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原创文章

老师穿旗袍肉丝让我爽翻天|禁忌的爱40章

2020-10-29 08:16:42 写回复

二娃子曾经也是相亲过的人

那时候父亲为了他让能吸引到那个叫赵艳艳的女娃

就从左邻右舍给他拼凑起来一身行头

站在破旧的镜子跟前,瞅了好几眼,没有发现这灰蓝色且有些不伦不类的西装穿在自己身上能有什么美感,倒是那双崭新的布鞋和用莫斯拉过的偏缝头。还是符合这二娃子传统的气质。事实上,二娃子一直喜欢中锋头,但被汉奸头群体舆论下,他还是把自己的喜欢悄悄的埋藏在心底。以至于到后来,他的一切喜欢就像被上了一道封印。从来不敢透露出来。正如二娃子内心喜欢邻村的一个女娃,她叫王艳艳

却只能把把她默默的装在心上。

记得那个时候

一到周末,二娃子就跑在邻村帮王艳艳家刨洋芋。

 文学

但都是假装路过碰到然后拉上几句话就下地帮忙了。当然去的男孩子不光是二娃子一个。还有其他村的

他们想必和二娃子都是一个心思。王艳艳确实是这方圆几十里是最惊艳的一个女孩子。虽然她身处农村

但当时就觉得她就像个城里女娃。白皙水嫩的皮肤,明媚阳光的微笑,窈窕多姿的身材。在这乡土气息浓郁的乡下依旧掩盖不出她散发出来的气质和魅力。在二娃来看她丝毫不亚于城里女娃。因此总觉得和她有一定的距离。但对二娃而言,只要每天能看着她,听到她轻柔甜美的声音,还有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灵性之气,二娃就心满意足了。

记得有一次,二娃帮他们家把玉米搬回家,王艳艳她母亲调侃二娃说:是不是看上我家艳艳了,要不行娶回去做你媳妇怎么样。

这突如其来的调侃虽然觉得是玩笑,但怎么说也算是戳中二娃子内心真实的心思了。看得出来她母亲老道,一眼看出二娃子那点小心思。瞬间二娃子脸色变得通红,那个心扑通扑通的都快从嘴里跳出来似的。可他反观王艳艳的时候,她竟认真的看着二娃,纯净的眼神里二娃仿佛看到是一种期待。那一刻二娃不知道该说什么,慌乱的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一会擦在裤兜里一会拿出啦,时间仿佛一直定格在那里,都在期待着二娃能憋出什么惊人之语。慌乱中,二娃还是哼哼唧唧的说道:我现在年龄还小,主要还是以学业为重,要好好学习,男女之事,不想考虑。。说完这话后,倒是缓解了二娃的尴尬之境,但二娃却为自己的理由感到一阵阵莫名的喜感。因为他在学校的成绩压根是倒数第一。闹了几次退学,这全村是知道的。这荒唐的理由说出来自己都不信,自然这也逃不过王艳艳他母亲的法眼,她笑着说道:就你还学业为重,随后一声怪异的笑声,拿起簸箕像门里走去。二娃在看王艳艳的时候,她眼神却充满了失望之情。却一句话也没说。

王艳艳站在院落中间,发着呆。却对二娃而言根本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因为在他的认知中,他与王艳艳毕竟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对于她的爱慕,只能是放在心里。

恍惚中,他离开了王艳艳家的院落,那也是二娃最后一次去她家,以后的日子不知不觉的去回避王艳艳。当时二娃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后来他才知道,这就像他的喜欢的中锋头一般。从来都只能放在心里,却不敢流露人间。而这种行为的背后,那是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自卑与懦弱。

如今,他依稀记得跑出王艳艳家门口后,泪水就忍不住的像泉水涌出,就这样在风里狂奔中挥洒着自己的泪水,一边也用这种方式发泄着自己复杂的内心情绪。那是喜欢与怯懦之间的博弈。也是王艳艳从期待与失望神情之间的回馈。她就像一把锋利的剑,深深的刺穿了二娃的心脏,虽没有血腥的味道。

