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原创文章

男人对女人都有心理价位

2019-12-27 12:14:56 写回复

1

杨福军是土豪,在城中村有一栋6层私房,每月只用花两天时间收齐租子,其他时间都在棋牌室晃荡,他喜欢和女牌友打,可以调调情,过过嘴瘾。45岁的他已经打了几年光棍。

自打10年前起了这栋楼,他和妻子就双双辞职,过起了人人羡慕的包租公生活。人生像浮在了太空,失去了重心.能过勤俭生活的妻子适应不了突然的华丽,玩散了心,后来跟一个男人跑了。

他上中学的孩子有爷爷奶照顾,就安心做起钻石王老五,过逢场作戏的人生。

她是新租户。那是个阴天,城中村卵蛋似的被四周高楼夹击,她一路打听过来,问到了杨福军的面前。他正好有间空房退出来了,马上领她去看,带着她在密密麻麻的房子丛林中穿行,像走迷魂阵。

她与其他租户不同,说的是纯正本地口音,顶多30出头,发型和衣饰却相当朴素,齐耳短发,没带行李,背一个小包。身材婀娜,大眼睛深邃美丽,却冷如寒潭,浑身散发出谜一样的气息。

2

上楼梯时,杨福军有意落在她的后面。

30平米的单间,她爽快地看好了,点头认可。杨福军愉快地应承,说交一押三,一共XXX元。女人犹豫了一下,说我身上只够半个月的房租,能不能先交给你,我马上找工作,拿到工资后补给你。

这种情况杨福军以前见多了,每次都扳起脸孔毫不犹豫地拒绝,免得坏了规矩,但,鬼使神差,也许是心情好,这次他竟同意了。

女人叫马莉。

杨福军不是啥好鸟,并没发善心,他是迫不及待想做一件隐秘的事情。

当天晚上,他没有打牌,躲在顶楼他自己住的房间内,打开电脑,调出了马莉房间的视频——一年前,两位小伙租下这间后,很快就退租了。后来的女租客发现热水器坏了,他去修理时,发现热水器后面被动了手脚,装了针孔摄像头。

他没有声张,等房子空出来后,他花了一百块钱,请一个修电脑的小伙子帮忙改了线路,设置了密码,把针孔摄像头和他自己的电脑连了网。这样他就可以经常坐在房间,欣赏这间房客的隐秘生活了。他也形成了一个潜规则,这间房只租给女房客,尤其是漂亮的女房客。

住户很杂,学生、贩子、民工,天南地北的人都有,各种女人都当过杨福军的房客,他看过好些女人的身体,但从没有一个女人让他这么急切和渴望。

整个下午,马莉只上了两次卫生间。耐心地等到天擦黑,可能房间已收拾妥当,她有些疲惫地走进卫生间,洗把脸,对着面盆上方的镜子,呆呆地看了自己一分钟,然后转身开始调拭热水器的水温。

3

杨福军心跳如鼓,吞咽着口水,静待好戏开场。

这时,热水器出了问题,可能是热水出不来,她盯着热水器研究了一会,用手试了水温,还是不行,她急躁起来,用手前前后后拍打了热水器几下,”哗“地一声,针孔摄像头脱离了粘胶,一截数据线像老鼠尾巴露了出来,吊在顶棚上来回晃荡。

她呀地尖叫一声,双手捂住胸部,脸胀得通红。

她把脸孔瞅近镜头,愤怒地盯着闪着红光正在运行的摄像头。

突然出现的人物特写镜头吓了杨福军一跳,他连忙关了电脑。

几分钟后,他还没想好对策,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果然是她寻上来了。她手中拿着扯断的线头,劈头朝他脸上扔过去,“你怎么解释?说不清楚我马上报警。“

杨福军有些慌了,怕她声张,连忙请她进屋,关上房门,装怂,”我真没偷看你,这是以前留下来的。我好久没看了。“

此地无银三百两。

……

两人扯了半天,马莉突然从裤兜里掏出一份文件甩给他看,眼锋锐利如刀片,说你别以为我好欺负,逼急了我弄死你,信吗?

