年记忆吧!虽然带了个“偷”字,但却与偷窃不可相提并论,一个孩子,背着父母吃点家里私藏的小零食,这种行为无关品行优劣,却是孩子藏在心底的小秘密,多年之后想起,还会忍不住嘴角上扬,为自己当时的那点小伎俩、小心思会心一笑。

 文学

还记得我小时候,虽然家里条件还过得去,父母也不抠门,更没有年龄相近的兄弟姐妹与我争抢。但我依然也有过“偷吃”的经历。

记得那时的新年,人们走亲戚时还提着一小包一小包的点心,白糖,红糖之类的,用黄棕色的粗纸包得方方正正,上面覆盖一张红纸,印着“恭贺新春”之类的吉祥话,再用一根细细的绳子捆起来。在这些迎来送往的点心中,我最爱吃一种叫做“果子”的东西,原料无外乎就是米粉或面粉,搓成棍棍的形状,在油锅里炸一下,粘上点白糖。每当家里的条几上出现这种包装的点心,我都会趁着没人的时候偷偷拆开,拿几个尝尝,虽然都是“果子”,但不同的包拆开味道口感也不一样,有酥脆金黄的,也有绵软圆胖的,上面沾了一层白色的淀粉,可能比较符合老年人的牙口。遇到好吃的呢,我就把它据为己有,转移到自己的私人“窝点”,反正多一包少一包的爸妈也不会发现。不好吃的呢,我就再包回去,但每次都不能做到恢复原样,包的歪歪扭扭。有时晚饭没好好吃,睡前饿了的时候,我就会拿出自己的私人珍藏,一边咯吱咯吱,一边读《故事会》,读(吃)得津津有味。

除了偷吃自己家的东西,我们小伙伴们还学会了“互通有无”,大家各自从家里拿出自己的私藏,到学校交换着吃,什么油炸的馓子呀,饼干呀,奶糖呀之类的,这种行为是坚决不能让妈妈知道的,拿自己家的东西到外头给别人吃,那不是败家是什么?我记得当时有个小伙伴,她妈妈是村里出了名的抠,但为了友谊的需要,她还是“顶风作案”,为此也没少受皮肉之苦。而我的爸妈,都是粗糙忙碌之人,这也为我的偷吃 偷拿大开方便之门,我的两个叔叔都在市里上班,所以每次回老家都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新鲜的吃食,而我也会把这些零食偷偷分给要好的小伙伴,以巩固友谊,也为获得心理上的优越感。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偷吃”这种行为似乎失去了它的魅力,我也开始坦然拿取自己想吃的东西,我真正意识到自己也是家里的一分子,拥有对所有物品的处置权。

其实回过头看看,我的父母,又何时防备过我呢?是我一直处于自己假想的情境中,自己自导自演了一出出“偷吃”的戏。也许我是受当时环境的影响吧,那时大多数家庭并不富裕,孩子也多,为争食物而绞尽脑汁也不稀奇,因为偷吃而被父母呵斥责骂的例子也比比列是。

而我,在整个“偷吃”的童年,感受最多的还是父母对我的爱呀!也许他们早已发现我的小伎俩,只是没有说破,让我在一次次的偷吃中有惊无险。

那些我曾偷吃过的童年美味啊,那些幼稚可笑的童年时光啊,早已一去不复返了,每每想起,都让我唏嘘不已,笑中带泪……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