但他已经躺在血泊里,挣扎,绝望,矛盾。

言语到这,请允许二娃呼喊一次,也是第一次。王艳艳,我爱你,我一万个愿意让你当我媳妇。什么狗屁学业重要,那都是我逃避内心胆小虚假的借口。

从那以后,二娃与王艳艳的缘分渐渐的远了

学校见面也刻意的疏远。一直到后来二娃还是辍学了

她上了大学,二娃却在工地上搬砖了,她离开了村庄生活飞向了自由。而村庄却成了二娃的牢笼,也只是幻想里飞出去看看。一代人的芳华与故事,就这样在岁月里流逝,在记忆里尘封。

如今,这突如其来的相亲,原本二娃是不愿意去的。

但一听这女娃叫什么不好,偏要叫个赵艳艳

这辈子看来要与艳艳杠上了。虽然这名字充满了乡土气息,流露着人间烟火的尘味,但由于王艳艳的气质,一下把这个名字仿佛带入仙境一般。因此后来,他生命中的艳字总是与仙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就这样,带着父母的意愿,穿着他们借来的西装,痛下决心买了一盒芙蓉王。怀着一颗好奇与无所谓杂交的心绪上路,赶往约好的地点。

后来,二娃更加明白我自己为什么会有好奇与无所谓两种思绪。那还是自己埋藏在心底,甚至是流淌在血液里的自卑所致。一方面的好奇,对生命依旧怀有天然的热情和追求,一方面,又在给自己内心的挫败感寻找出路,即便对方看不上自己,还好自己是无所谓的态度,提前的安慰已经成为二娃天然的保护之色。。这么做,仿佛一切在自己世界里的存在都像过滤而获得轻安。可实际上这种安乐感,毕竟是虚假的,他是由脆弱不堪的内心世界所勾画出来的。

他与赵艳艳约会的地点定在村边的小河边上,

农村条件的天然性,让二娃原本不富裕的家庭

倒是省了城里人的咖啡钱,在这蜿蜒起伏的溪流声中,时不时的会出现几声蛙叫声。偶尔还能听到几声鸟儿清脆的鸣唱。你一声来他一声语,非常有节奏的像是拍打着节拍,吟唱的属于生命的旋律。

在这村头的河边,仿佛唤醒了繁茂的丛林。让一切都充满了活力与生机。

到了河边的二娃,才发现自己早到了一个小时。

这才意识到自己按耐不住的紧张与焦虑。

脑补着头脑里的戏剧性,尝试了多种让自己满意的见面画面,与琼瑶一般的开场方式。

听媒婆说这女娃屁股大好生养,牙口也不错。

四肢强健有力,又能下地割谷子,还能在家里做饭洗衣。是个家务能手。。最主要觉得与二娃的气质匹配。当时听这婆子这么一形容二娃倒有些退堂鼓。

这哪里是在形容一个女人。恕自己才疏学浅

尽管怎么脑补,也无法想象出一个四肢强健有力牙口又好,与女人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何况与自己气质匹配。纵观自己全身充满了泥土气息。虽然西装革履装了身,却难以掩盖那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匮乏,贫瘠,与处在社会最底层的印记。

所以说要不是看在父母用心良苦的份上二娃才不愿意套上这一身自己都觉得尴尬的衣服。这种与气质不符的搭配,在他看来是变态的。

这也说明了,穷人即便他们的审美,也是无知的。

就像二娃的喜欢掩盖在内心世界久了以后,就再也想不起自己真正喜欢什么。那种不能从内心焕发出来的喜爱,只能让生命变得枯萎,扭曲。

同时也宣定了生命成长的停滞。那是死亡的气息。

不知道自己内心的人,终究像二娃一样,又或者无数个二娃父亲一样,追逐象征上的意义,以为西服就能吸引他人的目光。却忽略了自己内心到底喜欢不喜欢。如二娃这般身着,畸形的追求下,失去了自己的内心。因此,他不伦不类。

媒婆子言之凿凿的说赵艳艳与自己气质一样。

唯一脑补的画面,也只有生命里那些如你我他一般

麻木的人群。失去自我的人群。不伦不类的人群。

我们也许都是上帝的弃儿,有那么一些时刻

我们也有机会接住上帝的手,飞向那自由的天空。

正如王艳艳曾经那清澈明亮的眼神

而二娃却因为自己的猜忌,怯懦,而错失了机会。

生命之重,错过的机会,他就会像是一座大山

长期压迫在你的心田中。让你的世界掉入深渊。那里总是充满了恐惧,荒凉,无助,迷茫,阴暗。贫瘠,还有无尽的痛苦。而再想出来,那对很多人而言将会是一次九九八十一难般的蜕皮过程。