她甩给他的是一张——刑满释放证书!上面显示:马莉,本市人,女,32岁,因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半年前刚刚从省女子监狱放出来。

杨福军表面皮厚肉糙,其实胆子小。看到“监狱”两个字,想到电影中的高墙电网场景,立马蔫了。

杨福军沮丧地坦承确实想看她,请她看在他只偷看了她上半身的份上,原谅他,他保证以后改掉这个恶习,主动拆除所有的偷窥装置。

为表诚意,他提出免收她一年的房租。

最后一个条件很诱人,她想了想,勉强同意了。

4

其实马莉比他更慌,一个柔弱女子从身体上来说是打不过一个壮男,只是几年的牢狱生涯她见惯了人性的底线,遇事临危不难罢了。否则,她也不会虚张声势拿出刑满释放证书当成护身符了——外人眼中,出狱的人肯定是有冷血凶狠的一面,不论男女。

从小到大,她都是温柔如水的人,说话高声一点都会脸红。大学毕业后遇人不淑嫁给一个建筑商,当了两年阔太太,后来发现老公有小三,她去抓过小三,却被老公转过身来把她暴打一顿。后来她请人去报复小三,没想到下手过重,把小三脾脏扎破了,在医院割了脾脏才救回一命。小三全家人不依不饶,坚决要求判她的刑,她因此入狱。

狱内,她做缝纫工,有文化底子加上悟性高,又被安排学打版。出狱新生后,在附近一家制衣厂找到了工作,同时也成了孤家寡人。母亲在她入狱不久就忧愤成疾去世,父亲现在已经找了老伴,弟弟也有了自己的小家庭。

上班头几个月攒的钱,她拿去给母亲立了个碑,在母亲墓地哭了一场。为了省房租,就把在小区租的房退了,到城中村来安身。

她再见到房东杨福军时,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是不是有敲诈的嫌疑?

在楼里碰上了,她主动向他打招呼,他红了脸,有些紧张。她有些好笑。

杨福军的这栋房还不是他自己盖的,父母在村里辈份高,说话有份量,打点关系后在宅基地上盖了两栋楼,一栋自己住,一栋给他。他的老婆跟人跑了,他没敢冲冠一怒,而是自认倒霉,怀着对女人的偏见准备打光棍度余生。

他发现马莉房门口的垃圾袋内经常有方便面袋子,水果零食都很少,断定她是个节俭的女子。这个年代,这么清苦文静的女子真是少见了。

宅基地上有一颗老枇杷树,每年都会结满树澄黄饱满的果子,这天,他摘了一篮果子,算着她下班回来了,敲门给她送去。她很惊讶地收下了。

过了几天,她主动敲门找他交房租,说已经免费住了你三个月了,那件事过去就过去了,以后每月我还是该交多少交多少,你也是靠房租过生活的。

杨福军拒绝,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不是打我的脸吗。

他正在吃饭,一个人竟做了四个热腾腾的菜。他说我今天心情好,正准备喝一杯,正好你来了,肯定还没吃饭,陪我一起吃,免得你还要自己回去做。

马莉想推辞,但她发现这个男人做的菜还真不错,蒸肉,白灼菜心,爆炒肥肠,还有一个白菜汤。杨福军说你最近瘦了,喝一碗汤再走,给她盛了一碗白菜汤。

不就是普通的白菜吗?她客气地喝了一口,鲜得她浑身一震,舌尖上的味蕾全部炸开了,肠胃滋润舒适得要命。他洋洋得意地说,这是他的独门绝技,看起来是普通的白菜,奥妙全在一锅汤里,这锅高汤是用火腿母鸡干贝龙骨熬了一晚上才出炉的。

他说,人生苦短,他除了打牌,唯一的爱好就是研究菜谱,不过现在也很少有心情做菜了,一个人懒得做。以前,他曾天天给老婆孩子做一桌子好菜。

她留下来吃了一碗饭。

好久好久,没有感受过这种人间烟火的气息了。

5

她真的开火了,周末时,偶尔会带几个女同事过来,几个女人说笑着,传出锅碗瓢盆的声音,屋内一下有了生气。

清明节的时候,他问她要不要去踏青上坟?到时人多车多,就坐他的车一起去?她同意了。

出了城,到了墓地,她给母亲上坟,摆了祭品,磕了头。他全程陪着她。她突然想起什么,问他怎么不上坟?他笑着说,我父母还健在呢,祖上的坟在老家,明天我自己开车回去祭拜就行,今天就是陪你来的。

