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原创文章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宝贝舅舅想你了

2020-10-26 08:12:23 写回复

“师傅,人生如何不苦。”稚嫩的弟子一脸悲愁地求问于自己的师傅,他相信眼前这个年迈而睿智的人一定能够帮助自己。

可是师傅却说“人生本无所谓悲苦,只在于你看到的是什么,感受到的是什么,然后放入心间的又是什么!”

师傅的回答太过于模糊,他不懂,只记得临离去时看到师傅面上的神情,慈悲而意味深长。

后来他渐渐长大,因耐不住性子几番还俗,后又因人世几多困顿,再次步入佛门。

他深信人世痛苦不堪,佛门亦无长乐。

 文学

直至后来他遇到了一个女子,女子兴冲冲地拉他看树枝上的落叶,说那一片片轻舞旋转的叶儿,像极了春日的蝴蝶。

他伸手挠挠头,万分不解,“这落叶便是落叶,施主怎说它是蝴蝶。”

“你这呆瓜”女子柳叶眉儿一挑,“关键根本不在于你看到的是什么,而在于你想的是什么。”

“想的什么?”他越发不解。

“你若什么都没想那这眼前的落叶便只是落叶,但倘若你想了别的,那看到的是落叶却又不是落叶。”

“什么是不是的。”眼前的女子说的话和师傅一样难懂,虽见她生的眉清目秀,但不知为何心中不自觉地生出几分不悦。

他欲转身离去,可不想手指却被身后的她勾住。

他一遍遍的在心里说自己是个出家人,可步子却仍似磐石般,移动不了分毫。

而真正另他彻底放弃防御的还是她那一句“若你此刻不想自己是个出家人,那便不是。”

自那以后,他再难忘记她,常常跑出去和她幽会,其实也说不上幽会,不过是一起去山上摘摘野果,去水里捕捕鱼,有时也会陪她放风筝,有时也会收到她的一方绣帕。

他以为那不过是一个伴侣,一个仅仅能让彼此感受到存在感、互相温暖的伴侣,但不知何时,什么东西在心间悄无声息地滋长、壮大……直至不可收复。

他的吻落在她的额上的时候,正是桃花开的最美的时节,风儿轻轻一吹,粉色的花瓣儿落了一身,而她面上的羞颜就和桃花一样好看,粉粉的,让人沉醉。

“我只是一个和尚,可能给不了你一世的幸福”

“不,我只求这一刻,眼下便是无边的幸福。”

故事到这里便该结束了,因为再继续下去便只剩无边的苦涩。

但最终那仅剩的一丝理智还是被内心翻涌的情感所吞噬。就好像上天有意的安排。

后来,女子有孕,那于他们不亚于一场灾难吧。女子问他该如何,问他愿不愿意还俗,陪她远走他方。

或许是太猝不及防,或许是太过害怕,他大脑一片空白,以致一时给不出答案,他不断的说:“让我再想想,让我再想想。”

但却不曾想那于她,或许本就是一个答案。

那是一个下雨的夜晚,他不敢去看她离去的背影,似乎不去看便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当做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回到寺里他已狼狈至极。他感觉那是一生一世最大的一场雨,可比那场雨更加可怕的是那个消息――她说“我怀孕了。”,她还说“是我们的孩子,是我和你的孩子。”

那声音久久地不散,萦绕在耳边。

他想了很多,想到如果别人知道会怎样,他们会不会被处死,如果他们侥幸把孩子生下来又会怎样,他拿什么养活他。

可是在无数的翻来覆去后,他想到了她,想到了那个和师傅说话一样难懂,却牢牢地抓住他的那个女子,他想到了他们一起摘过的野果,她总是把尝过最酸的果子塞给他,看他酸得受不了眯起眼,她就在一旁咯咯地笑。还有他们一起下水捕鱼,她总是装作不小心要滑倒,可每次他要去扶的时候她却露出狡黠的笑,一把将他推进水里,最后辛苦捞上来的鱼还要眼睁睁地被她放掉,说什么不过是想玩一下罢了,鱼儿也有属于它的家。还有一起放过的风筝,哪一次断了线挂树上不是哭闹着让他去取。去便罢了,还一个劲儿地在树下嘲笑他爬树的样子太柔弱,一点不像男儿,反倒像个娇滴滴的小娘子。想起来竟也觉得有几分好笑,她可是他这一辈子见过的最不像女子的女子,可就是这样一个大大咧咧的姑娘竟亲手绣了帕子给他,其实她哪会绣什么帕子啊,绢上的鸳鸯绣的与麻雀无二,可即便是那样,他收了依然欢喜。

他终于有勇气去想那个孩子,她说那是他们的骨血,是的,将来那孩子生下来,身上留着他们二人合二为一的血液。

他的心竟然开始变得安稳,他终于能从这莫大的惊恐中体味一丝幸福。

后来,他不知不觉睡去了,梦中是那片桃花雨,是那个吻,以及他们将会出世的孩子。

可最终老天也没让他如愿,第二天,在他们常常一起捕鱼的那个池塘里他看到了她被池水泡的发白的尸体,孩子还太小,肚子还不曾隆起,但是他依然可以,可以感受到在那里面曾有一颗心脏跳动过,那里面曾有过他们的孩子,想想老天有时候真是不公平,给了他一个晚上的时间让他接受,却可能要让他花费半生的时光去忘记。

大约十来年过去,老和尚即将圆寂,将他叫到了身边。

“从前你总觉人世悲苦,如今可曾参悟什么道理。”

“弟子只觉得人生可以选择的机会不多,在当珍惜的时候珍惜,当放下的时候放下足矣。”

“那么,你心中可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吗?”

他轻轻闭上眼,眼前又浮现一道身影,盈盈走来,在漫天飞舞的桃花中一笑,一笑而逝。

他的心中不自觉地泛起一阵痛意,眼角一滴泪滑落。

“既然悲苦,何必执着。”

“不,不是悲苦,至少不全是,这其中也有很大的幸福。师傅,经历种种,弟子方才明白有时正因懂得所失之悲痛,才能正真体味所得之幸福与欣喜,悲喜原本就一体。"他眼角的泪痕虽未散尽,但面上仍能感受到那份似乎只有他才能明白的幸福。或许他真是梦得深了,还不曾从幻梦中自拔。

老和尚走了,临去时他说他并不是他收的最好的弟子,但却是他最喜欢的一个。

“一切有为法 有如梦幻泡影 如梦亦如幻 如露亦如电 当作如是观”

“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危惧,命危於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於爱者,无忧亦无怖”

佛经千千卷,无一可知情字何解

多少月光如水,如梦似幻的夜晚,他曾想舍身而去,可是他又总怕不是相遇的结局,他担心身死即魂灭,彻底忘了那一丝在岁月中沉淀模糊却仍入骨的相爱的印记。

心中是你,目光所及皆是你!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