王艳艳走了,赵艳艳来了,一个美撼凡尘、聘婷秀雅,貌若天仙。那是二娃只能放在心中幻想一下的人生画面。一个,凡桃俗梨,这倒是符合了我真实的生活现状。

正如你我他一般,那些选择有多少只是在不得已中而为之,就像那菜市场中经过精挑细选后剩下的菜渣就给你一样。不满也无奈的接受。毕竟吃饭是你的本能!

而这种不得已经常蔓延的就是生活上的不顺心

与深沉的压制与挫败之感。尽善尽美,那是天性之愿。。而违逆天性,就如同遭到抛弃的孩童。在这充满了未知世界里,去造作已知,直到把自己彻底变成聋子,瞎子,方可罢休。

在等待赵艳艳的过程中,二娃百般无聊至极

便卷起裤子下河中去摸青蛙。。。溪水潺潺,清凉入心。在这样爽朗的戏水中,似乎忘记自己与这个世界的关系,也忘记了赵艳艳,那时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儿时那尘封在记忆里的欢声与笑语。那一刻,他才知道每一个人的童年,并未老去。只要你愿意,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意识频率的调整,竟能冲破时空与年代感。让一切并没有距离。即便你与过去之间,也仅仅是这一念。蚊虫没有丢失,童年没有丢失。水也没有丢失。

正玩的起劲之时,一不小心光脚一滑

便躺在水里,弄的全身是泥,这才想起来自己是相亲的。恍如隔世一般,从那个童年的时代里醒了过来。这时,才想起来,他在已经是一个成年之人。看到自己如此落魄之相如何去面对自己幻想中的赵艳艳呢。正当热头急脑之时,盘算着赶紧回家换一身行头的时候。,这时他便看到面前的山丘上走下来,事实上像飞过来一个身影。颇有武侠小说中侠客的即视之感。

只见她身形矫健有力,纵横沟渠之间。双脚轻盈飘逸。二娃眼睁睁的看着她从山丘顶部的飞下来的。

果然,媒婆子没有骗自己。带着身后飞扬起来的尘土。拉出一道蜿蜒起伏的风线,就这样直直的站在二娃的面前,随后他笑着问道:你就是那个张婶婶介绍来的吧,一边说着一边不停打量着二娃全身的泥土。不时的还发出几个怪异的笑声来。不得不说,初次见面,他丝毫没有掩盖自己的真情实^_^流露。一切都显得那么多自然与流畅。

这赵艳艳,完全与自己幻想中的不大一样。身体比自己都健壮,扎着两个马尾辫,从风中摇曳的头发里看出来是刚洗过的。只是那个头发并不柔软细腻。倒像是一片秋天的荒草丛林。

面色倒是白皙,只是那双眼睛在局部空间里却却毫无存在感,尤其微笑的时候,两只眼会有规律的形成一条线,与两个眉毛上下呼应,勾画出数学公式中的等号图形。最具有存在感的面部空间里,还要是那纵横全脸光滑的肥肉。在局部的微笑中,竟能微微的颤抖。两个大耳朵下面垂钓着厚厚的肉丸。在看那棱角分明 具有肉感且厚重感十足的嘴唇,却丝毫不去掩盖微笑后露出来的四环素大门牙。

难怪媒婆子说,旺夫呀。这不是给自己送来一个女人

而是一尊佛。这让二娃想起来的竟是弥勒佛

也许自己就是佛的命,而不是一个仙人的命。

他如二娃一般也穿着一身不伦不类的修长的风衣。瞧那衣服的颜色倒有一些老气与陈旧。

与他的年龄极为不符。所以二娃判断也是四处拼凑的衣服。来装门面。

还有那不合身的牛仔喇叭裤,尽显腿部的那不匀称的赘肉。还有一双大红色的花布鞋,粘着几粒尘埃但也无碍于她的鲜艳。这倒流露出女儿心那最温柔的色泽与属于他这个年龄的热情。

