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原创文章

肉文小说 2012国语在线看免费观看

2020-10-17 15:21:38 写回复

“无名小卒”是苗闯的网名,他是我暑假在驾校学车时认识的。在一起学车的一批学员中,我对他算是了解最多的,关于他的一些片段,零零碎碎拼凑起来,也够写一篇文章了吧。

其实从一开始去驾校直到考完科目二,我对他并没有什么了解,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我们一起学车的十几个人建了一个微信群,但我并不能把他们一一对上号。我对苗闯的外貌很熟悉(包括其他人),但并不知道他叫苗闯,更不知道他的网名是“无名小卒”,我们一群人就是这样彼此熟悉又陌生着。

 文学

刚开始练车的十几天,苗闯每次都是带着自己7岁的儿子来的,那小家伙黑瘦黑瘦的,刚掉了两颗门牙,怎么看都像一条不体面的小狗,我儿子6岁,虽然也是精瘦,但感觉还是比他高点,胖点。

苗闯每次都是匆匆而来,练几把,在我们之前离开,似乎是还要回去做生意啥的,他烟瘾很大,跟教练不分伯仲,经常是三五分钟就要抽一根儿,顺便也给教练让一根儿,他说话带着点西三县的口音,听着有点“愣”,也可能是他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有点愣吧,不太圆滑。后来考科目二的前一天,我们都去总校模拟,我没跟他一辆车,但听说他模拟的一团糟,心理素质太差,还不是正式考试呢,一上车就全乱套了。谁知第二天正式考试时,他却出奇地顺利,满分过关,当然这是后来我才知道的。

真正对他开始熟悉起来还是我们一起练科目三的时候,前后也不过一周。我、他,还有另外两个人组成一车,每天晚上跟着教练去经十路练车。有一次练完车后,刚哥有事不能来接我,在一旁的苗闯问了我家住址,说正好顺路,我可以搭乘他的电动车。他这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好像他就是在人民公园一带住,离我家确实不远,于是我们就同路。本来按照计划的路线,他把我送到小区门口,后来刚哥听说他家在人民公园附近,不好意思让他绕远路,就说在人民公园门口接我,结果我们又绕了更多的路,我也很不好意思,说不如我就步行过去,也没多远,但苗闯本着“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的精神,还是把我送到了公园门口。但其实他并不在公园附近住,而是在二高旁边的梅溪路路上开一家小饭馆,至于在哪住,就不得而知了。

苗闯对人很热情,很主动,除了每天给教练让烟,二人一起“吞云吐雾”之外,他还给我们每个人买水和饮料,这可能源于他作为小生意人的一点职业习惯?但他绝不是精明或者圆滑,相反,他确实给人一种很实诚的感觉。在学车时,他的脑筋依旧不算灵活,经常忘了一些简单的操作要领,好在教练并不嫌弃他,对他的指导也很细心。

科目三模拟的那天下午,模拟完已经五点多了,晚上七点还要练车,我们都没有回去,也没地方去,就在马路牙子边坐着闲聊。我问他有几个孩子,他说还有一个女儿,今年刚上初中,成绩很优秀,在年级排前几名。他一个人在南阳卖饭,两个孩子和妻子都在老家。我问他有没有想过让孩子来南阳上学,他说那怎么可能呢,也不认识什么人。他应该是一个知足常乐的人吧,在自己的世界里认真地活着,做一个无名小卒,就像他的网名一样。

第二天,我们一起考科三,我们没有在一辆车,我先考的,一路顺风顺水,顺利拿了本本儿。他却没那么幸运,两次机会都没把握住,挂了。

后来,我们就再也没有任何交集了,不知道他现在拿到了驾校没有。二中旁边的小吃街我是经常经过的,就是不知道哪一个摊位是他的,听说二中的学生明年就要全部搬到新校区了,那这依附于二中众多学子的小吃摊也要一起搬走吗?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