她心里一动。

回程的路上,她对他说,你知道吗,我原本是打算找老公复仇的,他现在结了婚,生了孩子,过的很幸福,我不能让他幸福。可是现在,我不打算做这种蠢事了。

“这其中也有你的功劳,谢谢你。”她说。

“这就对了嘛,为那种渣人浪费时间真是不值得。”他洋洋得意起来。

她扑噗一笑,坐在副驾驶室上,这一方宁静的小空间让她觉得安逸富足,车窗外一晃而过的车水马龙,都被阻隔在外面。

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右手在换档位时,悄悄覆住了她的左手。她的身子抖动了一下,却没有挣扎。

两个人的手,就这样握了一路。

当天,他做了晚饭,喊她上楼去吃。他的手艺依旧是色香味俱全,她吃得不亦乐乎,竟不停顿地吃了两碗。还意犹未尽。

她知道,当一个女人在一个男人面前,御下所有防备时,有些情感已经滋生。有些事情应该会发生了。

吃完,她站起来要去洗碗,两人胳膊手就碰到了一起,他突然一用力,她就倒在了他的怀里。

两个在性的沙漠人行走了许久的人,这一刻完美演绎了什么叫干柴烈火!

6

城中村更热闹了,近日总有挖掘机的作业声远远传来,有些地段已经打了围墙,要拆迁了。

杨福军和街坊们每天碰头,商议对策,愁眉苦脸。对房东来说,赔偿再多也有坐吃山空的一天,每月能定时收租才是可持续过好日子的硬道理。

许多租户都撑不住了,纷纷签字,杨福军和剩下的一些户主硬挺着。

这天,马莉下班回来,见楼下乱哄哄的围了拆迁队的人,围观者众多。她全身一紧。挤进去一看,杨福军的脸被按在地上,正好一眼看向了她,眼神复杂,泪水流了下来。她的心碎了,突然热血加速了流动。

眼前的这个男人,出狱后吃的第一顿海鲜自助餐是他带着她去吃的,他曾经在她生病的时候给她下过肉丝面,在她生日的时候给她送过蛋糕。在这闪亮的城市,她卑微地活着,而他,几乎是她唯一的光亮和温暖。当她把自己逞在他身下的那一天起,她早已经把他当成了生命中有特别意义的人。

也许是看到了她,杨福军又鼓起最后一点力气拼命挣扎一番,嘴里发出呜咽的吼声。又一个壮汉对着他的后腿弯一脚踹了下去。杨福军发出一声惨叫。

马莉热血冲顶,她冲出人群,寻到一块尖锐的半片砖头,挤过人群,冲向那个壮汉,拼尽全力向他头上砸去。那人扑通一声就倒地了,脑壳淌出鲜血,人群发出一声惊呼。

……

房子最终还是没保住,拆掉了,杨福军分到了5套房子,也不算吃亏。

吃亏的是马莉,因为阻挠执法,她和杨福军一起被拘留,杨福军只关了十天,她因动手伤人被关了15天。杨福军放出来后,上下打点,赔了医药费,马莉被放出来了。

从拘留所把马莉接出来,两人相视一笑。然后他轻轻住了她,在她耳边说,傻姑娘,我现在也算进去过了,咱们平等了。以后我们一起过日子吧。

她不说话,泪水盈满眼眶。

回去的路上,他边开车边问她,为啥你这么冲动,万一砸死人了,你就出不来了,我就得打一辈子光棍了。

她嗔怪他,我还不是心疼你,被别人打得鬼哭狼嚎。

他说,我那只是演戏,苦肉计,想多得点补偿嘛。哪知你当了真。

马莉说,不行,以后我的男人谁也不许欺负。

杨福军心里乐开了花。

他还告诉她,前几天,前妻来找过他了,想复合。

她黯然失色说,我知道。他淡淡一笑,说,我拒绝了,我告诉她已经有女朋友了,她叫马莉。

起初,他想和她结婚,尽快扯证。因为拆迁政策除了按面积,还可以按人口来补偿,家里添一个人口可以多补偿30万。后来拆迁办通知他户口已经冻结,再结婚也不能算进政策内了,他才和拆迁队闹翻了。

不过,经此一事,他已经对这个做过囚犯的女人死心塌地,他就要带着5套房子迎娶她。现在,谁想出再高的价与他换她,他也不会同意了。

·end·

愿每个女人都是属猫的,有九条命和心尖上和那个男人奉陪到底。

(长按此,关注喵太吧!)

喵太

喵太

(欢迎小喵们来猫洞倾诉,情感咨询一律免费,素材默认可经过化名处理发表)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