只是二娃怎么也理解不了她怎么能健步如飞一般的从沟渠之间任意跳跃。

看着她面目表情中的变化,听完她的问声后

便回了一声:是的。

这一次二娃却没有像刚来时的紧张,即便浑身沾满了稀泥,也突然变得无比的坦诚与平静。这并没有让自己感到什么不适或者尴尬。看着眼前的赵艳艳,他不禁的吞了一口口水。起身穿好鞋子后,轻轻的说道:看到几个青蛙,下去抓了,没想到摔了,这浑身的泥土,让你见笑了吧。。

这赵艳艳流露惊讶深情问道:哪里有青蛙,我也要去抓。他压根没在乎二娃身上的稀泥以及这个人。却对青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说这话便脱起了鞋袜,示意下河摸蛙。

二娃心里暗自感慨,想我二娃子,活在这世界上,关注度竟不如一只青蛙。

随后便制止了她的行为,说真的当时二娃却有一些不耐烦的情绪涌上心头。也许媒婆子说的对。符合自己的气质。想我这一生,在群众的眼神里苟活于世。一切得过且过,用那无形中世俗的赘肉填满了自己的肚子,脸庞。。充饥着自己的虚荣,掩盖着自己的脆弱。就像那套西装挂在我的身上,依旧无法掩盖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贫瘠与萎靡。

虽然自己身体不如眼前赵艳艳臃肿,可二娃意识到自己的精神,灵魂,与她的外形确实毫无区别的。赘肉横生,无不是贪嗔痴下给于灵魂留下的烙印。但凡自己的灵魂能精致一些,上帝曾经的手我又何苦抓不住她呢。在堕落中沉迷,再颓废中已经养了无数个的眼前的赵艳艳。

当回避周围圈子的时候,总想迫不及待的舍去这些赘肉,可这就像那沙漠中的鸵鸟,头钻在地下以为是一种舍弃,实际上是最大的自我欺骗。掩耳盗铃的方式,让二娃子一次次失去了对正面自己的机会。就这样,逃避在每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用幻想填充自己那永远也喂不饱的骚动。

不耐烦之间,二娃子从兜里拿出来自己刚买的芙蓉王,拆开后,便递给了眼前的赵艳艳。让二娃子惊讶的是,赵艳艳不但没有拒绝,却接过二娃子的烟,毫不掩盖的再次朝他要了火。这一举动,倒激发了二娃子内心的好奇。毕竟在农村里生长大的女娃,比较传统。每一个女孩子的名声对于一个家庭是至关重要的。抽烟这种事就象征了家教与修养问题。一般很少有人能对一个女娃抽烟产生好感。女孩子也就像上了紧箍咒,不断的迎合周围人的审美,去塑造自己所谓的修养。这种无形之中的驯化,对于任何环境都有着非常深的影响。

二娃子递烟的行为,倒也是冲破了环境认知

但是更多的是源于对眼前人的一种不尊重。他把眼前人就当作可有可无的浮云。压根就没往深入交往的方向去想。对于赵艳艳的不耐烦与厌恶,二娃子他不知道这更是对与真实自己的厌恶。但这支烟,接过后,便有了以下对话。

赵艳艳接过打火机,点燃了香烟,用力吸了一口,谁知用力过猛便呛的咳嗽起来。

“第一次吸烟吗”二娃子说道。

赵艳艳平息了一下状态回道:嗯,是第一次。以前从来没抽过。

二娃子:那你为什么接过香烟

赵艳艳:人总有第一次,关键你敢不敢第一次。

二娃子感到有一些无聊,冷笑了一声。

赵艳艳继续说道:你看不上我。

二娃子:这个……其实……

赵艳艳:不用找理由了,我能理解!毕竟习惯了。

二娃子一听,这与自己仿佛没什么区别的人生经历。这已经习惯的一切,被人嫌弃,被人嘲笑。又被人拒绝,这些话仿佛就是自己的心声。二娃子试图去安慰赵艳艳。正如他平时安慰自己一样。用熟悉的方式打开那最梦幻般的开场白。可刚欲开口之时,再次被赵艳艳打断。

赵艳艳吸了一口烟,说道:我已经习惯了烟的刺鼻味道。刚开始会咳嗽,当这些烟吸到肺部的时候,身体会有一个不适应期,自然会用咳嗽的方式去抵触这些。但习惯了,就会接纳他的存在。赵艳艳说着话,烟头在指间燃烧,在风中飘扬。二娃子突然对他说的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那是一种天然的归宿之感

也许今天换一个其他女性,他会象征性的逃避满身的稀泥,甚至会刻意的像一个孔雀一样

看到异性总会寻找着开屏的时机。向对方展现那自以为是雄性的魅力与风采。

赵艳艳从入场开始,就已经让自己蜕去了一层层跃跃欲试的轻浮。她巧妙的避开稀泥的的尴尬。又让他在日常习惯中惊醒。在这无欲无求的空间中,二娃子仿佛才能懂了人心一般。变得宁静,祥和。与赵艳艳的谈话中,更多的让他感觉到是一股最熟悉的气味。她就是自己真实的样子。

赵艳艳问道:你有喜欢的人吗?

二娃子:有,但是不可能。

赵艳艳:他美吗

二娃子:非常好看。

赵艳艳:那为什么不去追他。

二娃子:我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

赵艳艳:所以你只能选择我。

二娃子:哈哈哈哈。

赵艳艳:你还是看不上我。难道你不知道是你让我变成这样的?我是你灵魂的影子。等你有一天看到我一样完美的时候。你也就能和你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了。

就这样,二娃子与赵艳艳结婚了。

对二娃子而言,有人说是无从选择,他也接受毕竟需要温存的他过了这个村就连这个店也没了。但他自己也觉得赵艳艳的存在是让自己第一次在陌生人跟前没有了抵触与距离感。那种属于的自己的空间仿佛一时间在这个时空里有了他应该去的地方。那种宁静而祥和至少不会让他再像一个老鼠,围着墙跟走路。

但无论是哪种说法,他都乐意去接受

何况,赵艳艳确实成了他心中的一尊佛。

这的确如他自己的认知一样,灵魂的影子就像那一片片的落叶,散落出来的片片残影无不是灵魂的印记。。这是一场无从选择的梦境

而每一个灵魂,都能从周围的每一片叶子身上认识到自己。那拼凑起来的图案就是自己!

即便是张牙舞爪的恶魔,那也是你任意放纵的兽性。使其在荒芜的生命大草原上,肆无忌惮的狂奔,失控!

二娃子结婚那天,引来全村人的祝贺。他们都说二娃子娶了丑媳妇。赵艳艳却对此丝毫没有什么不快之感。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在这山村间回荡。赵艳艳总是说。这丫的震耳欲聋的声音,只能惊动沉睡的孩童,对于成人来说,更多的是让人群麻木。以至于他们再也听不到空气中流动的声音。赵艳艳总是那么多语出惊人。偶尔会让二娃子摸不着头脑,但细细品来,着实让人回味无穷。

记得在婚宴期间,乡俗文化中会拉着结婚的父母扮演着小丑,而舆论大家。这倒是能活跃一下气氛。但其中会有人借此对主人公进行一些无理的要求而进行羞辱。这都源于二娃子父亲一生老实怯懦。受尽别人的白眼。

这正好赶上二娃子结婚,他们可不回轻饶了二娃子父亲。他们拉着二娃子父亲脸上图了很多灰尘,让他学狗叫,以舆论大家。

二娃子父亲,总是憨笑着,附和着他们的要求,就像一个小丑被人捉弄。二娃子心里不舒服。但基于骨子里的自卑与怯懦,他依旧选择了沉默。任由他们去凌辱自己的父亲。

而二娃子的父亲总会自我欺骗的告诉自己:大家都是来捧场的,给我面子。咱们也不能败了别人的兴。

二娃子的父亲性格就是如此,在多次被人凌辱后他总能找到合适的理由安慰着自己。把一切想的都是那么的美好。可实际上别人已经把他当作玩弄习惯的小丑。二娃子父亲如此这般毫无风骨,这让他的下一代也传承着这样的命运。正如二娃子,天性里的怯懦与自卑,像是烙印,深深的刻在他的心里。

后来二娃子唯一勇敢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

那就是娶了赵艳艳。他不在根据别人的喜好去选择自己的生活,即便流言蜚语的丑婆娘。他至少不再去迎合与跟风。与赵艳艳的结婚,那就是内心感到与自己气味相同以及安宁之感。

而他们家族得基因里,恰恰缺少这份安宁。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